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文。

“小”疏忽與“大”謊言

──評歐美媒體對拉美國家的態度

埃里克圖山特

本文試圖分析歐洲及北美各大媒體公司最近報導厄瓜多爾、玻利維亞及委內瑞拉的新聞,如何有系統地採取敵視的態度。

與此同時,對於那些密謀參與洪都拉斯軍事政變的人,或者鎮壓亞馬遜原住民的秘魯軍隊,它們卻採取尷尬的默許。

為了引證以上的說話,我提供以下新近的新聞報導紀錄:

1200965日,秘魯軍隊屠殺了逾50名的亞馬遜原住民,他們抗議艾倫加西亞(Alan Garcia)政府出讓土地予外國人,主要是歐洲跨國公司。全世界主要的媒體都沒有對鎮壓提出抗議。[1]這些媒體都將焦點集中在伊朗的抗議行動,報章不單沒有讉責秘魯的鎮壓,更未報導事件。還有,秘魯群眾怨聲載道,迫使政府宣佈撤銷亞馬遜原住民所反對的總統法令,可是,媒體也幾乎完全沒有報導政府的讓步。我們必須要問:假若因為委內瑞拉或厄瓜多爾軍隊或員警介入,而導致大量亞馬遜原住民死亡,媒體會如何報導這類事件?

2)當洪都拉斯民選的合法總統塞拉亞在628日遭軍隊驅逐後,主流媒體舖天蓋地報導與現實矛盾的新聞,指塞拉亞修改憲法以繼續掌權,士兵因而群起反對。還有另外幾家媒體更指他仿效查韋斯(Hugo Chavez)的獨裁及民粹領導作風。實際上,塞拉亞建議洪都拉斯人民投票組織大選,以成立國民立憲議會(National Constituent Assembly),那才能令國家真正走向民主進步。塞西•拉馬克(Cécile Lamarque)和傑羅姆•杜瓦爾(Jérôme Duval)參加<廢除第三世界國債委員(CADTM)>訪問洪都拉斯的外交團之後,把事情解釋得很清楚:“發生政變的同一天,塞拉亞組織了沒有法律約束力的‘諮詢’會議,詢問洪都拉斯人民是否想在20091129日選舉後召集國民立憲議會。

問題是這樣:你是否同意下一屆2009年的選舉中,設有第4個投票箱去收集人民召開國民立憲議會的意見?同意或不同意?如果這次諮詢能得到大部份選民的支持,總統便會在會議前頒布法令,在1129日洪都拉斯人民將可透過第4個投票箱來投票,召開國民立憲議會(前3個分別用作為選舉總統、議員及市長)。國民大會與最高法院與軍隊合謀,為了使政變具有合法性,宣稱這樣的投票不合法,並且聲稱塞拉亞違反憲法,藉修憲謀取連任,“仿傚查韋斯的獨裁作風”。可是,塞拉亞向人民諮詢,並不是要求連任,因為總統任命只有四年,不能連任。塞拉亞因此不可能連任總統職位。[2]

隨著民間對政變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多,789月的抗議與衝突,主流媒體只是在報導中提到一兩句而已。在罕有的情況下,即使重要的報章有一篇洪都拉斯的特別報導,也會造謠中傷合法總統,並且說成這是民主的軍事政變。像200971<華爾街日報>社論便提到:“628日洪都拉斯發生軍事政變,導致總統被逐離這個中美洲國家,這是很特別的民主行動。”社論還加了一句:隨著軍事行動展開,“立法與司法權力都不會受影響”。著名的法國《世界報》(Le Monde)以比較微妙的態度,也加入打擊塞拉亞的行列。這裡有一個例子。2009912日,《世界報》駐洪都拉斯特約記者米歇爾•卡魯瓦(Jean-Michel Caroit)引用一位住在洪都拉斯的法國僑民的話,並將之連接到千篇一律的指責塞拉亞的邪惡意圖的謊言:“瑪利亞安·卡魯(Marianne Cadario)說:‘對洪都拉斯人民來說,塞拉亞回國是不可接受的,因這意味著國家可能會進入二十年查韋斯式的獨裁統治。’瑪利亞安·卡魯指的是委內瑞拉總統──他的盟友塞拉亞嘗試做的──修改憲法,以便再度合資格參選。瑪利亞安·卡魯女士來自法國,在洪都拉斯住了超過30年,她對國際社會譴責政變的反應感到非常驚訝。[3] 9月底後,參與政變的人開始加強鎮壓的措施,《世界報》和《解放報》報章便開始轉變語調,改而批判那些參與政變的人。然而,《解放報》的委婉措辭應該獲獎。2009928日(政變發生三個月後),有一則報導的標題為“獨裁之味”,解釋政府如何介入政變,並聲明“禁止任何未經批准的公眾集會”,“拘捕任何危害自身及他人安全的人”,“驅散”一些在地區內從事任何危害公眾秩序的媒體資訊發佈人士及示威者”[4]

