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们的希望、失望和绝望一起捏成一个结实的拳头

这里不下雪

拥挤的工业区

已经看清楚

一个结实的拳头

——劳工歌谣「工业区的拳头」

拳头会说话:从通钢工潮说开去

陈泰

进入21世纪后,新民国加快了企业改制的最后冲刺。2005年吉林当局拍板通化钢厂改制,一锤定音:「我们用市场换成本,用市场化思维化解国企多方面问题」[1](省国资委主任肖万民)。通钢产能居国内中游,职工近四万。必须提醒读者:诸条官方改制思路(从国有绝对控股到私有主导)均预期大幅裁员及剥离辅业。2001-2005年间,厂方迫使近两万职工内退分流。2005年中旬,收购国资经验老到的大型私企「建龙」入主通钢。

发家之初,「建龙」老板张志祥曾表白「我们与台湾中钢等先进企业的最大差距是文化底蕴不够」[2],而中钢管理口号是「铁的纪律、爱的教育」。很快,通钢承受了劈头盖脑式「铁爱洗礼」。改制后第一波裁员七千。管理层腰包猛涨,一线人员普遍减薪[3]。死命拉高劳动强度,罚款盛行动辄辞退。频繁加班吝惜工钱,粗暴压缩成本导致劳动安全恶化。鸣冤叫屈的历年上访(从各级衙门到中钢协),效果全无。二零零八金融危机砸了东亚制造业一记闷棍,通钢也应声趴窝。年底厂内高炉一律熄火,殃及职工小区供暖。虽说头脑们起劲嚷嚷「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4](董事长安凤成),却抹不掉触目惊心的等级差别:张大财主指派的总经理陈国君年薪三百万,而危机最甚时工人仅拿三百月薪。七月工潮后,张某人的班底把低薪责任推给留用高管;无论狗咬狗内幕孰真孰假,工人口袋瘪了是休想抵赖的事实[5]

数年来,省府大员自诩改制促成「职工身份置换到位」,搓着双手面有得色[6];那边厢,通钢百姓的愤懑也日渐「到位」(从锤杀厂长到拦路示威[7])。铁水停产,怒气升腾……

今年初,建龙与通钢股权分立并攫取了后者的矿山,疑似抽身。数月后,市场趋暖使钢厂稍显生机。722日,省府宣布建龙增资扩股卷土重来。723日当地传出集会号召,市警局部署「掌控或训诫」[8]潜在抗议者。724日大量在职工人游行罢工,再度上任的总经理陈国君受困毙命。曾几何时,张志祥勉励部下曰:「全身心投入我们的事业中去,甚至用我们的生命」[9]。陈马仔为私有化鲜血满地,可谓不负主公。当晚官方承诺「终止建龙集团控股通钢集团的方案」[10],工潮告一段落。7月底,温家宝总理在东北重申「加快兼并重组」[11]钢企的国策。10月中旬,警方逮捕了陈总死亡的疑犯(某通钢工人)[12];在此前后,张老板给殉职干将立碑厚葬及发放天价抚恤[13]

万人骚乱高管挺尸的「通化事变」,多少触动了统治者的神经。鹰犬出巢家臣秘议理清纠葛排查隐患,京畿塞北奔忙中。原因无他:钢铁业早成大资产者的角斗场,任何剧烈动作均会影响场内利益的分化组合。

钢铁业:资产阶级的角斗场

20世纪初日本的财阀之路相仿,新民国苦心构筑巨无霸企业群。审批、放贷与市场准入,仅是朝廷「扶持基干产业」诸般花样的几种。私人资本作为一个整体不断渗入往昔禁区,至今难克命脉地带[14]。它要更多信贷与更松管制。它要更宽投资渠道和更低私有化底线。它要油、煤、钢、机械、铁路及滚滚红利[15]。但眼前总有一堵墙……自由派舆论大声吆喝「爱这个国家,就要扶植民营企业」[16](北大教授张维迎),后台恩主却悲哀察觉「石油行业民企根本进不去;电力更难涉及」[17](西洋集团董事长周福仁)。冶金界堪称各方交错的共管区,私营势力根深蒂固;官厅的周期整顿,令一众新贵运命无常:有落难者(铁本),有登高者(沙钢),有委曲求全者(日照)。风光一时的张志祥也曾低头挨整,不久前又向宝钢出让旗下某厂股权。关起门来谈及时隐时现的国家巨掌,富豪们咧嘴苦笑「发改委一个科长能把我训得团团转」[18]

