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瓦解了吗?

〔英〕菲尔赫斯 Phil Hearse

何谓阶级意识?社会科学在线词典Online Dictionary of Social Sciences给出的解释是:某一特定社会地位的个体对其共同利益和相同社会状况的自我认知。阶级意识是自为阶级的发展,即同一阶级的成员个体联合起来追求其共同利益。

工人阶级主体性危机是国际上各左翼组织老生常谈的话题,即由于多数社会民主党派和斯大林派共产党或是右转或是瓦解,工人阶级在国家政治领域缺少政治力量的支撑来代表和维护其利益。

许多国家已经或正在组建泛左翼政党,试图应对这一危机。然而,工人阶级主体性危机的观点更进一步分析了这一危机的深层次原因。这一观点认为,事实上,工人阶级的阶级意识己经非常薄弱,绝大多数工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是有着与统治阶级截然不同利益的阶级中的一员。用卢卡奇的话来说,工人阶级现在是一种自在阶级,而不再是自为阶级。认识到这一点,对进行社会主义研究和制定战略对策来说很重要。

工人阶级不再是自为阶级的说法虽然夸张,但正如夸张讽刺的漫画是反映现实的某一方面一样,社会主义者在制订战略对策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工人阶级的这种现状、意识,尤其是大众意识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动态因素,有时候(比如在危机时期)甚至会突然转变。因此,对工人阶级这一大众意识所做出的任何诠释很可能只是片面的、某一个侧面的解读。在对这个阶级意识进行详细解读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英国以及国际上整个工人阶级的结构变化。

1996年,英国前首相约翰马卓安宣布:我们现在都是中产阶级了,意思是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它与中产阶级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然而,哥伦比亚大学学者菲利普邦德(Phillip Bond)最近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所谓的中产阶级现在正下降为工人阶级。在邦德看来,中产阶级的工资现在不再能维持其牛活了,而一个新的全球超富阶层在离岸避税区却领取11万亿多的收入……40年前,一个熟练工的工资足以维持他自己、妻子和家庭的生活。现在,即使是一对中产夫妇的双份工资也难以保障家庭收支平衡了对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的工薪阶层来说,1945-1973年是他们的黄金时代。那时候,普通工人的工资占GDP总额的最高份额。但自那时起,中产阶层和工人阶级的实际工资就再未见涨,甚至是有所下跌了,而富人的收入则直线上涨,超富阶层也同样如此

事实是如此的惊人。自由市场主义的信奉者用谎言欺骗了民众。事实上,撒切尔和里根的改革是以工人和中产阶级的巨大牺牲为代价的。在美国,自1979年起,金字塔顶1%的人口收入在整个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上升了78%,而底层80%的人口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则下降了15%

有迹象表明,全球大多数人已经充分认识到这种接近失控的不平等。《金融时报》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世界各国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这种贫富差距太悬殊了:87%的德国人认为,收入不平等已经非常严重了,76%的西班牙人也如此认为。在英国,74%的人甚至普遍认为应该对富人多征税,而减少对穷人的税收。最为震惊的是,中国有80%的人持同样的看法。

虽然对超富阶层的仇视对于未来阶级意识的增强很重要、也很关键,但就现在而言,这种仇视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是自为阶级的表现。事实上,菲利普邦德所指出的经济和社会变革恰恰是阶级意识淡化的原因。造成这一现象的基本因素如下。

第一,20世纪八九十年代工人阶级斗争的失败使人们对集体行动的信心大减,工会会员人数也骤跌。在英国,工人运动的主要转折点是1984-1985年的煤矿大罢工的失败。

第二,这些运动的失败以及与之相关的工人力量的重组,导致了制造业中工人阶级比重的下降,同时作为工人阶级组织传统阵地的大型工厂车间急剧减少,而代之以较小型的服务型产业。

第三,英国的状况尤其如此。通过撒切尔夫人对社会住宅所进行的半毁坏性改革,人们为了一块栖身之地而不得不付出巨大的经济努力。为了晚年时期生活能有保障,人们又不得不依赖于自身资产,通常是房产。

