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團結捐助劉漢黃,關注工傷工人生存權

一位國內青年工人

親愛的朋友:

也許你聽說過怒殺台商的工傷工人劉漢黃,也許竟還沒聽說過,這本是一個該喚起更多人關注的案件,但目前的反響卻不是很大。有人說劉漢黃不該殺人,但俗話說: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年僅26歲的工傷工人劉漢黃正是在廠方一再壓迫甚至暴打之後,在最起碼的生存權失去保障之後,做出這個絕望的舉動。2008922日,劉漢黃進入東莞大朗展明五金公司工作,簽了一年勞動合同,公司卻沒有為劉漢黃辦理工傷保險。28日,入廠不到一周的劉漢黃上班時被機床紮傷,送醫院後右掌被截,傷殘五級。公司違反國家法律,不再給他發工資,不願支付法定的工傷賠償,並試圖用暴力趕他出廠。2009615日中午,劉漢黃要外出被保安攔下,與公司高管發生糾紛後被暴打,激憤下持刀捅人,三名台商二死一傷。

事發前兩天,劉漢黃曾經想跳樓自殺,足見其承受的巨大痛苦和絕望。“出外打工——發生工傷——漫長協商過程——勞僱關係中的弱勢處境——職災後的身心創傷”,在我們多少打工者身上都曾發生過!在劉漢黃事件全過程中,勞動執法部門的不作為和瀆職,縱容了資方的暴虐不公(小劉及其弟弟多次遭暴打,並連人帶行李地被扔出工廠);勞動爭議仲裁制度走完全程耗時長(至少800天),弱勢受傷工友身心、生活難以承受;有關部門枉法裁判,五級傷殘勞動仲裁只有5萬餘元;當事人之間權利義務關係明確,不先予執行將嚴重影響申請人的生活,在劉漢黃提出先予執行的情況下,對方有執行能力,東莞市法院卻沒有執行到位。為了司法公正,刑事審判應當充分考慮各方責任與案件的因果關係,如果讓一個工傷工人承擔全部責任,即使在法理上也實難讓公眾接受。可以想見:如果不是被侮辱、被刁難到了極點、如果不是精神崩潰到了極點、如果不是被毆打後的被動反擊,以劉漢黃忠厚老實的性格、僅存的左手,是沒有力量、也沒有勇氣刀刺三名台灣高管的。

試問各位朋友,如果這次我們盡了力支持小劉,卻不幸未能挽救他的生命,那麼當任何一個普通底層勞動者發生這樣嚴重的工傷時,他的最起碼的生存權和生存的尊嚴又將如何得到保障呢?

不過,我們仍然心存一線希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黃爾梅在新聞發佈會上的表態,積極賠償被害方經濟損失並獲其諒解的,人民法院依法可酌情從輕處罰。最高法院一個司法解釋也說道:“被告人已經賠償被害人物質損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為量刑情節予以考慮”(《最高院關於刑事附帶民訴範圍問題》,20001213日,法釋[200047號)。另外,結合最高人民法院從2007年收回死刑核准權及其他近年來的一系列舉措,充分表明了最高審判機關日益嚴格控制死刑的趨勢。

倘使劉漢黃及其家庭能向被害方提供其要求的140萬賠償並獲其諒解,則其免予一死並非沒有可能,但更需要廣大工友和社會各界朋友的關注和支持。比如說,一個人捐了10萬,與一萬個人每人捐10塊,效果顯然是不同的。更何況湊集這筆錢,同樣需要大家的捐助。這筆賠償包括了幾個被害台商家屬提出的死亡賠償金等費用,總額1441951.4元,細目清單詳見小劉的辯護律師手記(詳見附錄)。劉漢黃家屬在網上公佈了劉父劉方的賬戶(工行賬號:6222 0224 0800 0856 883戶名:劉方。證明材料的照片和截圖,詳見附錄)。從917日發起捐助救援起,每週都會公佈捐款賬戶細目(截圖公示。該帳目已開通網上銀行查詢功能。詳見附錄)。

由劉漢黃案的司法時間表(詳見附錄)來看,現在剩餘時間已越來越少、但仍有可能捐助小劉。“根據最高法院一個司法解釋,普通程序審理的一審刑事公訴案件審理期限為1個月,不遲於1個半月,特殊情況下再延長1個月,附帶民訴案件的刑事案件(劉案即屬此類,但扣除作精神病鑒定的期間)經院長批准可延長2個月。”一審從受理到判決的期限應有四個半月,到二審,甚至到最高院的覆核決定之前都可以努力的。不拋棄,不放棄,救人如救火。現在真是“劉漢黃命懸一線,社會救助正當其時”!!

為了讓單手怒殺無良台商的工傷工人劉漢黃獲得公平對待,免於死刑,我們呼籲廣大工友和社會各界朋友,大家手牽手,一起為救援劉漢黃出力。捐助救援劉漢黃,維護我們每一個勞動者的生存權和尊嚴!