话说回来,正如国内其它经济部门,钢铁领域绝非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权力核心并不原则排斥私人资本,混合持股屡见不鲜。中层官僚或拥抱垄断重镇,或强化手头国字号集团,或引入强悍投资商,更多时候以上兼备有钱共赚。渐成气候的冶金大王毫不体恤同门弱小,益发重视「提高行业门槛」(张志祥)。红顶官商生怕份量变薄痛失圣眷,近乎病态地内外扩张——以老通钢为例,它一度极力收购海外矿产(从朝鲜到澳大利亚)改善竞争态势。毫不奇怪,虽占据全球产能半壁江山,有欠整合的中华钢铁资本还谈不上国际市场主宰。对外,它一路攻略身陷苦战(矿山收购与原料定价);对内,朝野巨头彼此勾连兼互下黑手。一句话:有产议事桌上的交易、缠斗与再瓜分,远未尘埃落地。

国际经济危机以来,钢铁业的又一轮大鱼吃小鱼加快了进程。庙堂放言借萧条东风「彻底清退那些设备落后小钢厂」[19](中钢协副会长罗冰生),继续强固相关央企。嫡系亲军的鲸吞对象,首推成色较好的杂牌[20]。借喉舌之口,钢铁「民团」摔盘骂街「行政主导式企业重组是穷折腾的典型表现」[21](《21世纪经济报道》评论员张立伟)。发泄过后,是耐心繁复的讨价还价。自由派笔杆对救市资金倾斜分配指指点点:「面对衰退,政府与其花钱,不如改制」[22](秋风)。对类似嘟囔,官家连眼皮都不抬。但执政党早非铁板一块,颇多声音承认产业政策「对国企和民营企业还没能做到事实上一视同仁」[23](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所长陈小洪)。双重标准受益方却嫌偏袒力度不够:「政府执行政策应有所区别,比如钢铁和石化」[24](武钢总经理邓崎琳),趁势鼓吹清场撤座:「有些行业不适合民营企业进入,钢铁业就是这样」[25]。邓总的民间同行闻声反击,步步为营寸利不弃:「对退出的市场参与者,应形成补贴标准」[26](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副院长李新创)。好不热闹!

成功人士的分肥内斗,总以穷苦底层为当然牺牲品。做大做强的中华资本当代史,更是一部劳工血汗史。央企上市的前奏,一向是减员增效达标「优良资产」。每每浮现兼并黑云,私家买卖立马抓牢救命草:裁人降耗引入外资参股护航。地方官宦提升产业的三板斧,首推主辅分流甩包袱。滔滔天下,「建龙」岂可例外?「国企管理只有一个根本问题没解决,就是产权」[27]——张大当家如是说。言外之意:其它均有对策。大当家收购之手伸进哪家工厂,就以操练纯熟之「劳工榨汁学」祸害一方。成规模持续裁员(遵化钢厂)。罚款、减薪缩编与拒绝伤残保险(唐山冶金锯电)。同工不同酬和拒绝失业保险(宽城铁矿)。长年强制加班且吝于付费(四川锅炉)。这是一个实力说话的世界,而资本的实力毋庸置疑。工人实力何在?工人意志何在?「公司面前我们连说话资格都没有」[28]——陈国君脚下的劳动蚂蚁默默叹息。2009724日,通钢无产者以拳头说话搅了一局,令张老板及阶级亲朋微微一怔。不快之余,上流社会更添警觉。主流传媒提笔上阵补课洗脑,自不待言。幕僚团的深层反思,按部就班拟稿中。

