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时家贤

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0年第2

从资本主义制度层面探究世界金融危机的根源

——介绍克里斯哈曼新著《僵尸资本主义》

 

克里斯•哈曼(Chris Harman2009年出版了一本重要著作——《僵尸资本主义:全球危机与马克思的相关理论》,对当前世界金融危机的原因从资本主义制度层面进行了分析。下面两篇文章分别是《国际社会主义》杂志安德鲁•克莱曼(Andrew Kliman)对克里斯•哈曼新着的书评,以及克里斯•哈曼与《社会主义者》杂志就自己新着的访谈。根据这篇书评和访谈,可以了解哈曼新着对当前世界金融危机的独特看法:危机是资本主义积累规律的必然结果,通过对金融部门更强的监管或者调整实体经济与金融部门之间的关系并不能避免危机的发生。两篇文章内容如下。

《国际社会主义》杂志的书评

2006年底,当克里斯·哈曼开始写作《僵尸资本主义》一书时,他的目的是对所谓的大幻觉进行批判,这种幻觉相信资本主义已经找到了一种新的、没有危机的扩张方式。那时候,劝说那些拥有幻觉的读者消除幻觉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甚至一些马克思主义者也随声附和,认为资本主义处于一种新的长期的上升态势之中。另外一些人则以一种更为谨慎的方式告诉我们: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资本主义增长保持了一定的稳固性;资本主义的自平衡方面,足以平衡引起危机的因素;均衡有许多不同的含义,其中一些含义对于马克思主义具有挑战性。

当然,不久后,经济危机的爆发使人们认识到,克里斯·哈曼的说服是多余的。那些宣称资本主义有一个(或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长期稳定期的人看起来是愚蠢的,就像那些在1914年夏初曾预言长久和平的人一样愚蠢。对资本主义的稳固性、自平衡性和均衡性的讨论已经被马克思主义者对资本主义内部不稳定性和进步的停滞性的宣告所代替。

于是,《僵尸资本主义》的焦点从预言转向解释。为什么经济危机会爆发?为什么经济危机不可避免?更为重要的是,为什么资本主义的危机趋势将持续到将来(它能否从现有的危机中恢复过来,在我看来还是一件尚未确定的事情)?这种转向的弊端是克里斯·哈曼不得不放弃已经完成的1/3的草稿,重新构思其余的部分。

可以肯定的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主要倡导者如阿兰·格林斯潘,已经承认他们的模式和世界观是错误的。保守的、市场导向的法和经济学运动的主要建构者理查德德德·波斯纳(Richard Posner)已经出版了一本关于经济危机的专着——《失败的资本主义》。然而,正如克里斯·哈曼所指出的,这样的反思是短暂的。几个月过后,当银行不再崩溃,利润不再下降时,辩护者将再次讨论资本主义的奇迹和危机的不可能性——直到危机再次来临。事实上,这样的讨论从未停止过,即使没有人知道现有的经济萧条是否真的已经结束,或者,一旦政府终止临时的经济刺激计划,危机是否会重新开始。

与右翼相比较而言,左翼则更少进行反思。这是因为危机的表现形式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危机,是放松管制的资本主义的危机,更明确地讲,是源于金融部门的危机。左翼从未肯定过这些因素。

主要的问题是那些尚未打破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禁锢的人必须努力打破它的束缚,正如克里斯·哈曼指出的,他们把危机归因于外在的东西,而不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他们只在自由市场经济和国家干预之间选来选去。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表现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危机,他们转向采用各种形式的国家主义干预措施;当20世纪70年代的全球危机表现为国家干预的危机时,他们又转而求助于自由市场经济。而且,当苏联解体、东欧巨变时,他们认为是国家干预的资本主义的进一步破产,进而强调实行更加自由化的政策。现在,他们又转向国家主义。