320098月初,委內瑞拉政府試圖質詢34間電台及電視頻道的播放權,我方國際新聞標題:“有證據顯示,所有對這獨裁國家的評論及批判力量都差不多消失了”。各大新聞傳媒對於處理委內瑞拉的新聞題材的立場都是一面倒的敵視,而事實上有9成的媒體屬於私營,大部份都散佈與現實不符的資訊。“全球視野”(Globovisión)是其中一家重要的私營電視頻道,2002411日積極參與推翻查韋斯的軍方政變。“全球視野”在軍事政變當日及以後,向世界發放的紀錄片完全是故意扭曲事實的。

其中一幕有查韋斯支持者在橋上向著不知名處放槍,“全球視野”記者在旁白中說,查韋斯的支持者正在槍擊一些在橋下的街上和平示威的異見人士。委內瑞拉司法部分析411日推翻查查韋斯的政變當日現場人士的報告及相片,已重整了事件。在“全球視野”的新聞紀錄中,支持查韋斯的戰鬥者被描述為向請願者開槍,而實際上他們是向開槍的城中警車予以還擊,當時員警也參與軍事政變。街上開火的時候,已經沒有查韋斯反對者。許多資料來源無疑證明,軍方政變人士設計陰謀,以“暗殺反對查韋斯的示威者”為由,將罪名歸咎於查韋斯,藉此合理化政變。2008411日,委內瑞拉的觀眾再次看見由參與政變的軍隊舉行的記者招待會,當時仍未有任何示威者被殺。但是軍隊卻公佈,因為查韋斯支持者行兇,他們才發動政變奪權。這清楚引證那是有預謀的暗殺,以合理化軍方煽動性的計劃。

政變發生後第2天,即200241213日,有數以千百計的民眾包圍政變人士的軍營,要求查韋斯重新掌權,之後包圍監獄,但“全球視野”沒有報導這些請願者的訴求,只解釋國家已回復正常狀態,及查韋斯已正式提出請辭,並正前往古巴。在發生政變的最後一小時,這個頻道只播放卡通片及不同類型的表演節目。[5]“全球視野”在好幾個關鍵時刻都與政變人士串通,這令受害者的父母及傷者的協會要求頻道認錯。至今,查韋斯政府仍沒有回應這些要求,以防國際上的污衊行動會逐步升級來打擊他。好幾個人權組織在這件事上,都對委內瑞拉政府的被動取態表示不滿。

最近,“全球視野”對洪都拉斯628日政變的主事人表示同情。該頻道的幾個節目主持人在開始時已支持政變,同時把查韋斯政府對它的指責視為幹預。例如:“全球視野”主席吉列•蘇洛阿加(Guillermo Zuloaga)在717日發表聲明:“米契列地(Micheletti)政府【譯註:政變後上台的政府並無違反】憲法。我們想,說實在的,如果在委內瑞拉這裡,憲法能夠像在洪都拉斯那般獲得尊重,我們會感到高興”。這樣便表明了他支持政變政府。

“全球視野”從未試過被禁播。哪些歐洲或北美洲的主流媒體曾經報導這個事實?哪些歐洲或北美洲的主流曾讓公眾瞭解絕大部份委內瑞拉的媒體都被私營企業操控?又或他們擁有9成以上的觀眾?又或他們猛烈攻擊政府,把政府呈現為獨裁政府?又或他們有些人積極地驅趕一位合乎憲法的民選總統,以及在過去7年無中斷地?誰能想像戴高樂將軍(General de Gaulle)在阿爾及利亞戰爭當中,未能抑止報章、電台和電視台積極支持「美洲國家組織」(OAS)發動政變?西班牙政府採取措施控制那些支持特赫羅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Antonio Tejero)的媒體,當時他發動軍事政變,帶領士兵衝入國會大樓(the Cortes),挾持國會議員,而西班牙政府的做法不會視為正常嗎?[6]假若塞拉亞恢復合法總統位置,他與政府難道沒有權力要求媒體接受問責,以及採取措施控制洪都拉斯那些支持政變的傳媒集團主腦,他們有系統地扭曲事實真相,並且掩飾許多軍隊侵犯人權的事例。

