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左翼21 http://left21.hk/

访问希腊激进左翼

刘宇凡

今年2月底,笔者在布鲁塞尔遇见来自希腊的两个左翼党派的活动份子,一个属于激进左翼联盟Syriza, Coalition of the Radical Left)。另外一个隶属希腊共产国际主义社The Organization of Communist Internationalists of Greece

激进左翼联盟的最大团体是左翼与环保联盟Synaspismós, Coalition of the Left of Movements and Ecology),它最早是1980年代末由支持苏共的希腊共产党与非主流的「欧洲共产主义」派合办的竞选联盟。1990年代初,苏联的崩溃令希腊共产党内出现改革派,但是党内死硬当权派把差不多一半的改革派中央委员开除。这些被开除的党员就与「欧洲共产主义」派合流建设左翼与环保联盟2004年它再与其他小的左翼党派统一为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激进左翼联盟去年底大选得票4.6%,有13个国会议员。

希腊共产国际主义社则是托洛茨基主义团体,它在2007年的国会选举中与其他激进左翼合组反资本主义联合左派的竞选联盟。

潘纳格奥梯斯(Panagiotis Sifogiorgakis)是希腊共产国际主义社成员,而阿莱斯(Aris Vasilopoulos)则是激进左翼联盟成员。

潘纳格奥梯斯

阿莱斯

问:目前希腊的经济危机达到甚么程度?

潘:目前希腊的财政赤字是国民生产总值的12.7%,而政府说社保基金只够支付四年的退休金,以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是非常吓人的。

希腊经济多年来都有增长,但是这没有克服希腊作为欧洲落后资本主义国家的基本弱点。这是因为资产阶级不愿意投资到工业生产,造成生产力低下。他们宁愿投资于金融,地产和服务业。现在这三大支柱都崩溃了。我们已经连续两年负增长了。

希腊银行一直有借钱给东欧国家,现在,随着这些国家出现经济危机,他们自己也陷入困境。上一届的保守党(新民主党)政府已经花了280亿欧元去拯救银行,但是危机并未结束。另一方面,这些银行从欧洲中央银行以一厘息率借钱,却以四厘息率转贷给希腊企业,他们无本生息,用盈利来填坏账,但是企业却要负上高息的包袱。银行也用低息借来的钱,去买回报率达六厘的国家债券。国家付出那么高的息率,回头又造成国家债台高筑。要知道,目前希腊的国债规模已经国民生产总值的112%。这些债务将来都要劳动人民去还。

阿:目前的社会党政府去年底才胜选上台。选民支持它是因为厌恶资产阶级党(新民主党)要劳动者为大资本家所造成的危机买单,以为社会党会保护劳动人民。但是结果现在它宣布要把预算赤字大幅裁减三成,最终要减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4%。这意味大幅裁减公务员,特别是医疗和教育的雇员。此外,就是把退休年龄从61岁延长到63岁,削减工资,降低福利,以及私有化。但是欧盟官员仍然嫌不够。欧盟中央银行官员说要再降低希腊工资才成。这是因为,按照马城条约,加入欧盟者需要遵守赤字不逾生产总值3%的财政纪律。欧盟一方面在货币上已经统一,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它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机制去处理危机,这是欧洲的问题,不止是希腊。

问:失业的情况怎样?救济金可以帮助工人吗?

阿:目前希腊失业率,官方数字是10%,但是实际上超过13%。连劳工部长也承认官方数字不准确。估计到年底会达到18%。希腊的失业救济金是全欧最低的国家之一,时效只有一年,而且不是那么容易拿到。你要先在过去三年至少工作过一年半。同时也要老板愿意供款。但是估计至少三成公司在避税而没有供款。所以很多工人失业了都无法拿到救济金。

问:民心怎样?有激进化的征兆吗?工运是否已经在反抗?我在网站上看到一篇报道,说希腊民调显示四成六的受访者对社会主义持正面看法,六成包括所有年龄的人觉得需要深刻的社会改革,两成六的年青人支持革命。

潘:从去年十月的大选看来,民心是向左转,因为资产阶级党得票从2007年的41.84%下降为33.48%,大败下台,而社会党得胜上台。大家都厌恶新民主党偏袒富人,打击民生的政策,想通过投票支持社会党来转变政策。不过,他们很快了解到这个社会党政府依然执行要人民为危机买单的政策,所以在今年221日发起24小时大罢工。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已经出现持续高涨的工人运动,因为在严重失业下,大家首先要顾及的还是自己的饭碗。那种忧虑心情到处可见。但总的来说,运动不算低沉。希腊从2004年以来,一直到新民主党政府去年底下台为止,前后共有过11次总罢工。

