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卡寥沃風波:
「影帝總理」與工人鬥爭

李星

編者按:此文報道了最近俄羅斯一連串工人鬥爭,值得參考。文章也多少觸及局部鬥爭與革命性社會改造的關係,不過大概由於篇幅,作者未有詳細發揮,所以也沒有來得及把兩者的應有關係認真分析,可能會讓人覺得作者好像把兩個方面的東西混在一起,再拿單個標準去量度和否定。希望將來作者(還有各位網友)對這個題目為文發揮一家之言,相信這能促進討論。


經濟蕭條橫掃俄羅斯,一年有半。官方通報今年前六個月工業產值下跌14,8%,暫無回升跡象。股市縮水與銀行重組,使跟風炒股分期購房的眾多小資血本無歸。壟斷資本卻穩坐釣魚船:「軍特系」中央連發急令,以出口退稅、貿易壁壘、債務延期及天文數字救市資金捍衛大有產者的錢袋。一面結寨固守,莫斯科也向周邊勢力範圍輸血解困,加深政經影響[1]

督促朝廷開倉放糧「保護民族產業」之餘,一班頂級富豪舉起了強化壓榨的刀。工資拖欠再成風氣,「自願減薪」氾濫遍地。大型國企早已待遇分化:保持高管巨額年薪[2],卻連砍職工補貼(「瓦斯汽車」集團)。哪怕經營良好,財東仍不依不饒「人力成本合理化」擴招臨時工(納霍德卡漁港)。以飯碗為要挾,威逼雇員「申請」免費加班(雅庫特鑽石開採)或預簽辭職信(特維爾機車廠),也算老闆的一記狠招。儘管西方背景的維權人士合十祈禱「國家應扮演關鍵角色,為企業職工與本市居民的疾苦著想」[3](「瓦斯汽車」獨立工會主席佐洛塔寥夫),統治者緊繃階級爭鬥的弦。針對潛在火花,官府爪牙多方維穩。內務部增設「反極端主義局」,對群體事件嚴防死守;官方豢養的主流工會,猛拍胸脯「確保國內勞動者擁護政治領導層的反危機措施」(2009525日「獨立工聯」主席施瑪科夫講話),可謂雙保險。

但肚子餓是最大的真理……

皮卡寥沃下崗工人:遊行攔路盼青天

九十年代末,是俄羅斯壟斷資本極限擴張的黃金歲月。「葉系家族」財團領軍人之一捷利帕斯卡(號稱全俄首富),近十年前收購西北小城皮卡寥沃(列￿格勒州)的制鋁黏土廠。市內人口兩萬五千,五千職工在三座配套工廠就業。世界危機使冶金業景氣轉淡,捷某人有意擱置黏土生意。今年初,銷路不暢與原料漲價讓黏土廠徹底停產。1100名工人大半掃地出門,其餘兩廠跟著「休假」。去年11月數千工人首次集會反對減產,效果為零。今年2月一批職工連署呼籲普京為民做主,效果為零。同年4月上百職工前往彼得堡請願,效果為零。稍後近千工人再赴市政府請願,效果為零。小城瀕臨社會死亡:官發低保杯水車薪,煤氣熱水欠費停供。當地老爺應對及時加派警力嚴禁鬧事,但恨恨跺腳的順民已難自我克制。今年62日,三百工人七小時自發封堵某一級聯邦公路,致使438公里車流阻塞。愛國政客立馬揚言懲辦暴徒:「(攔路工人)鼓吹社會仇恨從事極端主義行徑,應追究刑事責任」[4](俄共中央委員兼國會議員塔·普列特涅娃)事有點翻騰大了。

次日,五千警衛環護下普京降臨凡塵。攝像機前,「影帝」總理做足好戲。他冷峻放話:「結清4124萬盧布欠薪。截止日期:今天!」[5]。他申斥喃喃裝慫的名流廠東。他與群眾親切握手,捎帶笑駡「別再犯法!」。當晚工錢到手煤氣重燃熱水再淌,微員末吏滿城亂竄淨街刷牆。好一幅青天佑民圖!