第四,工人运动的失败以及对集体行动信心的丧失导致意识形态总体上的退却,这种退却主要表现为通俗文化的失语、对名流的狂热崇拜以及对各种名望的幻想。这在对政治冷漠和没有经历过工会运动的年轻人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当然,也有反例,比如年轻人对生态运动的参与。

一、工人阶级都到哪里去了

答案是:哪里都没去。全球生产重组改变了南方和东方制造工业的重心,中国现在是世界工厂,而像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这样的国家也逐步实现工业化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诸如英国这类国家其人口的大部分已不再是工人阶级了。有关英国产业工人的最新数据说明了这一事实。

英国劳动力的行业分布为:

制造业:14%;建筑业:9%;公共管理部门,如教育、卫生等:27%;农业:2%;银行、金融、保险业等;15%;饭店、餐厅等:21%;能源与水力:15%;交通和通信:7%;其它服务业:7%

资料来源:Source: Nasima Begum,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Labour Market Trends

该调查同时显示,14%的劳动力担任管理和监督的工作。这些行业的绝大多数工人都是无产阶级,即其从事着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工人阶级的现状与20世纪30年代甚至60年代相比都大相径庭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较小型的工作单位里工作,工人阶级的大规模化已不复见。而在较大型的工作场所,如呼叫中心,工人们工薪低、编制严、无工会组织。任何时候,斗争的开展以及组织和阶级意识的建立,都是工人阶级有组织化的前提。假设呼叫中心和其它类似的单位从一开始就是充分组织起来的,其效果将是难以置信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们见到的是工会力量的惊人弱势:从1979年拥有超过1300万工人到今天的600万工人。

但这些人,无论是否是工会会员,有谁把他们自己看成是工人阶级的一员吗?国家社会研究中心20071月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57%的人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中心称这个数字非常令人惊讶。的确,当媒体主导的意识形态告诉大家我们都是中产阶级时(拥有一处抵押房产和一辆小汽车的即为中产阶级),仍有57%的人将自己定位为工人阶级,确实是令人惊异。尽管这个数字与20世纪60年代相比减少了10%

自我认定为工人阶级的人数在不断增长,远远超过了从事手工工作的蓝领人员。英国广播公司的一份调查报告称,只有31%的人从事着传统上被划定为蓝领的职位,而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的人数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也就是说,供职于呼叫中心、货仓、银行和美发厅的多数人仍然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即使他们不是工会会员。

这似乎表明,至少在英国,工人阶级还是客观存在着的,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人认为自己是工人阶级。但这是否就意味着它是一个自为阶级呢?很明显,自我归属于某一阶级的意识也许意味着距离他们意识到本阶级的利益相差不远,但距离找到争取那些利益的手段还相差甚远。

不过,这里需要考虑到两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经济危机很可能还会延续很长的时间。正如以往任何一场经济危机一样,这次的经济危机对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和生活状况造成了很大冲击。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里,失业率可能以数百万计。物价上涨将超过10%,这对几年来工资增幅长期维持在2%左右的工人来说是致命的灾难;因为他们不得不将收入的更大一部分用在食品和能源上。在接下来的一段时期里,罢工次数将会大幅增加,尤其是公共部门的罢工,而不断飙升的失业率将是这些罢工的刺激因素。今年,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由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发起的罢工。在这段时期里,工会力量将会增长而非减弱,而不断开展的斗争理所当然地会促进阶级意识的增强。

第二个要考虑的因素是,由极富阶层和一般人之间极大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所引发的日益增长的民怨和民愤,这在上述所引的菲利普邦德的报告里已有体现。新自由主义意味着金融资本绝对的支配地位和生产向高利润奢侈品的转向。一般而言,能源部门和超市的巨大盈利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些极富阶层在享受奢华生活的同时却缴纳极小的税额,甚至不缴税。而民众所看到的是极富阶层的愚蠢无能,但享受着高薪;而工薪阶层则不得不为富人的错误埋单。人们对极富阶层和上层名流的不满会极大地强化他们的阶级意识。

