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工人階級的“國有情結”而歡呼

發佈: 2009-7-29 10:22 | 作者: 嚴元章/李民騏 | 來源: 中國工人研究網

通化鋼鐵公司工人為抵制私有化而集體請願,並憤起打死私營企業建龍公司委派的總經理陳國軍,此事件引起了社會各界廣泛關注。通化鋼鐵公司本為大型國有企業,建龍公司因覬覦其良好業績於2005年參與收購通鋼,隨後排擠原企業管理層,剝奪工人監督權,實際控制了通鋼的管理。該公司控制通鋼後,劣政頗多,所作所為專以損害廣大工人幹部利益而肥了一小撮人為能事。去年經濟危機,鋼鐵業效益下降,建龍公司乃金蟬脫殼,退出通鋼。有錢它獨賺,風險工人擔;官商勾結,吞併國企,十年暴富便是這家私營公司的經營之道。經通鋼廣大工人幹部努力,今年上半年,通鋼終於扭虧為盈。剛剛轉虧為盈,建龍公司又趕來搶奪果實。奇怪的是,吉林省國資委竟然批准該公司控股通鋼,實際上意味著通鋼的私有化。這一決定,沒有經過通鋼黨委討論,沒有職代會參與,違反黨的組織原則,違反國家相關法律和政策。難道是國資委不懂法?難道國資委可以不服從党的領導?

那位剛剛被委派擔任總經理的陳某竟敢放出狂言,要讓通鋼工人全部下崗,丟掉飯碗!如此肆無忌憚,如此喪心病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為私有化殉葬,有人為之惋歎,聲言要追究工人的法律責任。然而十多年來,在這種私有化改制導致的千千萬萬下崗工人中,因生活貧困、有病難醫、精神抑鬱自殺身亡者不計其數,可曾有人受到追究?而這一切都是在“健全法制”,經濟快速增長,全國一派鶯歌燕舞的景象中發生的。

吉林省國資委在新聞發佈會上,竟然將引發這次事件的部分原因歸罪於職工的“國有情結”!作為代表人民執行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職能的政府機關,自身沒有“國有情結”,卻因為普通職工的“國有情結”而耿耿於懷,不知是何道理?是不是自己的“私有情結”在作怪?國資委難道不該問一問,矛盾激化到如此程度,企業職工的“國有情結”又是因何而來,又為何如此“頑固不化”呢?

今年是毛主席親手締造的、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周年。對於中國廣大勞動人民來說,也是“解放”六十周年。解放前,在地主、資本家、帝國主義的壓迫下,工人農民沒有任何權利,當牛做馬,過的不是人的日子。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是共產黨、新社會才把鬼變成人。

解放了,勞動人民翻身做了主人。社會主義改造以後,消滅了資本主義私有制,消滅了剝削,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代替了剝削壓迫的制度。在社會主義的國營企業裡,工人階級不僅有鐵飯碗,老有所養、病有所醫,而且有尊嚴、有地位,參加企業管理,是國家的領導階級,過的是人的日子。工人階級的“國有情結”就是這麼來的,這樣的“國有情結”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光榮,是工人階級的偉大歷史記憶。資產階級無法理解,也不配有這樣的人的情結。

正在通鋼事件爆發之際,河南傳出一起離奇的“開胸驗肺”事件。說的是一家私人耐磨材料廠的普通職工張海超,因患塵肺病屢屢得不到政府相關部門認證,毅然當眾開胸驗肺,與資本家勾結的職業病防治中心居然仍不承認張海超所患的是塵肺職業病。想當初,在社會主義國營企業,怎會發生這種把工人不當人的事?與社會主義國營企業的工人相比,如今中國工人所過的日子,無論是農民工還是城市工人,哪裡是人的日子,哪裡有人的尊嚴?

據說,資本家擔心,如果將張海超確診為職業病,很多與他情況類似的工人就會要求賠償,資本家就要破產。中國的資本家好可憐呢,為了賺錢,連工人的起碼生命安全都顧不上。私有企業的效率好高啊!撫今追昔,中國工人階級怎能不嚮往社會主義,怎能沒有“國有情結”?

通鋼事件,直接的導火索,是因為私營企業建龍公司圖謀將通鋼私有化占為己有。該公司之所以為所欲為,陳某之所以無所顧忌,大約是因為類似的“操作”已經司空見慣,而工人不過是“弱勢群體”,從來不放在他們眼裡。確實,自九十年代以來,各種非法的或雖然形式上合法而實際上害國害民的私有化就席捲中華大地。據報道,全國不到1%的家庭擁有全民財富的70%以上。這些暴富階層,在短短十來年時間裡積聚起來的數以十萬億計的財富,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由於“先進生產力”,有多少是通過掠奪勞動人民幾十年辛勤勞動積累起來的社會主義公有資產和集體資產,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帳。

其實,他們自己也是色厲內荏,一邊瘋狂聚斂財富,一邊準備好幾本護照,加入外國籍,將子女安頓在國外,拼命轉移資產,恐怕就是因為害怕有朝一日弱勢群體不再弱勢,再來一次革命,清算他們的罪行。

另外有一些人,一心想搞“顏色革命”,以為換個招牌,換個黨名國名,再來個改旗易幟,就可以把髒錢洗乾淨,頂多再表演幾下“親民秀”,就可以哄得人民不再追究他們的原罪。其實,這是掩耳盜鈴,癡心妄想。通鋼工人已經表現了他們的“國有情結”。其實何止是通鋼,經歷過毛澤東時代的老工人,哪個沒有“國有情結”?受了老工人影響的新工人、工人階級後代又難能沒有“國有情結”?一長大就趕上了市場經濟,以為世上就只有老闆和打工的,以為當工人天生就低人一等,只有被人使喚、任人糟踏,連賴以為生的工資也要靠乞討才能得來,這樣的來自農村和城市的工人,一旦瞭解了他們的先輩曾經過著人的而不是鬼的日子,是國家的領導階級而不是作為可憐對象的什麼弱勢群體,難道不會同樣加入“國有情結”的行列?

這就是“國有情結”——中國工人階級最寶貴的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