必須提醒中國的先進工人與進步青年:「正義判官」鐵面罩之內,隱伏上層紅利的冰冷盤算。捷利帕斯卡貌似焦頭爛額(今年初他的某境外冶金廠也爆發討薪工潮),卻未打消各項收購意向。無他,整座國庫支撐著大資本的江山。去年12月,內閣撥出45億美元,助他對付境外債權人。今年6月初普京出席國控銀行高層會,批准捷某延期還款,更追加「扶持本土汽車」專項贊助6億美元。黏土工人的活命錢,「全俄首富」未掏一文,推給國控「外貿銀行」埋單。同時,總理大人「懇請」上游原料(霞石)商削價供貨並指示鐵路部門調低運費,讓工廠儘快複產。此外,他要求金融系統補足「顧全大局」原料商的損失。一句話:滾滾紅利流向資產階級,精神麻醉注入無產階級。消毒彌縫工程緊鑼密鼓:「停產期間人們幾乎喪失對政府的信心。今日信心恢復如初」[6](黏土廠工會主席安特羅波娃)。做足鋪墊後,6月下旬資方與廠工會簽訂「暫時凍結」基本福利的新集體合同。

每現政經危情,便犧牲底層渡己過河。每逢買賣虧空,便以人民血汗「固我國本」。每遭大眾反擊,便拋撒小錢權充恩惠。每曲「同舟共濟忽悠歌」唱畢,便迅疾出手反切一刀……精熟馭民術的有產大廈高端住戶,如此這般地處處落實自身階級利益的最大化。

但資本江湖遠非和諧樂園。林立的幫派,充斥火並、暗箭與地盤糾葛。與東鄰新民國相仿,普京朝廷不懈攫取財稅渠道,將社保開支推向各級地方。能源與冶金大王乘虛而入,高談「生意人的社會責任」貼補州市當局。有限解囊,使一批油氣礦業公司手握土皇帝生殺實權。財大氣粗的朝廷強力擴張國企重鎮,讓部分私人資本成日訴苦軍特系「扼殺民間首創精神」(總商會副主席尤爾金斯)。危機乍起,他們又改口撒嬌「工廠缺乏清晰前途將使職工踏入絕望邊緣,激變為社會爆炸!」[7](化工巨頭瑪捷平),加入瘋搶救市資金的戰團。朝廷接過話茬敲定「以股份換貸款」,力推新一輪業界洗牌。私企代表心知上述「國有化」等同讓全社會替資本家補窟窿,倒也半推半就。行政機器中層齒輪有樣學樣,化危機為商機。州級長官們或「應群眾呼聲」撤換高管(庫茲巴斯煤礦),或假手關係戶銀行謀求控股權抵押(阿穆爾礦業),或以制止裁員為由介入經營(西伯利亞造紙),或打著消除勞資糾紛的旗號強行轉移產權(烏拉爾機械製造)。2009年的俄羅斯,高度交融的權力與資本再次「深度勾兌」……

主人忙於安內攘外撈大錢,奴隸狀態如何?

汽車業獨立工會運動:偏見與覺醒並存

2006年,多家車廠的小批工人及多位專職社工成立「跨地區汽車工會」(МПРА)。它團結了近年罷工運動的部分骨幹,且有一夥泛左活動者加盟。成立前後,МПРА得到歐美主流工會的訓練援手。今年77日普京接見德國「IG Metall」工會主席,陰冷聲稱「МПРА不是工會,而是極端主義社團」。那邊廂,「極端社團」扯著嗓子獻計獻策:「動員希望克服危機毀壞性後果的全部建設性力量,以求保存關鍵民族工業部門的工作崗位、實現國內社會穩定安寧」[8]МПРА就金融危機的聲明)。一場誤會?!絕對不是。

