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文。

國際聲援伊朗人民

第四國際第16次世界大會決議

 

美帝國主義的攻勢,聯合國的經濟制裁,還有以色列在中東傳播的大量反伊朗的好戰宣示,在這樣的情況下,第四國際聲明,只有通過伊朗人民的動員,才能把伊朗人民從伊斯蘭共和國獨裁政權下解放出來。我們譴責和帝國主義的戰爭,佔領和干涉政策,我們站在爭取自由和獨立的人民的一邊。

自從2009613日,總統選舉的欺詐以來,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陷入空前的政權危機,開啟了青年人,婦女和工人一起表達他們民主意願的空間。過去8個月,伊朗人民大量表達了他們的憤怒,呼喊出“打倒獨裁!”的口號。從選舉挑戰,到拒絕伊斯蘭共和國的真正基礎,這一進程持續增長和激進化。

1979年以來,在分享權力的不同派別之間醞釀的衝突,已成為公開的戰爭。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總統內賈德和革命衛隊的領導層決定全面控制石油收入,鞏固其經濟和財政利益。以穆薩維,卡魯比和拉夫桑賈尼為代表的教派,拒絕被驅逐出權力中心,使得伊斯蘭共和國血債累累,加劇了危機。

人民決心消除這種令人窒息的重負,結束對爭取自身權益的年輕人和婦女的日常鎮壓,這個決心變得越來越同工人的具體要求交織在一起。

在過去8個月,青少年、婦女和工人抓住每一個機會,反對軍事神權政治制度。他們勇敢的動員已經加劇了政府內部的分裂,削弱了伊斯蘭共和國。

哈梅內伊、內賈德和革命衛隊用暴力鎮壓伊朗人民合法的社會民主要求。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為了撲滅抗議運動,進行大規模逮捕,在電視上演播審訊、強姦和處決被拘留者的場面。但這並沒有奏效。對現有政府的反對是根深蒂固的;鎮壓不能扼殺政權反對者的決心和憤怒。

在伊朗,在政治危機結合經濟危機的背景下,一個新的鬥爭階段已經開始。面對失業,裁員,私有化和失控的通貨膨脹,特別針對未支付的工資,以及組織工會的權利,該國已出現了一些罷工。該政權並沒有忘記1979年的罷工浪潮,它對君主制的垮台起到了主要作用;因此該政權粗暴地壓制工人階級的鬥爭。

我們支持婦女、工人、青年和所有那些反對伊斯蘭共和國政權的人。工人的社會需求與民主訴求的結合將是決定性的因素。隨著工人階級介入鬥爭,當前的運動中可能獲得必要的團結和力量,推翻伊斯蘭共和國,建立一個社會民主和非宗教的共和國,她真正地反對帝國主義和猶太復國主義。

為了真正民主權利的鬥爭,為了政治犯的解放,為了廢除死刑,為了結社和罷工的權利,為了自由選舉,為了少數民族的權利和社會正義,以及為了男女的平等,強有力的國際團結是必要的。

他們的鬥爭就是我們的鬥爭!

201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