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簡述三菱車廠槍擊事件

區芳

世界經濟危機沒忽略「玻利瓦爾革命」之國:2009年委內瑞拉預期工業產值下降8,5%。隨著石油美元的乾涸,一度浮華的汽車市場明顯蕭條。當局忙於促進「政府與製造業人士的友誼」[1](財政部長Chacon),提供優惠刺激增長。土洋老闆向國庫討要補貼,順手勒緊員工褲帶。不久前,中央高官第N次強調「私有公司能與社會主義系統良好共存」[2](計劃與發展部長Jorge Giordani)。確切說,資本主義私有制能與查維斯當政系統良好共存,但無法和平兼容工人鬥爭。在委紮根頗深的日系商家,反剝削跡象漸趨顯著。Anzoategui州三菱車廠僱工1848人,間接僱傭7千勞力。今年112日,廠工會「Singetram」集體決議罷工佔廠(863票贊成21票反對3票棄權),以落實集體合同[3]並阻止解聘135名合同工。表決前夕工會有意妥協,老闆不睬。129日地區法院簽發驅逐令,佔廠群眾拒絕服從。同日特警到場突擊開火,造成護廠工人兩死六傷,工會書記F·Martinez(國際託派社團IMT在委支部成員)也險遭不測。消息傳出,鄰近工業帶爆發抗議同盟罷工,一批外地車廠停工聲援;法院則重申驅逐令繼續有效,可謂敵我壁壘格外分明。僵持良久後,322日雙方接受行政調停達成諒解[4],且約定互不追究。

但資本家就是資本家。55日,Sucre州豐田工會主席A·Vázquez遇刺身亡,生前正處反減薪運動的風口浪尖。5月下旬,若干勞工代表懇求中央「解僱反革命(企業)腐敗管理者」[5],對方報以含糊搪塞。8月底,以「部分工人(向管理層)傳遞高度抵制、無紀律、咄咄逼人與無政府狀態(的消極信息)」[6]為由,三菱廠公告歇業。924日官府斡旋促成企業復產,廠方同時秋後算帳:禁止「Singetram」工會多數領導人上班,並策劃開除150個佔廠骨幹。勞資對峙,再現難破的悶局……

大轟大嗡之「二十一世紀社會主義」,走過九個年頭。部分覺悟工人已察覺「官府老闆串謀對付工人,仿如(十年前的)第四共和時代」[7]F·Martinez),卻對查某人仍抱指望。槍擊事件次日,州內50個地區工會緊急碰頭。個別與會代表提議停止政治支持總統,遭多數同志(含Martinez)否決。勞苦大眾對「正義仲裁者」的持久幻想(或默認),給查維斯及龐大辯護團保留著相當機動空間。鈔票換民心的改良主義合唱,攙雜著忽響忽滅的冷槍聲;多副面孔玩弄工農的馭民手法,益發自信。

多副面孔,玩弄工農

查掌櫃曾傲然宣告:「他們(反動陣營)想收買我,我不出售」[8]。千真萬確,他不搞政治零售;身為有產共和國總統,他已同資本簽下死契。他深知石油是任何微小社會改良的前提,全力攫取能源紅利(增稅擴股與國有化)。自上而下的工業化藍圖,迫使他努力把其它戰略產業(電力交通電信)納入國家懷抱。USA天朝淡漠旁觀,不時提醒給予原控股方「快速公正的賠償」[9]。他通盤照辦,往往不惜支付遠高市值的贖買金[10]。他斥資巨萬更新裝備,以安撫軍官團。他默許商業銀行狂賺暴利,以安撫金融界。他漫天花錢普及醫療教育,當油氣部門訴苦經費短缺後勁乏力,便轉身擁抱腰包鼓鼓的中華資本大章魚。他以低價食物發售網「Mercal」補貼貧民,而終極受益者是供貨的農業壟斷巨頭。他大幅提高最低工資,佔勞動人口40%的黑工苦力無緣沾光,更飽受30%通脹之苦。他號召沒收高爾夫球場給首都泥石流災民建房,但「沒錢收購」的公文藉口使計劃擱淺,而反暴動大隊痛揍強佔空宅的流離百姓。他懇請公務員節約空調用電,卻無視上流男女的奢靡。他向國企職工提供《資本論》,向國企高管發放豐厚年薪。他力捧合作社運動,早被揭穿多為血汗工廠改頭換面——職工薪少無社保,業主倒享受扶助貸款。汽車工人發現三菱老闆也暗中操作,妄圖貼上「合作社」名頭撈取額外讓利。國家投資的繁多基建與福利工程,為官員瀆職自肥敞開了無盡空間。