《僵尸资本主义》一书的最大优点就是克里斯·哈曼并没有这样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他把危机的原因归结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与华而不实的结论不同的是,克里斯·哈曼的结论是通过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分析得出的。在分析过去90年间世界经济发展轨迹与兴衰变迁时,他分析的原始对象是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而不是某一特定的制度安排或财产组织形式。换句话说,在克里斯·哈曼看来(我赞同他的观点),制度不能简化为某一特定的制度安排或法律形式。特定的制度安排或法律形式会不停地变动,因时因地而异。但是,在各种各样的变动之中,资本主义的目标和进程是恒久不变的,这就是:资本积累的冲动;系统性的规律的运作,尤其是马克思所说的价值规律劳动价值论;以及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市场竞争(和军备竞赛),它促使每一个单个资本都增加资本积累,遵从经济规律,否则就会被淘汰出局。所有这一切的结果,迫使他们采用更能节省劳动的技术创新以降低成本和价格,使利润率呈现下降趋势,由此经济危机和经济衰退周而复始地出现。

僵尸资本主义这一标题反应了克里斯·哈曼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关注。通过认真研究马克思的商品拜物教理论,克里斯·哈曼把资本主义的特征定义为停滞性和垂死性。资本主义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在这样的社会制度里,那些由工人生产的物品却已经摆脱了工人的控制并逐渐成为控制工人的力量。资本是异化了的劳动产品,它唯一的目的就是实现自身的增殖。

自身这个词至关重要。那种认为资本的唯一目的是实现自身增殖的主张与那种认为资本的唯一目的是使拥有它的资本家更富有的主张截然不同。后者认为,他们(资本家)自己……受制于一种制度,这种制度不断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不顾每个人的感受。价值规律的作用促使他们尽可能多地剥削工人,否则,会使他们的成本增加,市场竞争力下降,甚至无利可图。而且,资本主义自身的动力机制会把世界抛向一种境遇——几乎没有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愿意生活在这样的境遇里。这种境遇的一个例子就是世界气候的恶化;另一个例子就是当前危机,它不仅伤害了劳动者,而且极大地损害了大资本。

资本家所遭受的损失或者破产甚至是政府有意决策的结果。正如1年前我在这个杂志发表的文章所阐述的那样,美国政府阻止了贝尔斯登、房利美、房地美等公司破产以后,却使得股东们被彻底毁灭。这些事件表明,政府不仅干预了私人利益的领域,而且正在干预这个制度本身。这样一种偏离人们利益的经济制度清楚地表明,这个制度注定要死亡,并被一种更高级的社会秩序所代替。

而且,只要我们把资本家资本主义自身区分开来,这个问题就会一目了然。在美国,人们对这样一个事实感到困惑和愤怒,这就是美国政府对金融部门的救助迅速而慷慨,而对面临破产威胁的汽车产业的救助却缓慢而吝啬。这种反应上的差异抛开阴谋论也很容易得到解释:美国政府的目标就是要维护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因为这个制度会因为金融部门的崩溃而受到严重威胁,却不会因为汽车制造商的倒闭而受到威胁。如果没有资本主义自身这个词,人们会怀疑美国政府正在玩弄阴谋,或者至少是相对于生产资本而言,美国政府更倾向给金融资本更多的恩惠。这使人们更容易接受各种各样的应对危机的策略,包括同非金融资本结盟,以便从多层面上应对金融资本主义或金融国有化。这将使人们更容易相信那些无所不在的断言:即通过加强对金融部门的监管就可以防止未来危机的大规模爆发。

正如克里斯·哈曼在危机爆发之前相信的那样,另一个资本主义危机是不可避免的。现在,他更加确信新的泡沫和世界经济的一部分或另一部分的快速增长期都将为泡沫的破灭或更大的危机开辟道路。这种信念源自他关于资本主义的目标和进程的总体理论:对资本积累的追逐、价值规律、竞争等上面提到的理论。简而言之,现存资本(包括债权)的价值只有不断地被破坏,其价值才能以更快的速度不断实现自我增殖。

《僵尸资本主义》一书的目的就是要证实资本主义危机是不可避免的。他努力运用他的总体理论去描述过去90年来主要的经济事件及其发展趋势,既包括繁荣也包括萧条,即包括一国特有的现象也包括世界现象。这本书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它的理论能在多大程度上客观地解释这段历史,《僵尸资本主义》令人信服地做到了这一点。