4)有關軍事開支:當你閱讀歐洲或北美的報章時,會有以下清晰的印象:委內瑞拉的軍備開支龐大(主要購自俄羅斯),這對拉美地區構成威脅。若按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報導[7],情況便很不同。委內瑞拉軍備預算在拉美地區排第6位,排在巴西、阿根廷、智利(人口少於委內瑞拉,並作為範例)、哥倫比亞及墨西哥之後。以各國GDP計算,委內瑞拉軍備預算在拉美其實只排第9位!然而,有哪些主流新聞公佈這方面的資料?

另一方面,20098月,我們在報章上看到在哥倫比亞政府再次指責鄰國向遊擊隊“哥倫比亞革命軍”(Revolutionary Armed Forces of ColombiaFARC)提供武器之後,瑞典將矛頭指向委內瑞拉,瑞典告知哥倫比亞在FARC發現的SAAB飛彈是由委內瑞拉提供的。但假若閱讀查韋斯的詳細回應,便會清楚知道飛彈是在1995年在委內瑞拉碼頭被偷竊的,這是早在查韋斯當總統4年之前發生的。

總結:我們需要留意的是,主流媒體一面倒地報導新聞,因此需要採取非常批判的角度作評估。抺黑查韋斯、柯雷亞(Rafael Correa)和莫拉萊斯(Evo Morales)的名聲的報導非常過份,造成國際社會對政變事件感到麻木,或者引導公眾容許像美國政府以武力強行介入。在很多隱喻與亳無根據的指控中,我們能在西班牙的報章(如《國家報》El Pais)上讀到厄瓜多爾總統柯雷亞的選舉活動是由FARC贊助的,我們也會讀到委內瑞拉政府並沒有對毒品交易採取任何行動。對於洪都拉斯總統塞拉亞的報導,則是不停地中傷,以防止國際輿論幫助他回國重新掌權。

【艾瑞克•圖山特,比利時CADTM(廢除第三世界國債委員會,www.cadtm.org)主席,比利時列日大學(University of Liège)及法國巴黎第八大學政治科學博士,著作包括《南方銀行:另類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印度孟買:VAK出版社,2007;《世界銀行——批判性的導讀本》,倫敦、多倫多、Cape Town,冥王出版社,2008;《金錢或生活——在全球金融暴政中》,芝加哥:Haymarket2005。】

法蘭西斯•登利(Francesca Denley)與裘蒂•哈里斯(Judith Harris)英譯,莎莎中譯。


註釋:

[1] http://www.cadtm.org/Le-CADTM-est-pleinement-solidaire and http://www.cadtm.org/Perou-le-massacre-de-Bagua

[2] Cécile Lamarque and Jérome Duval,Honduras: Why the Coup dEtat》,《洪都拉斯:為何會出現政變》17 September 2009, www.cadtm.org/Honduras-Pourquoi-le-coup-d-Etat

[3] Jean-Michel Caroit,Au Honduras, la campagne électoralesouvre dans un climat de haine, Le Monde《世界報》, p.8, Saturday 12 September 2009.

[4] http://www.liberation.fr/monde/0101593847-le-honduras-s-enfonce-dans-la-crise

[5] 200841日,即政變的6年後,查韋斯政府的做法是有趣的。政府在公私營的電視台重播一套由反查韋斯的私人電台(如“全球視野”、“加拉加斯廣播電視台”RCTV等)所製作的實地報導,內容包括了正式的總統就職典禮及政變政府在米拉弗羅爾(Miraflore)總統府接待室的情況。那節目是早在200242日全委內瑞拉就能看到,現在重播,而查韋斯政府不作刪剪或者評論。

查韋斯依靠委內瑞拉觀眾的批判能力,評論合謀軍事政變的私營媒體,可確定的合謀者包括全國天主教教會當局、發動政變的軍事將領、反查韋斯工會CTV(委內瑞拉工人聯合會)領袖、私人企業的行政總裁和委內瑞拉商會聯合會(Fedecámaras)主席佩德羅卡莫納(Pedro Carmona)。他可以說是位只擁有三十六小時權力的總統,並得了留傳後世的綽號“匆匆佩佩”。

[6]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index.html, consulted in March 2009

[7]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index.html, consulted in March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