改良越久,越與各階級階層派系圈子軍政集團碰撞試探互拍肩膀兼捅刀子,查維斯越渴求逾越萬物的超然形象。毫不奇怪,他越發傾向個人抓權「便宜行事」[11]2007年底公決受挫的憲法改革,是官僚集權與濫許福利的集大成者[12]。權力越強化,「超然仲裁者」對官廳爪牙的依賴越深;工人流血越甚,總統嘴炮越鏗鏘有力。2008年警方攻擊保護集體合同的鑽井工人。同年11月,aragua州四位工會幹部遇刺犧牲。2007-2009年,Anzoategui7名工會積極分子相繼死難。覺悟工人重要據點「佔領工廠革命陣線」(Freteco)的各地請願,接連遭到軍警彈壓。在鄉村,地主持續發動著針對農運的暗殺戰。查官家的例常反應,是放出激昂空話不了了之。今年初三菱慘案後,總統電視聲明宣稱「弱者與強者爭鬥中,我本能地站在弱勢一方」,換得「Singetram」工會擁戴查鬥士擴展權限的站隊表態。與底層工農稱兄道弟,替上層富豪看家護院,是為「社會主義總統」的治國精髓。攻心為主清剿為輔,是為有產統治的通行愚民手段。槍擊事件中,有一臉惡毒趕盡殺絕的法官,有「就勞資關係而言,應嚴格固守勞動與法律標準」(就業與社會保障部長R·Hernandez)的持平聲音,有趕赴工人會議許諾撫恤懲兇的「進步州長」[13],更有扒掉制服縮肩發呆的公安替罪羊[14]。各扮角色勤換面具的首要目標,是保持工人對老闆秩序的盲信屈從。

從三菱汽車到通化鋼廠:「階級利益優先」是無產隊伍的定海神針

儘管環境有別,中委無產者都面臨破除幻想提高覺悟的艱難行軍。行軍路上,工人大眾註定穿越無數迷魂陣:從直筒筒招呼階級合作落實「利益各異圈子的最廣泛民族團結」[15](委共總書記奧斯卡·菲傑拉),到痛斥奸佞小人「企圖歪曲查維斯的理想並把(革命)進程引向改良主義道路」[16]IMT領導人阿蘭·吳茨),為「仲裁者」繼續欺詐預留緩衝的精細騙術。混沌雜亂的整體水平,使先進工人也難免讓諸種偏見牽著鼻子走。三菱事件中,佔廠骨幹事先欠缺防範[17],事後一味向上申訴。對此,自詡「革命者」擔負現場指揮的託派幹部難辭其咎。

如何一點一滴幫助工人——首先是戰鬥性工人——破除幻想?簡答如下:避免「從思想到思想」的蒼白論辯,緊握「階級利益優先」的定海神針。

何謂「從思想到思想」?即與勞資對壘割裂開來的抽象宣講或術語亂戰。長篇宣講的每句話拆開看或許都沒錯,但遠離普通工人現時現地的生存話題。毫不奇怪,無產者對辭藻之爭難有共鳴,更沒法借助它對付老闆。

怎樣緊握「階級利益優先」的定海神針?從每場瑣碎自衛的每個進退步驟入手,與工友一起逐步辨清利害增強自信立足自我組織,直至得出工人革命必要性的普遍結論。舉三菱事件為例:反解僱鼓動中,以吃飯穿衣的自家疾苦為頭號理由,而非話裡話外強調「資方犯法」[18]。罷工表決中,以「老闆就怕工人抱團」的樸素實話沖淡「國家是咱靠山」的麻痹聲音。佔廠後,儘快提醒糾察骨幹切勿迷信所謂「社會抗議免死金牌」的官制保護令[19],敦促完善自衛措施減小無謂損失。倡議組建工人代表制佔廠機構,鼓勵干預社會管理緩解職工民生惡化……千言萬語歸結一條:嘗試所有機會以集體力量逼迫統治者讓步;利用任何成敗錘煉階級隊伍;通過局部爭利學習推翻資本江山。