谋士反思:为可持续剥削构建劳资和平

对有产分子及近侍仆从的任何杀戮「绝不可存而不论」[29](《经济观察报》社论),这是统治者的第一反应。「老百姓的情绪正在失控」[30](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有待麻痹疏导,这是各色谋臣的基本调子。剥削永固的劳资和平,再次成为热议话题。去马列化毛主义思想家呼吁「思考资本积累无止境需要和工人有限生存权要求之间的平衡问题」[31](「老田」)。官养策士点头赞许:「成功改制只能出自各相关利益者的合作和妥协」[32](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韩朝华)。泛左学人加重语气:「关键是既得利益者要妥协」[33](发改委特约研究员卢周来)。一切,都指向张董陈总之流能否稍许让步。稍许让步有打有抚的新政之路,既事关老爷社稷安危,也属日常吸血的润滑必需。惯常替私人资本帮腔打旗的自由派舆论,耐着性子质问陈死鬼兼开导张主公:「面对敌意重重的社会氛围与营商环境,改制后企业如何顺利运转?」[34](《经济观察报》社论)。

可扫帚不到,老板不会自己跑掉。别说跑,退一公分都得肉搏。让步?工商阵营一片兽性嘶叫:「即使抢来的财产,也不能被随便抢走」[35](政法大学原校长江平)。张志祥自吹收购国企一直「最大限度妥善安排原企业职工」[36]。但面对下岗工人维权之举,他的看家伎俩无外警车伺候与欺哄职工代表(遵钢)。新民国的现实一百万次证明,自上而下的重大改良遥遥无期。当政寡头也好,忧国义民也好,越发把目光投向自下而上的可控纠偏。通钢工潮后,枯朽「老左」长跪不起,痛谏朝廷「充分发挥职工代表大会的作用,坚决维护职工合法权益」[37](原全总中央书记刘实)。时尚新富沉吟着,渐下决心「通过工会和职代会这些看似传统老套的平台加强与普通员工沟通」[38](《经济观察报》评论员苏琦)。与「通化事变」前后脚的林钢风潮,也出现权威批示今后改制「必须经职代会讨论通过」[39](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官僚机器看似不紧不慢,内里早有调度:以职代会制约私有化违章操作,已是国家意志[40]。话说回来,千吨公文总不如一记铁拳立竿见影。

工会也好,职代会也好,均为局部维权机构。它们是培养初步自救常识的学校,也随着琐碎改良传播劳资两利幻想。老板并不死抠每枚铜板,而富有灵活性。「建龙」曾主动结清国企欠薪平息怨言,以求顺利收购(明城钢厂)。老板国家并不一味钳制改良,而乐于牵线操纵。全总曾「热诚」款待民工工会,以换取回避罢工(澳利威事件)。不计一时得失,而以磨钝工人精神为重,是为「可控纠偏」的有产目标。

共产主义者的任务:与阶级一起成长

通钢事件中,老板枪手成筐批发的消毒文宣极力暗示工人仅是某些利益派系的炮灰[41]。诚然,中外有产帮伙不乏利用——乃至挑动——大众抗议落实本位目标的先例。雇佣奴隶的被统治地位,决定了它的任何活动难免让部分老爷借势牟利。

诚然,通钢工人队伍缺陷极多。与老板及国家靠山相比,它经验全无易于顺从,很大程度惯性地「遵循企业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原则」[42](通钢《员工守则》)。它缺乏义无返顾的斗志,或多或少指望缩在「我厂」世外桃源便可逃过市场劫难。它狭隘(对外来工的片面敌视[43])。它轻信。它侥幸。它满心与既有秩序妥协共处,恰恰现行资本主义秩序催生了无数陈国君。但这就是新民国工人阶级,我们的父老兄弟。无论集体抗争的诱因与外形如何扭曲,也毫不改变阶级自卫的本质。基层行动的任何一步,均蕴藏着彻底猛醒的潜力——正如某无名通钢工人所说:「没有领导我们干的更好」[44]。停产十小时,损失一个亿的工潮经济帐,再次反证谁才是社会生产不可或缺的中心角色。共产主义者无法也无权「预订」一群雄赳赳的完美英雄,他必须在所处历史条件下与真实存在的劳苦大众共渡急流。怎样共渡急流?帮助工人利用一切机遇(从职代会发言到罢工占厂)增进凝聚、辨清本阶级利益所在并娴熟掌握反剥削技巧,让一桩桩「通化事变」联结为苦力挣脱枷锁的有机进程。如何避免盲目损耗时间气力?如何尽早踏上这一进程?简约地说:共产主义者必须学会与阶级一起成长。