在青年运动那边,斗争情绪一直高涨。这首先归因于200812月的起义。再远一些,希腊在反抗军人独裁政府(1967-74)的斗争中,就孕育了强大的左翼学生运动。所以希腊的激进左翼也特别强大。对于1980年代后出生的青年来说,他们从出生到长大,都活在新自由主义下面,读书和工作都越来越困难,怨气特大。但是警察也特别针对他们。要知道,希腊警察一直同极右派合作。2008126日,在雅典市中心Exarcheia square,两个警察与一群青年发生龃龉,其中一个警察开枪打死15岁学生阿力山大奥。那个广场附近一向是左翼青年聚脚点,有点像巴黎的左岸。而阿力山大奥也是一个活跃的左翼。但是他根本没有犯过甚么罪。其实他当时只是跟朋友在喝啤酒。这次枪杀立即引发雅典所有激进左翼的抗议,第二天举行一万人的游行,并且很快蔓延全希腊,几乎所有城市都发生暴动。青年人特别攻击具有国家机器与资本主义象征的建筑,例如警察局和银行。无政府主义者特别起劲。暴动维持了三个星期。杀人的警察被拘控。而事后警方也宣布减少派遣特警去市中心巡逻以免造成对立。总之,即使工人运动不那么容易高涨,青年运动仍然会非常活跃。不过讲到以后,许多人都不知道方向在哪。

问:对于2008年底的爆发,工人运动有甚么反应?泛左翼政党又怎样?

潘:1210号总工会号召了一天罢工。之后各个工会就各自为政。基本上是没有太大的参与。有几个左翼领导的工会比较多一点支持。这是因为社会党这个最大的工人组织采取怠工政策。他们在压力下不得不发动一下抗议警察,但同时又谴责学生的所谓暴力,基本上是同青年运动保持距离。它也没有要求新民主党政府下台谢罪。只有激进左翼联盟这样要求,但是除开最初阶段它曾经有过一点行动支持学生之外,基本上它是摇摇摆摆,不敢正面支持学生。

阿:但是激进左翼联盟内很多激进左派,包括我们,都一直用行动支持学生。

潘:希腊共产党的立场最差,它攻击学生,理由是他们的斗争不是工人阶级那种有组织的斗争,所以是坏的。右派报章都非常欢迎他们的评论,大篇幅报道。它也攻击激进左翼联盟,但不是从左翼观点攻击,而是说它纵容学生的行径。

问:你们可以讲讲希腊激进左翼的状况吗?

潘:比社会党左,又是除它之外最大的左翼党派,主要是希腊共产党和激进左翼联盟。共产党在1991年之后力量已经大为削弱。它维持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但那种宗派主义在欧洲也是少见的,因为它敌视任何不受其控制的群众运动。它在去年底的得票为7.54%,比2007年下滑了一点点。最近流传共产党内一份呼吁书,批评党领导总是怪罪别人而不去反省自己的方向,不知道希腊社会改变了多少,质问为甚么总是拒绝与别人合作等等。至于激进左翼联盟,它去年底得票4.6%,也比2007年稍为下跌。他们选前知道形势不好,为求3%得票率的当选门槛,所以把政纲中要求老板为危机买单,与资本主义决裂等等主张都低调处理。

至于其他激进左翼,主要是前毛派,托派,无政府主义派等。现在大家都觉得有需要联合行动去反抗。

阿: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这儿的激进左派比较大,比西班牙与葡萄牙也大。前毛派的力量一直比较大,不过同以前相比也下降了很多,在七十年代,希腊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列宁派(Communist Party of Greece marxist-leninist有几千人,现在只有几百。另一个是共产主义社(Communist Organization of Greece),他们和我们一样参加了激进左翼联盟2003年的欧洲社会论坛在雅典召开,当时有非常巨大的游行。但是我们要反抗新自由主义,不能光靠游行,还需要政治上的组织,所以我们参加激进左翼联盟。这是建设工人激进党的一个过渡阶段。

问:法西斯有没有崛起?

潘:没有。八年前有极右派的出现,但是他们还没有发展到法西斯的地步,而且力量有限。这里的左派还是比较大。

问:你们对于危机,提出了甚么对策?

潘:现在反抗的情绪都不低。但是各党派的对策,不是都能令人满意的。例如共产党提出,参加他们党就是最佳的对策。这不能令人满意。他们也提出发行更多公债,重新和欧盟谈判等。这些要求都局限于建制之内去解决问题。我们不要改良主义,我们需要反抗资本主义,具体要求就是反抗裁员,工人控制生产,向富人征税,绿色就业等等。

问:对于欧盟又怎样?

阿:大部分激进左翼都反对民族主义的对策,例如退出欧盟。欧盟本身是一种新自由主义计划,但退出并不能解决新自由主义。如果我们现在使用的是自己的货币而非欧元,我们可能贬值得很厉害。没有人知道这是否好些还是更坏。参加欧盟对于资本家和政府还是有点利益的,那就是借钱的利息比较低。要知道现在是资本主义的危机,不只是欧盟的危机。现在希腊社会党政府想向欧盟借钱,条件当然是苛刻的,但希腊人民不答应。我们当然反对要人民买单。但退出欧盟不是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