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文。

泰國階級戰爭的新階段

達尼埃爾薩拜

“紅衫軍”在曼谷街頭的示威已經一個多星期了。主要來自北部和東部各省的15萬示威者,以平靜及良好的精神狀態,進行了整個星期的遊行,要求早日舉行議會選舉並回歸民主。

示威者聚集在“反獨裁民主聯盟”((UDD)的旗幟下,這個廣泛的運動,由前總理他信·西那瓦(他被20069月的政變推翻)的支持者,為恢復民主而鬥爭的共和黨人和活動家組成。

示威者稱其為“階級戰爭”,它表明了泰國自20069月政變以來的深刻危機。該國的曼谷精英和最貧窮的大眾階層之間的分裂對立比以往更加嚴重,後者主要是該國生活在北部和東部各省的農民和工人。

在發動2006年的政變後,泰國軍方在皇室的認可下,要恢復舊的政治議程---由君主,官僚,軍隊和民主黨的控制---這個議程已被他信政府嚴重削弱了5年:作為一個億萬富翁,他信上台以來為了捍衛自己的利益,在幾年的時間裏,成功地控制了政治和經濟生活。在一個商業和政治密切交織在一起的國家,他信直接威脅王室的經濟和金融利益,也威脅那些同他自己家族無關的“大金融家族”的利益。同時,他巧妙地推行有利於窮人的政策,這在泰國是前所未有的。這為他贏得了大眾階層的堅定支持,直接與國王的民眾支持率相匹敵,曼谷精英無法忍受這個情況。國王是“國家統一”的保證者,實際上直到最近,他已干預扼殺了大眾階層的所有要求,維護有利於保守權勢集團的制度。

他信吃足了苦頭,懂得了打破泰國政治體制的力量平衡是困難和危險的。在投票結果同傳統秩序的維護相違背的情況下,精英們還沒有準備接受投票箱的判決。

2006年春天以來,三個民選政府,都與他信有關,全被皇室支持的軍隊或與司法機關拉下來。本屆政府由民主黨黨魁阿披實領導,是由軍方推動的200812月議會聯盟逆轉才掌權的。這個黨在該國是少數,十多年來沒有贏得過選舉。它支持2006年的政變。從那時起,阿披實已被證明在許多問題上是軍隊的寶貴盟友。但是,對於軍隊和皇室,問題來了。議會選舉將在一年內舉行,而民主黨似乎不大可能獲勝。

正是在這種政治背景下,我們應該察看到2月底的司法機關決定:屬於他信和其前妻波乍曼財產的766億泰銖中,有466億泰銖,自2006年政變後被凍結,現已經被法院扣押。這是保守權勢集團反他信運動的新插曲。軍方首次訴諸泰國司法的濫得離譜的權力,摧毀他信的政黨。2007年的新憲法,是在軍方的監視下寫的,確實給了法官解散政黨的權力,只要他們認為政黨裏有一個成員犯了錯就行。自2006年,這種可能性已經被用了兩次,反對他信和他的黨,泰國泰愛泰(TRT-泰國人愛泰國)黨,及其後的繼承者人民力量黨(PPP)。儘管他信在流放,但皇室和軍方未能從泰國政治裏消除他信的影響,所以他們現在要對付他的其他權力手段,即金錢,以防止出現任何其他的政治選擇。

這一司法判決已經讓大眾階層看到了極度的不公正,表明了泰國的司法是如何玩弄兩面手法的。對支持政變而襲擊素旺那蓬機場的那些責任人,經過一年半的時間,還沒有被繩之以法。

由於這一判決,“反獨裁民主聯盟”((UDD)領導人決定組織目前的動員。動員100萬示威者到曼谷的目標,遠沒有達到,政府也沒有對解散議會的要求讓步。但同不少傳達統治階級資訊的評論家所寫的相反,這一運動已取得許多非常重要的政治目標。首先,“紅衫軍”已經明確地走上了國家政治舞台,舊的精英人士再也不能忽視他們的重要性和他們的要求。通過凝聚150,000人,“反獨裁民主聯盟”((UDD)顯示了其動員能力及其真正的廣泛代表性。根據一些分析家的說法,這個運動是歷史性的,自從該國1932年成為君主立憲制以來,還沒有出現過。該陣線還擴大了它的社會基礎。再也不能說,這個鬥爭把農村的烏合之眾同曼谷的精英和中產階級對立起來了。中產階級的一部分已經意識到,政變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代價高昂,它現在支持旨在重建民主的運動。目前的政治制度在完全瓦解中,現年82歲的國王,已經因呼吸困難住院數月,他的死亡可能導致該制度崩潰。“紅衫軍”不單單相信,只有自由選舉,以及極少的權力下放給各省,就可以開始解決政治危機。

“紅衫軍”的人氣,運動所獲支持的擴大,是恢復民主和社會正義的長期鬥爭的新一步。目前的事態發展表明,現在已不同於以往經常所顯現的情況,目前的情況不再是資產階級各個團體之間的對立,不再是城市和鄉村之間的對立。分裂是深刻的,它基於對統治階級特權的質疑,換句話說,基於階級差別。泰國大眾階層仍然缺乏真正代表他們利益的一個政黨。這個運動是終結在政治領域內對工人排斥的第一步。但是,對於泰國社會的真正民主化,他們需要完全從他信式的民粹主義中解放自己,實施真正的社會變革政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