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至察則

──一個出路建議

吳萱人

所謂兩個選舉新方案,已於二千零十年六月廿三至廿五日,經三天政辯之後通過。一如人們事前所料,沒有意外結果,當局在數夠票之下,可以皇皇然謀劃他們下一輪的步驟。

說實在,由於本港民主路長夜漫漫;人們雖仍舊抗爭,但看眼前並沒有「凌駕性迫切」需要,已在電視機前見到和跟着來的各類行動,不外乎再演一遍或照樣煮碗。讓各方各取其需或騎劫利用,以當籌碼,為下一趟議事堂內的角力本錢。

無疑,未來的社會舞台屬於新世代。可衹見新世代們聯名發表文宣﹕《追求的應是民主,並非民粹》;議事堂內觀眾席上喊﹕「還我港人治港」;矇眼苦行多區街頭的,在地上寫粉筆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集會台上詩唱遊、喊口號、有頭面的人物或失敗了的代議士演講,甚或爬攀圍欄、衝出馬路、撒奚錢、燒香悼亡、潑水洩憤,那又如何?這回警力學乖了,事先威嚇,擴大佈防,終場毋須大動武。新世代的最大號召能耐,在充份運用網絡。恰恰也是網絡,新世代學者發出警示﹕「……這種肆意謾罵的情況甚至蔓延社交網站,月旦時事,表達個人意見亦可能招致敵視目光,危害重視多元的民主精神,公然挑撥離間,作不負責任抹黑的行為愈來愈普遍。」又指出﹕「……長此下去,衹會令公眾討論的空間淪為一小撮人的謾罵場所,令社會的聲音更趨單一。」(《信報》2010.6.25

其實,網絡如水,能載舟覆舟,而且髒水居多,易浸死人。動員能力強,內耗能量也不弱,朋網處處,不容他人「民主多元」闖入,早已成事實現象,不是一篇文宣示警可以回天。

反而是,新世代真的相信天掉下來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他們豈曾事先為之流過足夠汗水?明明是用來安撫和堵塞悠悠之口的區區本子上寫的字,便當了真,奉之如圭臬,極權集團的許諾也可信,且要弄假成真。

要真的「弄假成真」也可以,新世代頭腦要從頭清醒。清醒甚麼?清醒沒有免費的民主代議午餐,清醒任何政團都命定地要講求利益。一旦利益與民同沾,他們便說不負所託,又一旦疑點重重,他們說放長眼光,或是「今天失敗了,七一記得上街」。零三七一,歷史來了大大的驚奇,事先任誰也想不到五十萬人至六十五萬之眾,但是,大家以為歷史的效果會重演嗎,當局會推倒、撤消兩案?七一當然要共同上街,這回上街,可考慮用全新面目。

甚麼全新面目?

每年七一不都是「民間人權陣綫」主辦的嗎,我們最具分量和重要的人權,便是公民政治權。公民政治權具體地施行的,主要部分在「創制、選舉(包括出選、被選、提名)、罷免、公投」等諸種不可或缺的完整權利,而不是新出現的「超級功能組別」的單一投票機器;我們做無言無能的單一投票機器太久了。

今後要團結的不是甚麼政治光譜內的甚麼甚麼,而是選民自行組合,小組合團成大組合,告知代議士,我們要的是全民民主化。既要一人一票不設高門檻的選區長(即本行政區之長),更要立法議席全部民選直選,把舊有煩瑣的「功能組別」拋進歷史垃圾桶,把小撮特權者的利益歸還廣大民眾每一人。

改變或和平革命,當然又不會明日便出現。它將會無比困難。假若現時在街頭以至網絡媒體上抗爭的人,真的有抗爭者的氣概,明年區會重選,我們便不蓋印於哪一圓圈內,而是把我們全民民主,行使公民政治權的要求,和平而莊嚴地,寫在每張選票上,攝下來,放上網,告訴全世界,香港正在做一樁大事,人至察則……有未來。

2010.6.25黃昏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