遭人踐踏的現實,讓少量工人嘗試抵抗;組織程度低、骨幹數量稀薄與缺乏裂變性工鬥實踐,培養了濃厚妥協心理與司法迷信[9]。零星積極分子舉步惟艱。他們企圖傳播日常自衛的工會常識,往往慘遭調職、罰款、開除直至被誣販毒(雅庫特鑽石開採)。寫給檢查官的控訴,通常無疾而終。晦暗背景下,汽車工人發起第一輪衝鋒。西北福特廠以連串罷工撼動洋老闆,換來少許改善與更多彈壓。廟堂高處遞下簡約批示:「應保持平衡,不多餘干涉工會與生意」[10](普京)。2007年列￿格勒州和彼得堡市的九起罷工(汽車、冶金與食品業)統統判定「非法」,是為有產秩序之「平衡」。外資與本土汽車老闆心領神會,旋即冒出襲擊工人恫嚇家屬的大量暴行。在西北,通用廠工會幹部近十次遇險。福特廠工會自衛隊抓獲多名打手,均被警方開釋。

若以為流氓拳腳能讓老闆從此耳根清淨,未免低估無產者的韌性。若指望資方黑手能讓工人瞬間看清本質,未免小瞧偏見濁流的滲透。「各地工會骨幹連遭毆打恐嚇。但我們將繼續奮鬥」[11](彼得堡通用公司獨立工會主席葉·伊萬諾夫),同時念咒般叨咕「工會是恢復法律(公正)的工具」[12](塔加斯汽車工會執委佈雷茲加洛夫)。無論怎樣,只要工人踏上有組織抗爭之路,便有潛力掙脫物質精神的雙重枷鎖。廠內特務現象,使滿腦子「良性互動」的維權工人秘密行事(塔加斯汽車)。貧瘠財源與樸素自尊,讓МПРА多數幹部留守車間(比如福特汽車工會主席、焊工艾特曼諾夫)。勞資互鬥的進程,永藏社會革命潛力;馴服強大工運的改良主義,才最致命。但「強大工運」的唯一源頭,是千百苦力的覺醒奮進,而非主流NGO培訓班教材。先有倍倍爾,後有艾伯特。兩根歷史性標杆之間的天地,給先進工人預留了尋求「中央突破」的機遇。

入秋,皮卡寥沃黏土廠再現欠薪與恐慌。有產謀士皺眉進言:「政府首腦干預(勞資)衝突,算不上解決辦法。其它受困企業的職工會有照搬榜樣(堵路請願)的念頭」[13](原副總理兼商界代表亞·紹辛)。青面獠牙的維穩後手備齊停當。暫時,聯邦公路網暢通無阻……

20091210


[1] 自去年至今,俄國給予中亞各國、白俄羅斯與亞美尼亞大筆貸款,以度過危機。

[2] 今年7月,斯維爾德洛夫州議會的調查表明,當地大型國企高管年薪都在百萬美元左右。

[3] http://www.ikd.ru/node/11199 08.10.2009 заявление профкома ОАО АвтоВАЗаЕдинство」:「Проблемы предприятия должны решаться по-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му, в интересах общества

[4] http://www.russianews.ru/newspaper/24248/24288 4 июня 2009 г. Пикалевское пике

[5] http://news.ng.ru/2009/06/04/1244122484.html 04.06.09 Путин требует погасить долги перед работниками в Пикалево

[6] http://svpressa.ru/issue/news.php?id=9739 5.06.09 Второй день по Пикалево ездят броневики

[7] http://www.ng.ru/economics/2009-10-29/4_pikalevo2.html 2009-10-29 / Искусственное повторение пикалевского сценария

[8] http://socialism.ru/article/reporting/mpra-conference 14 января 2009 Заявление совета МПРА в связи с кризисом

[9] 俄國近十年工人運動的更具體情況,見筆者「沼澤行軍:俄羅斯赤色工運報告」

[10] http://www.ng.ru/politics/2009-06-09/1_partia.html 2009-06-09 Партия власти потребует ответа от бизнеса

[11] http://www.novayagazeta.ru/data/2009/014/13.html 14 от 11 Февраля 2009 г. Теперь ходи и оглядывайся

[12] http://www.marksizm.info/content/view/4932/33/ 30.11.2008 Интервью с С. Пенчуковым и С. Брызгаловым - активистами профсоюза МПРА-ТАГАЗ

[13] http://www.rg.ru/2009/06/25/shohin.html Кризис как учитель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4938 (114) от 25 июня 2009 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