但是,对于这本书对最近的经济史的阐释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我的主要的不同看法与繁荣有关。这种繁荣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以及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收益率的明显的长期的回升。至于前者,我和克里斯·哈曼都认为存在一个一直贯穿到70年代初期的长期繁荣。我们也赞同用他的两个理论内涵推论去解释这种繁荣:一是在危机期间,资本价值被摧毁的过程实际上是另一个繁荣开始的过程;二是利润从生产性投资向其它用途转移的过程——例如向持续的军事开支转移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利润率下降趋势放缓的过程。但克里斯·哈曼同时还相信(我不赞同他的这个观点),繁荣时期几乎没有经济衰退,也没有利润率持续下降的倾向。

他写道,在1939年和1974年之间,美国只在1948-1949年经历了一次短暂的衰退:在美国,只在1949年产出有一个短暂的下降。然而,根据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这期间有六次经济衰退。根据美联储的统计,每一次衰退都伴有工业生产的下降。而且,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分析,在1945-1947年间以及1948-1973年的104个季度当中,有18个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在1949年、1953-1954年、1957-1958年以及1960-1970年都曾出现实际国内生产总值至少连续两个季度下降的现象。

接下来我关心的主要问题是美国的利润率变动趋势的实际差异问题。克里斯·哈曼说,在长期繁荣期间,利润率没有出现再继续下滑的趋势,而且从80年代初期开始,利润率已经得到局部的回升。与其相反,最近,通过对经济分析局数据的分析,我得出一个结论,二战后的整个时期内,利润率是持续下降的,至少美国的公司部门是这样(不过名义利润率没有下降,在20世纪6070年代期间,其处于平稳状态,因为这个时期处于通货膨胀加速期)。

准确地讲,当固定资产和折旧按照历史成本计算时,利润(或剩余价值)是由价值增加值减去雇员的报酬来计算的,而利润率是由利润除以固定资产的成本计算出来的。利润率的变动遵循下列轨迹。在1949年至1961年波谷期间,利润率从39.3%降到31.5%。此后20年一直在这个区间波动。1982年是一个低谷年,利润率降到31.8%1992年,另一个低谷年,利润率是27.1%,接着的低谷年是2001年,当时的利润率是23.3%。这样,总体下降中有一半发生在繁荣期间,另一半则发生在假想的收益率反弹期间。

克里斯·哈曼反对那种认为经济的生产部门和金融部门是分离关系的论点,而我对利润率的计算极大地加强了他的论证。这个问题是一个重要的带有政治性的问题。有几位杰出的激进经济学家已经把现存的经济危机归结于金融部门的过度行为,认为经济危机与收益率下降和生产部门的现象是无关的、可分离的。他们的主要依据就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的利润率已经回升。莫斯利(Moseley)、热拉尔·杜姆尼尔(Gérard Duménil)以及多米尼克·莱维(Dominique Lévy)都声称利润率现在几乎恢复到原有的水平。克里斯·哈曼写到,这种分离经济论断是冒险为辩护论大行其道敞开大门,这种辩护论认为经济危机的原因是金融部门的不负责任和放松管制造成的,而不是别的原因造成的。如果分离经济论断是正确的,那么,正如克里斯·哈曼所说,国家对金融部门的较大规模的控制将足以防止今后类似的危机再一次发生。但是,我对利润率的计算,如果被接受的话,将从本质上推翻分离经济论断及其产生的政治后果。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我的计算结果能被接受吗?我认为克里斯·哈曼接受我的计算结果不成问题。