二、现实议题:战略与对策

尽管如此,愤怒和怨恨以及未来可能发起的斗争并不是或不一定是自为阶级之所为。要重塑工人阶级的战斗力、使其有组织化,还需要作大量的工作,这样的努力甚至有可能贯穿整个历史时期。这对社会主义者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在制定具体战术前,先要确定总体的战略目标。工人阶级仍然是有能力影响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唯一的社会力量,其斗争依旧是社会主义者关注的焦点。然而,目前工人阶级的斗争、运动、关注的议题都相当分散,即使是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也不一定能找到共同的关注点。但这并不是——也不能让它成为——阻止工人阶级组织化水平提高和阶级意识强化的因素。在议题和斗争领域上,工人阶级的目标定位是直接相关的。

先来看看社区斗争。当然,许多议题反映了当地社区最关心的问题,如医院歇业和邮局关门等。就这些问题发起的运动多不胜数。但是就这些运动引起的领导权纷争激烈,保守党人和不列颠民族党常常牵涉其中,或者暗中给予支持以攻击新工党。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不仅需要社会主义者积极介入,一般来说,也与地方工人运动直接相关。更重要的是,工会要在第一时间参与进来。建立包括工会在内的联盟将会促进更大范围内工会运动的复兴。

另外,要将核心政治议题纳入工人运动的范畴。环境问题就是典型的例子。目前,激进团体在就这一议题开展的运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像气候变化阵营这类活动若少了他们就很难运作。对社会主义者来说,如何在环境问题上结成联盟并将其纳入工人运动的中心议题,确实是个难题。

许多激进活动家对工人运动持有疑虑。尽管如此,工会和工人阶级斗争依然是我们长期战略的核心,也是我们今天寻求建立联盟的主要策略。

三、警惕去阶级化风险

由于社会民主已不再是推动改革的力量,白人地区去工业化现象明显,即所谓的沉沦社区出现,工人阶级存在着去阶级化的危险;另一方面,则是不列颠民族党(BNP)势力的增长。BNP正在建立一个包括小资产阶级和失业工人在内的经典法西斯阵线。BNP支持的主要是达格南、斯多克城以及曼彻斯特等大城市的卫星城镇,这些地区都是高失业率、高犯罪率、吸毒和陷入绝望的地区。在这些地区的民主崩塌之后,只有工人阶级斗争的兴起和工人阶级政治替代模式的建立,才能够对BNP试图垄断这一政治真空构成挑战。

左翼不能再采取观望态度,只寄希望于工人阶级呈上升趋势,或者幻想一个泛左翼替代模式奇迹般地出现。只有阶级政治才有助于阶级意识和工会斗争的发展。

四、全球性的工人阶级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催生了一支新型的全球性的工人阶级队伍。世界范围内农民的锐减和工人阶级的上升为真正全球规模的新型阶级政治奠定了基础。保罗马森(Paul Mason)在其《不能工作而生,就要战斗而死》(Live Working or Die Fighting)一书中指出,一种新的阶级意识的出现将是非常漫长而复杂的。今年,一些跨国公司设在越南的工厂发生了多起罢工事件。在其它国家,突发事件也时有发生。这意味着,工人阶级意识和组织化水平在缓慢的发展。

阶级意识在西方国家也许是弱化了,但弱化并不意味着阶级意识的缺席。无论是英国,还是其它任何国家和地区的工人阶级,要真正成为一个自为阶级,就不能仅仅为了当前的利益而战,更要为了长期的历史性目标而战。只有工人阶级不断发展和强化阶级意识、提高组织化水平,才有可能实现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才是必然的。因而,这必须成为社会主义者的当前战略和策略的核心工作。

20088

原文见: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1516

作者Phil Hearse是網站Marxsite (www.marxsite.com)的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