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文。

聲援海地

第四國際第16次世界大會決議

 

發生於2010112日的海地地震影響到整個國家,首都太子港和周邊地區遭受的打擊尤其嚴重。人員和財物的損失是巨大的,20多萬人死亡,成千上萬的人受傷和無家可歸。最近幾十年的極端貧窮,不穩定的生活條件和居住狀況,還有,這是個員警國家,它不關心民眾的需要也不關心地震多發區的預防措施,這就是這場災難代價如此高昂的原因。

這不僅是一場“自然”災害。強權施加並且仍然在施加給海地的統治所造成的社會經濟後果,使這場災難雪上加霜。

海地是第一個廢除奴隸制,經過鬥爭贏得獨立的殖民地。帝國主義國家,首先是法國和美國,讓海地為解放付出了高昂的代價(1825年以來,該國背負著法國債務的重荷)。

海地是美洲最貧窮的國家,近百分之九十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幾十年來,海地人民是新殖民主義陰謀和帝國主義列強剝削的玩物,罪魁是法國和美國。這些強權一個接一個地扶植和支持聽話的政權—比如,1957年至1986年的杜瓦利埃獨裁和2004年的政變—它們掠奪國家財富和人民,圖利跨國公司和他們安置的統治者。

世界銀行強行實施新自由主義政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使當地的農業癱瘓,迫使數以萬計的農民擁擠在城市的危險居住區。這次地震掃除了這些貧民區的整個地段。

這些新自由主義政策,降低了工資和拆除了所有社會服務,特別是醫療服務部門。震前,超過百分之四十的人口沒有健康保健服務;其中婦女的比率高達百分之六十。

2004年,美國把其軍事統治“下放”給聯合國海地穩定團(MINUSTAH),巴西領導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從一開始,它得到的名聲就是,放下饑餓暴動、謀殺和強姦以及針對窮人的各種暴力不管。其推行的經濟方案,同在加勒比地區其他地方所看到的類似---目標是用非常廉價的勞動力建造企業特區。

目前的災難,導致對該島的軍事佔領。媒體散播這樣的看法,即為了防止“混亂”,搶劫和不安,一個龐大的軍力存在是必要,儘管美國軍方官員自己承認,“暴力程度比地震前低。”已派出了超過兩萬人的美軍,用以控制民眾和所有的交通(海,陸,空)。這種佔領,部分地可以解釋為是拉美大陸和加勒比地區再軍事化戰略的結果。事實上,海地位於古巴和委內瑞拉之間,同洪都拉斯(政變已經把被推翻總統塞拉亞擴大的同美國利益的距離,拉了回來)隔海相望。佔領對美國的武器,保安和建築公司也是好消息。該國的重新殖民化—它讓該國倒退200年—已經受到了“國際社會”刻意冷漠的問候。

但是,來自海地的第一手資料表明,儘管海地政府的中心可能已經癱瘓,人民自己顯示了巨大的團結和自我組織能力---設立難民營和重建國家,儘管美國宣佈了緊急狀態。

在軍事佔領下,重建工作不可能進行。佔領軍必須立即離開;國家並不需要士兵;它需要醫生,護士和工程師!

邊界應該開放,允許援助貨物的發送和人民的自由來往。不應該把海地人趕回海地;應保證任何希望離開海地島(按照委內瑞拉和古巴的例子)的海地人有穩定的條件。

海地的重建工作不應導致該國的外債增加---應由其他國家,由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洲開發銀行全部取消。

法國和美國欠海地巨額債務,因為他們對這個國家進行了掠奪和施以暴力。此外,他們應該歸還杜瓦利埃存在外國銀行的財富。

第四國際呼籲工人階級的組織向海地基層組織提供財政和政治支持,跟進民眾團結的巨流。

致力於向海地工人階級的組織派遣物質援助,這些組織與我們有著相同的目標,要幫助他們在這個遭到重創的國家重建一個新的基礎。

 201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