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萬五成了代罪羔羊

許由

編者按:最近樓價急升,小市民叫苦連天,而一些議員開始要求政府重新建設居屋。但是商界立刻用1998年董建華的「八萬五」建屋計劃怎樣導致樓價大跌來恐嚇市民,所以千萬不要要求重建居屋云云。但是「八萬五」真的是當年樓價大跌的原因嗎?我們在此重新貼上11年前的一篇舊文的其中後半,讓大家溫故知新。原文題目是《七八八五整瓜香港?》,載於《先驅》第49期,19988月。參看:http://www.xinmiao.com.hk/0000/4907T.htm

信報社評一再強調,董建華的十年建屋計劃「定額大量供應物業,意味未來物業又多又廉宜,扼殺人們置業要及時的意念,導致物業市道由賣家變為買家市場」。(199871日)這種論調一直也有不少中產者及小業主支持。

稍有頭腦的人都知道樓價大跌,是因為過去樓價太高,高得完全脫離購買力。而箇中罪魁禍首又是政府、銀行及大地產商。曹仁超不去追究他們,一味把責任往八萬五身上推。實際上「八萬五」同樓價大跌並沒有必然關係。在樓市崩潰前,人人都說房屋供不應求。事實上,過去多年來,統計顯示每年公營與私營房屋都出現幾萬個單位的供應不足,預計未來多年也是如此。所以,董建華去年七月宣佈八萬五計劃,並沒有多少人認為這樣會使供應增加到足以搞垮樓市的地步。而事實上當時的樓價還一直在升。大跌市是幾個月之後的事,而且直接肇因於亞洲危機的因素。雖然信報從頭起就反對八萬五計劃,但是所根據的理由不是這樣會弄垮樓市。八萬五整瓜樓市是幾月之後才製造出來的藉口。他們之所以要以八萬五來作代罪羔羊,不過是為托住樓市尋找理論根據而已。但問題在於:樓價大跌,對一小撮富豪可能是罪無可恕之事,但對普羅大眾,包括小業主與中產者,都只會是好事。只有與購買力相適應的樓價才勉強算是較為合理的價格。而目前樓價雖已大跌,實際上還是多數人買不起的。所以,即使「八萬五促使價樓大跌」論真正成立,我們普羅大眾也一樣可理直氣壯地說:跌又何妨?

有人說,樓市大跌也害苦了許多小業主,因為他們的資產貶值了。其實,對於那些自住小業主(大部份小業主都是自住)而言,資產上的貶值純屬帳面數字而已,根本不影響他們的收入。真正受影響的是那些在去年樓價高峰期開始買入單位並供樓的人。這些人中不少連上車供會也做不到。上了車的也非常吃力。但是,他們的奮鬥方向不是站在大地產商那邊去要求托市。(這樣其實只是充當了前者的爛頭卒而已),而是一方面迫使政府以低息貸款去幫助他們渡過難關,一方面同普羅大眾一起去爭取管制樓價及租金,打擊地產壟斷,他們尤其要擺脫曹仁超之流那種迷信市場萬能的種種歪論的影響。


延伸閱讀:

《救樓市如挫弱扶強,必須反對!》,劉宇凡

《先驅》第49期,19988

http://www.xinmiao.com.hk/0000/4906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