假設絕大多數抗爭者長久難脫精神桎梏,又當如何?一輪輪拉鋸戰中馬列分析與小民臆夢的相逢、碰擊與後果,意味著勞工意識的攪動激蕩變化萬千。對上述「雷電交加奏鳴曲」及時記錄總結,將使僱傭奴隸於未來交火更少失措更多前瞻更知己知彼。

委內瑞拉風雨飄搖。不管進帳多少,大財主永遠肉痛詛咒著國家拿得太多:「(查政權)炮製眾多阻力屏障,有礙全國生產體系的正常運轉。它們是監督價格、管制匯率、出口許可、新增稅及總體絕望氛圍」(總商會Conindustria代表G·Sigala)。無產者呢?他們隊型尚亂。某次工人管理企業討論會上,一位可可食品工人淳樸表示「我們是地球上的人,應該有更好生活」[20]。為了明淨自由的生活,你是否已決心面對重重苦戰?

2009-12-20


 

[1] http://www.venezuelanalysis.com/news/4814 Venezuelan Auto Workers Decry Possible Firings of Union Leaders as Mitsubishi Plant ReopensSeptember 24th 2009

[2] www.aporrea.org, July 23, 2007.

[3] 工人要求停止拖欠集體合同內規定的假日工資、車補。

[4] 資方同意改善工資、醫療與勞動環境,並繼續僱傭135名短期合同工,並給予同工同酬。資方同意分期支付罷工期間的職工薪水,但要求工人達到日產60輛車的最低生產率。

[5] 2009521日,工人與總統會間時的要求

[6] http://www.venezuelanalysis.com/news/4746 Venezuelan Government to Mediate Mitsubishi Plant Closure Conflict Published on August 26th 2009

[7] 同注釋1

[8]查韋斯稱資本主義是不平等和暴力的王國 20061006日人民網

[9] 20071月美國駐委內瑞拉大使威廉-布朗菲爾德的記者談話

[10] 2007年,政府即向通訊、電力和石油業主支付至少40億美元國有化補償。20093月,查維斯表示願出10億美元贖買西班牙資本控制的主要銀行Banco de Venezuela,儘管該銀行私有化時的拍賣價格為3,5億美元。

[11]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2007131日在首都加拉加斯市舉行特別會議,通過關於授予總統查韋斯為期18個月的「委任立法權」的法案。據憲法規定,總統獲得「委任立法權」後有權頒佈與法律同等效力的政令法規。

[12] 2007年底憲法改革公決的主要內容:取消總統連任限制。賦予總統任命首都市長在內的地區長官權、加強對中央銀行的控制、總統有權無限期實施戒嚴。國家在法院決定前就能沒收私有產業。建立人民義勇隊。在公共理事會的基礎上建立社會主義財產關係。實施六小時工作日。增加家庭主婦。傭人和街頭小販的社會補貼。

[13]州長調解後,資方同意以下撫恤條件:遇害工人的子女將得到與生前工資相等的補償金,直至21歲。受傷工人醫療費由資方負擔,並支付療養期間的全額工資。

[14] 總計14個警察被控槍殺工人,控案進入法律程序。

[15] 見委共十三大總書記講話。

[16] http://www.1917.com/International/Lat_Am/MxLjbwAt0UuaE0I0aT3zUu1d2Uo.html Интервью с Аланом Вудсом о Венесуэль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и6 июня 2007

[17]

[18] 汽車工人曾強調日資老闆的一次性大量解僱違反了查維斯的《勞動穩定法令》

[19] 20054月查維斯發佈法令,禁止對抗議者使用槍械武器。

[20] http://www.venezuelanalysis.com/articles.php?artno=18135 Factories - The Voices of Venezuelan Workers Wednesday, Sep 06, 2006 譯者:後新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