我和克里斯·哈曼都赞同那个众所周知的对马克思价值论的时间单向性系统解释。在马克思的理论中,这种解释的关键就是对投入和产出的估值要用不同的时间,而不能用同一时间。例如,在年初时作为种子的玉米的价值或价格与年终时收获的玉米的价值或价格是不一样的。但是,正统的经济学家的模型却假设估价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也就是说,单位投入和产出的价格是相同的。这种同时性发生论是一种神话,他们从这些模型中推导出来的结论同现存的、真实的资本主义没有多大关系。但是,这一模型的这一细微改动最终却使马克思的价值论和利润率下降趋势理论变成胡说八道。结果,人们普遍认为马克思的理论缺乏逻辑的一致性,因此是错误的,甚至在马克思主义学者当中也有同样的观点。不过,最近,时间单向性系统解释论的支持者们向同时性发生论的支持者们的观点提出挑战,这有利于巩固马克思的地位。

就利润率下降理论而言,同时性发生论的估价按照下列的方式造成破坏。当节省劳动的技术被采用时,物质生产率会提高,商品的价值或价格会下降,这会造成利润率下降。但是,如果单位价值的投入和产出是同时发生的(用同一时间来衡量),单位产出的价格就会下降,投入的价格(购买在先)也会跟着同等程度下降。这个过程人为地降低了生产成本和原始资本的价值,因而人为地提高了利润率。结论是,能够节省劳动的技术的变化不会也不可能引起利润率的下降。这正好与马克思的论证相反。

由同时性发生论决定的利润率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利润率。正如克里斯·哈曼所解释的:投资发生在一个时点上,而改进生产技术的进一步投资所造成的贬值则发生在另一个时点上。这两件事不是发生在同一时点上,而当资本家测量利润率时,是将机器设备的运转所带来的剩余价值,与过去某一时点上购买这些机器设备的支出相比较,而不是与今天的重新购买成本相比较。利润率必定是意味着一种比较——现有的剩余价值同资本家前期投入资本(带来剩余价值的资本)的比较。没有利润率这一概念,自我增值的价值的概念就是词不达意的。事实的确是这样。

我对利润率的计算,是现有的剩余价值与过去购买机器设备的实际支出资本的比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实际结果那么地与众不同,为什么我认为克里斯·哈曼很可能会接受由不同时间决定的数字,并得出结论:自80年初期以来利润率没有回升(恢复到原有的水平)。

克里斯·哈曼关于《僵尸资本主义》的访谈

问:你关于经济危机的新书叫作《僵尸资本主义》,其寓意是什么?

哈曼:一些评论者用僵尸银行来描述银行体系运转不畅及其对周围的一切造成的负面影响的情形。僵尸银行毫无用处,但是由于政府的支持它才得以继续运行。这就应了那句话——“死者正在对生者产生可怕的影响。

总的说来,我认为用僵尸资本主义这个术语来描述资本主义制度很贴切。

我的新书主要是研究马克思的理论为什么认为危机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的。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看作是死者生者的支配,过去对现在的支配。他描述了人的劳动产品是怎样逐步地控制了人的命运,以及追逐这些产品的人的命运的。工人无权控制生产什么、怎样生产、生产多少以及产品一旦生产出来后会发生什么。因此,工人的劳动产品变成一种异化于工人的力量。

使用僵尸资本主义一词来形容当前这个时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250年前,当工业资本主义刚刚开始时,资本主义是一个不断疯狂吞噬世界的动力系统,并时常经历危机。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资本主义经历危机的时间更长。在这个时期,繁荣伴随着越来越深的经济衰退。

资本家没有积极性去把他们所有的利润都用于扩大生产,因为投资的回报率已经很低。他们削减了工人的工资,试图去维持他们的利润水平。这又导致了借款和债务的增加。银行和金融机构贷出的货币远比它们回笼的货币要多得多。

而这又成为两年前信贷紧缩和当下经济危机的导火索。

问:这次危机是什么引起的?

