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国有情结”而欢呼

发布: 2009-7-29 10:22 | 作者: 严元章/李民骐 | 来源: 中国工人研究网

通化钢铁公司工人为抵制私有化而集体请愿,并愤起打死私营企业建龙公司委派的总经理陈国军,此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通化钢铁公司本为大型国有企业,建龙公司因觊觎其良好业绩于2005年参与收购通钢,随后排挤原企业管理层,剥夺工人监督权,实际控制了通钢的管理。该公司控制通钢后,劣政颇多,所作所为专以损害广大工人干部利益而肥了一小撮人为能事。去年经济危机,钢铁业效益下降,建龙公司乃金蝉脱壳,退出通钢。有钱它独赚,风险工人担;官商勾结,吞并国企,十年暴富便是这家私营公司的经营之道。经通钢广大工人干部努力,今年上半年,通钢终于扭亏为盈。刚刚转亏为盈,建龙公司又赶来抢夺果实。奇怪的是,吉林省国资委竟然批准该公司控股通钢,实际上意味着通钢的私有化。这一决定,没有经过通钢党委讨论,没有职代会参与,违反党的组织原则,违反国家相关法律和政策。难道是国资委不懂法?难道国资委可以不服从党的领导?

那位刚刚被委派担任总经理的陈某竟敢放出狂言,要让通钢工人全部下岗,丢掉饭碗!如此肆无忌惮,如此丧心病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为私有化殉葬,有人为之惋叹,声言要追究工人的法律责任。然而十多年来,在这种私有化改制导致的千千万万下岗工人中,因生活贫困、有病难医、精神抑郁自杀身亡者不计其数,可曾有人受到追究?而这一切都是在“健全法制”,经济快速增长,全国一派莺歌燕舞的景象中发生的。

吉林省国资委在新闻发布会上,竟然将引发这次事件的部分原因归罪于职工的“国有情结”!作为代表人民执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职能的政府机关,自身没有“国有情结”,却因为普通职工的“国有情结”而耿耿于怀,不知是何道理?是不是自己的“私有情结”在作怪?国资委难道不该问一问,矛盾激化到如此程度,企业职工的“国有情结”又是因何而来,又为何如此“顽固不化”呢?

今年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对于中国广大劳动人民来说,也是“解放”六十周年。解放前,在地主、资本家、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工人农民没有任何权利,当牛做马,过的不是人的日子。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是共产党、新社会才把鬼变成人。

解放了,劳动人民翻身做了主人。社会主义改造以后,消灭了资本主义私有制,消灭了剥削,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代替了剥削压迫的制度。在社会主义的国营企业里,工人阶级不仅有铁饭碗,老有所养、病有所医,而且有尊严、有地位,参加企业管理,是国家的领导阶级,过的是人的日子。工人阶级的“国有情结”就是这么来的,这样的“国有情结”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光荣,是工人阶级的伟大历史记忆。资产阶级无法理解,也不配有这样的人的情结。

正在通钢事件爆发之际,河南传出一起离奇的“开胸验肺”事件。说的是一家私人耐磨材料厂的普通职工张海超,因患尘肺病屡屡得不到政府相关部门认证,毅然当众开胸验肺,与资本家勾结的职业病防治中心居然仍不承认张海超所患的是尘肺职业病。想当初,在社会主义国营企业,怎会发生这种把工人不当人的事?与社会主义国营企业的工人相比,如今中国工人所过的日子,无论是农民工还是城市工人,哪里是人的日子,哪里有人的尊严?

据说,资本家担心,如果将张海超确诊为职业病,很多与他情况类似的工人就会要求赔偿,资本家就要破产。中国的资本家好可怜呢,为了赚钱,连工人的起码生命安全都顾不上。私有企业的效率好高啊!抚今追昔,中国工人阶级怎能不向往社会主义,怎能没有“国有情结”?

通钢事件,直接的导火索,是因为私营企业建龙公司图谋将通钢私有化占为己有。该公司之所以为所欲为,陈某之所以无所顾忌,大约是因为类似的“操作”已经司空见惯,而工人不过是“弱势群体”,从来不放在他们眼里。确实,自九十年代以来,各种非法的或虽然形式上合法而实际上害国害民的私有化就席卷中华大地。据报道,全国不到1%的家庭拥有全民财富的70%以上。这些暴富阶层,在短短十来年时间里积聚起来的数以十万亿计的财富,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由于“先进生产力”,有多少是通过掠夺劳动人民几十年辛勤劳动积累起来的社会主义公有资产和集体资产,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本帐。

其实,他们自己也是色厉内荏,一边疯狂聚敛财富,一边准备好几本护照,加入外国籍,将子女安顿在国外,拼命转移资产,恐怕就是因为害怕有朝一日弱势群体不再弱势,再来一次革命,清算他们的罪行。

另外有一些人,一心想搞“颜色革命”,以为换个招牌,换个党名国名,再来个改旗易帜,就可以把脏钱洗干净,顶多再表演几下“亲民秀”,就可以哄得人民不再追究他们的原罪。其实,这是掩耳盗铃,痴心妄想。通钢工人已经表现了他们的“国有情结”。其实何止是通钢,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老工人,哪个没有“国有情结”?受了老工人影响的新工人、工人阶级后代又难能没有“国有情结”?一长大就赶上了市场经济,以为世上就只有老板和打工的,以为当工人天生就低人一等,只有被人使唤、任人糟踏,连赖以为生的工资也要靠乞讨才能得来,这样的来自农村和城市的工人,一旦了解了他们的先辈曾经过着人的而不是鬼的日子,是国家的领导阶级而不是作为可怜对象的什么弱势群体,难道不会同样加入“国有情结”的行列?

这就是“国有情结”——中国工人阶级最宝贵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