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左翼21 http://left21.hk/

訪問希臘激進左翼

劉宇凡

今年2月底,筆者在布魯塞爾遇見來自希臘的兩個左翼黨派的活動份子,一個屬於激進左翼聯盟Syriza, 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另外個隸屬希臘共產國際主義社The Organization of Communist Internationalists of Greece

激進左翼聯盟的最大團體是左翼與環保聯盟Synaspismós, Coalition of the Left of Movements and Ecology),它最早是1980年代末由支持蘇共的希臘共產黨與非主流的「歐洲共產主義」派合辦的競選聯盟。1990年代初,蘇聯的崩潰令希臘共產黨內出現改革派,但是黨內死硬當權派把差不多一半的改革派中央委員開除。這些被開除的黨員就與「歐洲共產主義」派合流建設左翼與環保聯盟2004年它再與其他小的左翼黨派統一為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激進左翼聯盟去年底大選得票4.6%,有13個國會議員。

希臘共產國際主義社則是托洛茨基主義團體,它在2007年的國會選舉中與其他激進左翼合組反資本主義聯合左派的競選聯盟。

潘納格奧梯斯(Panagiotis Sifogiorgakis)是希臘共產國際主義社成員,而阿萊斯(Aris Vasilopoulos)則是激進左翼聯盟成員。

 潘納格奧梯斯

 阿萊斯

問:目前希臘的經濟危機達到甚麼程度?

潘:目前希臘的財政赤字是國民生產總值的12.7%,而政府說社保基金只夠支付四年的退休金,以後就不知道怎麼辦了。這是非常嚇人的。

希臘經濟多年來都有增長,但是這沒有克服希臘作為歐洲落後資本主義國家的基本弱點。這是因為資產階級不願意投資到工業生產,造成生產力低下。他們寧願投資於金融,地產和服務業。現在這大支柱都崩潰了。我們已經連續兩年負增長了。

希臘銀行一直有借錢給東歐國家,現在,隨著這些國家出現經濟危機,他們自己也陷入困境。上一屆的保守黨(新民主黨)政府已經花了280億歐元去拯救銀行,但是危機並未結束。另一方面,這些銀行從歐洲中央銀行以一厘息率借錢,卻以四厘息率轉貸給希臘企業,他們無本生息,用盈利來填壞賬,但是企業卻要負上高息的包袱。銀行也用低息借來的錢,去買回報率達六厘的國家債券。國家付出那麼高的息率,回頭又造成國家債 台高筑。要知道,目前希臘的國債規模已經國民生產總值的112%。這些債務將來都要勞動人民去還。

阿:目前的社會黨政府去年底才勝選上 台。選民支持它是因為厭惡資產階級黨(新民主黨)要勞動者為大資本家所造成的危機買單,以為社會黨會保護勞動人民。但是結果現在它宣布要把預算赤字大幅裁減三成,最終要減相當於國民生產總值的4%。這意味大幅裁減公務員,特別是醫療和教育的僱員。此外,就是把退休年齡從61歲延長到63歲,削減工資,降低福利,以及私有化。但是歐盟官員仍然嫌不夠。歐盟中央銀行官員說要再降低希臘工資才成。這是因為,按照馬城條約,加入歐盟者需要遵守赤字不逾生產總值3%的財政紀律。歐盟一方面在貨幣上已經統一,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它根本沒有一個統一的機制去處理危機,這是歐洲的問題,不止是希臘。

問:失業的情況怎樣?救濟金可以幫助工人嗎?

阿:目前希臘失業率,官方數字是10%,但是實際上超過13%。連勞工部長也承認官方數字不準確。估計到年底會達到18%。希臘的失業救濟金是全歐最低的國家之一,時效只有一年,而且不是那麼容易拿到。你要先在過去三年至少工作過一年半。同時也要老板願意供款。但是估計至少三成公司在避稅而沒有供款。所以很多工人失業了都無法拿到救濟金。

問:民心怎樣?有激進化的徵兆嗎?工運是否已經在反抗?我在網站上看到一篇報道,說希臘民調顯示四成六的受訪者對社會主義持正面看法,六成包括所有年齡的人覺得需要深刻的社會改革,兩成六的年青人支持革命。

潘:從去年十月的大選看來,民心是向左轉,因為資產階級黨得票從2007年的41.84%下降為33.48%,大敗下 台,而社會黨得勝上台。大家都厭惡新民主黨偏袒富人,打擊民生的政策,想通過投票支持社會黨來轉變政策。不過,他們很快了解到這個社會黨政府依然執行要人民為危機買單的政策,所以在今年221日發起24小時大罷工。但是現在還不能說已經出現持續高漲的工人運動,因為在嚴重失業下,大家首先要顧及的還是自己的飯碗。那種憂慮心情到處可見。但總的來說,運動不算低沉。希臘從2004年以來,一直到新民主黨政府去年底下 台為止,前後共有過11次總罷工。