何谓与阶级一起成长?

从改善日常待遇到制止侵吞国企资产,从反失业到尝试合作社,即便战斗性工人至今仍相当欠缺对先辈事迹的了解消化。挖掘经典劳资冲撞记录及马列分析,有利于民众预知陷阱少绕弯路。

乍近共门的热情分子,难免「干大事」虚浮病与「我们发动他们」的包办代替偏见。鼓励他们靠拢乃至扎根工业区,争取融入产业工人及相近阶层,有助于初步培养自身无产视角,抑制减缓向劳资关系中间商蜕化的程度。

通钢及其它工潮的共同现象,是严重缺乏工人声音、压迫细节及职工心理演变的总结。利用可行渠道(NGO、民工子弟学校、个体访问及其它)追踪厂内动态,可及时感应生产大军深层震动。觉悟工人及共产青年对每起抗议前因后续的认识判断,将远较现今充分准确得多!

频繁「闹事」与混沌意识,是目前工运的两大特征。一心「搞政治」也好,诚恳靠拢产业工人也罢,部分赤色分子困惑消极、撂挑骂娘「这帮孙子绝对不是革命的料!」或化身改良主义事务员,均非意外。以罢工参与者采访和工厂通讯为载体,系统搜集体会结晶并揭示成败教训,意味着从刻板沉闷的蒙昧之海捕捞智慧火花及觉醒瞬间的斗争之珠。它无法杜绝动摇者的离去,但定能照亮新民国第一波工人斗争高潮的前路。把上述行动方向兼容贯通,是为现阶段最大限度服务工农解放的唯一道路。

10/12/09


[1]「‘吉林模式’:萝卜快了不洗泥?」2009-8-01|中国经营报

[2]张志祥:建龙的务实与境界http://www.zjsr.com 20080229

[3]车间主任月入可达一万元以上。一般工人月薪降至千元左右。

[4] http://www.jltg.com.cn/l_view.jsp?id=889&newstype=0 2009-04-07求变图强见行动——通钢集团董事长安凤成谈抓落实 保增长

[5]北京建龙集团重组通钢再调查20090814日《新京报》724事件后,急于洗脱自己的建龙声称改制后自己一直提议涨工资,但董事长安凤成负责的薪酬委员会考虑到改制分流的职工情绪,未涨工资。

[6] 2006年年初,在吉林省国有工业企业改革攻坚工作总结表彰大会上,通钢集团被命名为全省改制企业先进单位。

[7] 200812月,通钢炼轧厂厂长宋凯开除某酒后上班工人,被后者大锤砸死。20093月通钢退休工人大规模集会,要求清查国有资产流失

[8]「通钢高层否认策划喋血事件 吉林国资委进行反思」20090803日金羊网—羊城晚报

[9] http://biz.zjol.com.cn/05biz/system/2008/03/14/009303529.shtml张志祥:充满梦想的钢铁大王20080314日《英才》杂志

[10]吉国资发直改[2009]105号《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

[11]「温家宝:制定能源发展总规划」2009728日东方早报

[12]「通钢事件已抓捕六名工人,主犯纪宣刚」新华网1018日报道

[13]据主流传媒报导,陈的家属将得到三千万元以上抚恤金

[14] 20052月,国务院曾发布《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这份被称为《非公经济36条》的文件首次明确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等国有企业垄断的行业和领域。但200612月,国务院又出台《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明确七大行业将由国有经济控制,强调在电力、通信、石油等领域内国有经济绝对控股。