附錄:

1、捐款詳情——紅花草互助團隊的捐款救援呼籲書(最早的呼籲書)http://honghuacao.com/thread-298-1-1.html

2、管鐵流《律師手記:非為一個人的辯護——關於劉漢黃案(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106ec50100eq3d.html

3、劉漢黃事件經過(從工傷到司法過程):

2008922,劉漢黃進入東莞大朗展明五金公司工作,簽了一年勞動合同,約定每月工資770元;入廠時,展明五金公司沒有為劉漢黃辦理工傷保險。

2008928,未經勞動技能和安全知識專業培訓的情況下上崗作業,入廠不到一周的劉上班時被機床紮傷,送醫院後右掌被截。不足二十五天,劉因貧被迫出院。期間,資方提供的生活標準僅每餐五元,卻還時常拖延。

20081125,工傷鑒定出結果,傷殘五級;200812月,市勞動爭議仲裁庭大朗分庭對劉漢黃的申訴作出裁決:展明公司一次性賠償劉50713.7元。劉漢黃認為賠償偏低,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20081126,劉漢黃勞動能力鑒定完成後,資方沒有再向劉支付工資。據統計,工傷後長達九個月的治療、康復和病休期間,資方陸續支付資金僅8608元,包括停工留薪期的工資、醫院護理費、生活必需費用和劉的弟弟在劉住院期間照顧他所發生的費用。即扣除兩個月的停工留薪期工資1447元,資方僅付7161元。小劉花了4000元律師費請到律師代理後,解除勞動關係並立即提起了勞動仲裁申請(20081222)。由於劉家極為貧困,經協商後小劉繼續在展明廠吃住,而食宿費全部記下將來在賠償款裡扣除。同時廠方安排劉漢黃做清潔工作。

廣東資深勞動法律師肖勝方認為,依據法律規定,傷殘五級情況下,如果劉漢黃自己不提出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就不能單方解僱。既然劉漢黃還是員工,就應享有和其他同事一樣的食宿權利及其他薪酬福利待遇。在勞動能力鑒定以前,廠方應該支付停工留薪期的工資;在鑒定之後,如果還沒解除合同,廠方有義務重新安排崗位,否則,員工則可以要求廠方按照原來的標準給付工資。但在這期間劉漢黃卻還遭受廠方經常性的辱駡和刁難。負責工傷的公司副總經理邵正吉更是多次揚言要趕他出公司。甚至2009年春節前,臘月十五展明廠放假,封了宿舍停了食堂。劉漢黃走投無路,只好在親屬資助下,去東莞某鎮老鄉處直到過完年。

20091,東莞市勞動爭議仲裁庭大朗分庭開庭審理劉漢黃工傷索賠案。裁決廠方向劉漢黃支付賠償僅約5萬元人民幣。不服仲裁裁決,劉漢黃又依法訴諸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2009316,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對劉漢黃工傷索賠案適用簡易程序開庭一審。廠方向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曾辯稱,本次受傷是因為劉漢黃不聽廠方勸告造成的。

20095月底,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資方被判向劉漢黃賠償177293元,扣除前期醫療費用後,還應賠償劉16.9萬元,包括5次假肢安裝費用。劉起訴狀中提出安裝12次假肢的要求被駁回,而展明公司則認為賠償數額過高,雙方都提起上訴。資方明知劉漢黃處境艱難,卻沒有在其認可的9萬元範圍內向劉漢黃支付部分款項,而是完全漠視劉漢黃的困境。而廣東康怡司法鑒定中心程主任談到,此案判賠17萬不算多,應判25萬才算合理。

200962,劉家交了6500元後請求法院對展明廠進行財產保全(但是按最高法院的司法救助原則和有關法條,法院應該使劉漢黃免交這筆對他來說的鉅款)。就在法院實施財產保全查封展明廠價值17萬元的設備後,由賴某帶頭的一夥廠方人員迅速闖入宿舍將劉漢黃暴打一頓,然後把人架著行李一起拖走扔出廠外。

2009613,展明公司再次趕人,劉漢黃以跳樓做抗爭。據說跳樓之前廠方至少三次直接暴力驅逐劉漢黃。但這最後一次劉漢黃徹底衝動了。最終劉漢黃在不經意中被消防員拉下來,跳樓沒跳成。之前劉漢黃曾找到廠方,要求不提供食宿就給點路費回貴州。廠方照例強硬拒絕。

2009615日中午1220分左右,劉漢黃要外出,他和工傷案件的代理律師電話約好,再次商討工傷賠償案件的處理,卻被保安攔下,與公司高管發生糾紛後被暴打,激憤下持刀捅人,致三名台商二死一傷。

2009618,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展明公司的上訴,維持一審法院的判決。

20096月下旬,劉漢黃被東莞市檢察院以涉嫌故意傷害罪批捕。83,律師向大朗法庭遞交遞劉漢黃工傷案件執行申請材料。86,由東莞市人民檢察院移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劉漢黃被押於東莞市第二看守所。

200997日上午910,劉漢黃案在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大審判庭一審開庭。10,法院決定,在一審期限即將屆滿兩個半月時,“再延長兩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