在青年運動那邊,鬥爭情緒一直高漲。這首先歸因於200812月的起義。再遠一些,希臘在反抗軍人獨裁政府(1967-74)的鬥爭中,就孕育了強大的左翼學生運動。所以希臘的激進左翼也特別強大。對於1980年代後出生的青年來說,他們從出生到長大,都活在新自由主義下面,讀書和工作都越來越困難,怨氣特大。但是警察也特別針對他們。要知道,希臘警察一直同極右派合作。2008126日,在雅典市中心Exarcheia square,兩個警察與一群青年發生齟齬,其中一個警察開槍打死15歲學生阿力山大奧。那個廣場附近一向是左翼青年聚腳點,有點像巴黎的左岸。而阿力山大奧也是一個活躍的左翼。但是他根本沒有犯過甚麼罪。其實他當時只是跟朋友在喝啤酒。這次槍殺立即引發雅典所有激進左翼的抗議,第二天舉行一萬人的游行,並且很快蔓延全希臘,幾乎所有城市都發生暴動。青年人特別攻擊具有國家機器與資本主義象徵的建筑,例如警察局和銀行。無政府主義者特別起勁。暴動維持了三個星期。殺人的警察被拘控。而事後警方也宣布減少派遣特警去市中心巡邏以免造成對立。總之,即使工人運動不那麼容易高漲,青年運動仍然會非常活躍。不過講到以後,許多人都不知道方向在哪。

問:對於2008年底的爆發,工人運動有甚麼反應?泛左翼政黨又怎樣?

潘:1210號總工會號召了一天罷工。之後各個工會就各自為政。基本上是沒有太大的參與。有幾個左翼領導的工會比較多一點支持。這是因為社會黨這個最大的工人組織采取怠工政策。他們在壓力下不得不發動一下抗議警察,但同時又譴責學生的所謂暴力,基本上是同青年運動保持距離。它也沒有要求新民主黨政府下 台謝罪。只有激進左翼聯盟這樣要求,但是除開最初階段它曾經有過一點行動支持學生之外,基本上它是搖搖擺擺,不敢正面支持學生。

阿:但是激進左翼聯盟內很多激進左派,包括我們,都一直用行動支持學生。

潘:希臘共產黨的立場最差,它攻擊學生,理由是他們的鬥爭不是工人階級那種有組織的鬥爭,所以是壞的。右派報章都非常歡迎他們的評論,大篇幅報道。它也攻擊激進左翼聯盟,但不是從左翼觀點攻擊,而是說它縱容學生的行徑。

問:你們可以講講希臘激進左翼的狀況嗎?

潘:比社會黨左,又是除它之外最大的左翼黨派,主要是希臘共產黨和激進左翼聯盟。共產黨在1991年之後力量已經大為削弱。它維持對資本主義的批評,但那種宗派主義在歐洲也是少見的,因為它敵視任何不受其控制的群眾運動。它在去年底的得票為7.54%,比2007年下滑了一點點。最近流傳共產黨內一份呼吁書,批評黨領導總是怪罪別人而不去反省自己的方向,不知道希臘社會改變了多少,質問為甚麼總是拒絕與別人合作等等。至於激進左翼聯盟,它去年底得票4.6%,也比2007年稍為下跌。他們選前知道形勢不好,為求3%得票率的當選門檻,所以把政綱中要求老板為危機買單,與資本主義決裂等等主張都低調處理。

至於其他激進左翼,主要是前毛派,托派,無政府主義派等。現在大家都覺得有需要聯合行動去反抗。

阿: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這兒的激進左派比較大,比西班牙與葡萄牙也大。前毛派的力量一直比較大,不過同以前相比也下降了很多,在七十年代,希臘共產黨/馬克思主義列寧派(Communist Party of Greece marxist-leninist有幾千人,現在只有幾百。另一個是共產主義社(Communist Organization of Greece),他們和我們一樣參加了激進左翼聯盟2003年的歐洲社會論壇在雅典召開,當時有非常巨大的游行。但是我們要反抗新自由主義,不能光靠游行,還需要政治上的組織,所以我們參加激進左翼聯盟。這是建設工人激進黨的一個過渡階段。

問:法西斯有沒有崛起?

潘:沒有。八年前有極右派的出現,但是他們還沒有發展到法西斯的地步,而且力量有限。這裏的左派還是比較大。

問:你們對於危機,提出了甚麼對策?

潘:現在反抗的情緒都不低。但是各黨派的對策,不是都能令人滿意的。例如共產黨提出,參加他們黨就是最佳的對策。這不能令人滿意。他們也提出發行更多公債,重新和歐盟談判等。這些要求都局限於建制之內去解決問題。我們不要改良主義,我們需要反抗資本主義,具體要求就是反抗裁員,工人控制生產,向富人徵稅,綠色就業等等。

問:對於歐盟又怎樣?

阿:大部分激進左翼都反對民族主義的對策,例如退出歐盟。歐盟本身是一種新自由主義計劃,但退出並不能解決新自由主義。如果我們現在使用的是自己的貨幣而非歐元,我們可能貶值得很厲害。沒有人知道這是否好些還是更壞。參加歐盟對於資本家和政府還是有點利益的,那就是借錢的利息比較低。要知道現在是資本主義的危機,不只是歐盟的危機。現在希臘社會黨政府想向歐盟借錢,條件當然是苛刻的,但希臘人民不答應。我們當然反對要人民買單。但退出歐盟不是辦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