[15] http://www.21cbh.com/HTML/2009-9-29/148465_2.html「民企‘常州宣言’:集体呼吁‘五个深化’」21世纪经济报道1970-01-01

不久前,一批私人资本代表在常州开会,提出「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为民营企业创造更多的融资机会;深化第三产业领域的改革,放开管制,打破垄断,让更多民营企业进入服务领域;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破除行政垄断,让更多的民营企业平等参与上游产业领域的竞争」等要求

[16]张维迎:企业家改变中国 歧视民企损害国家利益20061227日《中国青年报》

[17]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21/HTML_DK3QXMTYXVNY_4.html 2009-07-21绕开南半球:一个民企的海外寻矿样本

[18] http://www.21cbh.com/HTML/2009-10-23/150810.html《中国企业家》2009-10-23沈文荣:独孤求胜

[19] http://www.21cbh.com/HTML/2008-11-5/HTML_G6PF4I562CPF.html 70主流企业卷入减产、降价潮:钢铁业突现全线亏损2008-11-04

[20] 2009114日中央出台的《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表示,中央企业要在国内联合重组中发挥先锋作用,力争三年内钢铁业联合重组取得重大进展,并形成若干个自主创新能力较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企业集团,国内排名前5位钢铁集团产能达到45%以上。

[21] http://www.21cbh.com/HTML/2009-9-11/HTML_51I197ORGLSO.html重组并不能消除产能过剩 张立伟2009-09-11

[22] http://www.21cbh.com/HTML/2009-3-16/HTML_C382LUL9G8ST.html政府与市场可互相矫正2009-03-16

[23] http://www.21cbh.com/HTML/2009-6-15/HTML_A072WWD2M1NO.html漫长的修炼:并购时代中国企业需要市场化选择——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所长陈小洪2009-06-12

[24] http://www.21cbh.com/HTML/2009-3-10/HTML_XV08N10ALWF0.html洗牌是钢铁业大势所趋2009-03-10

[25]同上

[26]「钢铁业‘落后产能淘汰’河北样本」2009-05-05

[27]同注释8

[28] http://www.qlwb.com.cn/display.asp?id=429641被边缘化的通钢“主人翁”《齐鲁晚报》2009-08-05

[29]国企改制的善终之途2009-08-24《经济观察报》社论

[30]通钢事件是我国劳资关系发展的标志性事件20090810日新华网

[31]「资本积累进程中的高昂社会成本:以陈国军被围殴致死为例」二○○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老田

[32]建龙张志祥潜行记20090817日中国企业家

[33]卢周来:公平的权利分配优先于市场2009-09-21

[34]「国企改制的善终之途」2009-08-24《经济观察报》社论

[35]「江平:‘抢来的财产’亦应受保护」2007-05-11来源:国际在线

[36] http://www.zjsr.com「和谐共赢 回报社会」20070101

[37]关于维护宪法权威、捍卫社会主义国有经济、重建公有制主体地位的倡议——从通化钢铁厂事件说起

[38] http://www.eeo.com.cn/observer/shelun/2009/07/29/145900.shtml「暴戾通钢」2009-07-29经济观察网评论员苏琦

[39] http://www.21cbh.com/HTML/2009-8-19/HTML_6KREJ14M9S31.html林钢改制也叫停2009-08-18

[40] 2003年底,国务院国资委《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规定,国有控股企业改制为非国有控股企业,改制方案必须提交企业职工代表大会或职工大会审议,并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及时向广大职工群众公布。

[41]主流传媒强调724事件期间,通钢炼铁厂食堂面向所有人提供免费午餐和饮水。并反复报导工厂周边的附生经济。

[42] http://www.jltg.com.cn/l_view.jsp?id=20&newstype=3《员工守则》2008-12-17

[43]建龙一度向通钢输入几百名外来工。部分本地工人对一面裁员一面引进外地工表示不满。

[44]通钢高层集体辞职 生产照常进行2009-07-29《中国企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