哈曼: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认为,这次危机只是一个金融问题。事实并非如此。这次危机反映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内的一个深层次的、根本性的问题。

马克思把危机看作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主要特征。

竞争驱使资本主义制度向前发展。但是,由于每个资本家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而竞争,结果出现了生产总量超过人们购买量的危险。

两种办法有助于克服这个危险:第一,工人能够把他们的工资用于购买一定份额的制成品;第二,资本家能够把他们的利润用于投资兴建新工厂,全部买下其余已经生产出来的中间产品,如铁、钢、石油以及电力,等等。如果这两种需求来源当中的任何一个垮掉的话,经济都会陷入危机。

在资本主义制度中,生产过剩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如果产品卖不出去,工厂就会亏损并解雇工人。这就意味着工人买不起其它工厂生产的产品,那么,这些工厂随后也会解雇工人,导致更严重的问题发生。

问:在目前的危机中,政府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货币,这样做的影响是什么?

哈曼:没有人知道。每一个跨国公司和银行都对它们的负债水平保密,因为它们不想它们的竞争对手拥有超过它们的优势。而且,资本家会夸大他们的利润水平,因为他们希望以此提高他们的股票市值。因此,没有人知道这个系统的真实利润是多少,真实亏损是多少。

各国政府正试图用货币去填补这个大窟窿,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个窟窿到底有多大。在不远的将来,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试图收回他们的货币——但他们将企图从普通百姓那里收回货币,而不是从银行家那里。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国家政府的境况要比另外一些好些。例如,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在一定时期内,在关键时刻,它还能够经受得起延期支付。而东欧国家,如拉脱维亚则陷入极度困境当中。英国则处于中间水平,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实力的经济体之一。

许多主流经济学家认为,英国将不得不通过大幅增加税收或向公共服务开刀,或者两种手段都用,以收回他们已经投入到银行业的货币。英国的保守党和英国工党已经就削减公共开支的问题展开讨论。英国工党想要削减公共支出却假装他们不想这么做,而保守党已经公开承认他们将削减公共开支。

问:经济危机对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有影响吗,自由市场政策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已经控制世界了吗?

哈曼:新自由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最初使用时旨在为攻击工人的行为提供辩护。尽管它主张自由市场经济,不要政府干预,但是政府还是不断地向大企业提供支持。当然,这些通常是一些幕后的交易。今天不同的是,这些干预行为已经公开化。

这意味着,在这时候谈论危机是由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要比20世纪70年代那场危机发生时这样谈论容易得多。那时,人们把混乱的责任归咎于工会和石油生产国。

今天,大多数人认为,危机的主要责任在银行。但他们仍然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是能够克服危机的。在右翼的小报中,每天都可以看到对寻求救助者或移民工人发动的新攻击。

老板和工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老板和工人的利益是连在一起)的理念仍然存在,这一理念的目的就是要说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一理念产生一定的影响,例如,英国的民航驾驶员工会已经建议削减工资、延长英国航空工人的工作时间以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但普通百姓并没有从经济繁荣时期获利,现在许多人不得不大量举债以勉强度日。

在任何一次危机中,普通百姓都处于守势,而且往往接受我们都有责任这样一种观点。但与此同时,他们对他们的生存条件的日益恶化感到气愤。社会主义者必须提出有力证据去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以团结所有的工人。当工人们被卷入斗争中,当他们渐渐清醒地认识到社会是按阶级划分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相信这些证据。

由于资本主义问题的存在,人们重新萌发了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兴趣。在学术界,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也在复兴。

主流经济学的期刊,如《金融时报》和《经济学家》,也不得不把谈论的主题从自由市场的提倡者转向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国家干预的拥护者。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不可避免地要谈到马克思。而且,任何人如果想要理解资本主义发展的动力,他们必须依赖马克思的理论。

问:有复苏的信号吗?

哈曼:在最近几周里,一些评论者认为现在经济已经开始复苏。这表明这些人是多么地没有头脑。在过去的四个月里,股市已经上涨了大约20%——在下降了50%左右以后。要恢复到原有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

一些人说拐点已经到来。他们并不是说经济衰退已经结束,只是说经济下降不那么明显而已。他们也不知道大量的货币投入到经济运行当中会不会结束这次危机。

政府并没有触及经济危机的根源。当你患流行性感冒时,如果你只是服用镇痛药,你的头痛只是暂时得到缓解,头痛迟早还会再找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