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超開胸驗肺自救路:
我只是為了自己的權益

2009072908:51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馬曉華

張海超用“開胸驗肺”的極端方式證明自己患上塵肺,他的舉動給職業病防治體系和農民工權益的維護敲響警鐘。

可以讓他稍感安慰的是,確診結果終於出來了。昨日,CBN記者從鄭州市政府新聞處獲悉,726日,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再次組織省、市專家對張海超職業病問題進行了會診,明確診斷為“塵肺病Ⅲ期”。

“我不是為了賠償才打開自己的胸進行肺部活檢,只是為了自己的權益,為了自己一條正確的治療之路。”張海超對CBN記者表示。

據新華社報道,日前,河南省衛生廳對“開胸驗肺”事件中相關單位和人員進行責任追究,給予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新密市衛生防疫站等單位通報批評;撤銷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樊梅芳、王曉光、牛心華等3人的塵肺病診斷資格證書;責成鄭州市衛生局追究鄭州市職防所主管業務領導責任。建議新密市委、市政府依照相關法律法規追究新密市衛生行政部門、衛生監督機構及新密市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有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給予新密市衛生局副局長、衛生防疫站站長、衛生監督所所長耿愛萍撤職處分。

被逼開胸活檢

塵肺病這個診斷結果是由鄭州市“張海超事件”協調處理工作領導小組公佈的。此前,鄭州市衛生局責成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組織人員到鄭大一附院、河南省胸科醫院、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河南省職業病防治所等單位,收集張海超診斷、檢查、治療及病理學等相關資料,以及張海超的職業史,並邀請河南省職業衛生專家進行全面系統的討論、分析、會診。

但是,這個姍姍來遲的確診結果,已經改變不了張海超肺部的命運。

20046月,23歲的張海超踏上了一條今天看來會讓他後悔的路。作為一個雜工,張海超開始在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當年9月轉正之後,他開始接觸矽石,從事矽石破碎工作,後到了矽磚成型生產線。直到20057月,由於此生產線停產,又轉到鋼包磚生產工廠,做壓力機操作工,直至200710月份離開這家公司。

張海超

“我告訴醫生,我在振東公司期間做過3次體檢,但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的肺有問題,每次我問的時候,公司的人就告訴我們,都是正常的,如果有問題就通知你了。”張海超告訴記者。

200916日,張海超“借”來了200716日體檢時的胸片,它的診斷結果是:請“複查診斷,塵肺?結核?”而這個結果,張海超卻在兩年後才看到。

“如果早期發現的話,可以通過洗肺進行治療。”一名醫生告訴張海超,但是張海超錯過了時間,胸片沒有完成它本該完成的使命。

在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的氣管鏡顯示不是肺癌後,張海超不得不連夜趕到北京。無論是協和還是北京三院,都認為可能是塵肺。

69日,再次到鄭州市職業病防治鑒定委員會時,我才發現,這個地方就是給我診斷的地方,兩個牌子同一班人馬的地方。他們告訴我,我們不可能更改自己的診斷。”這樣的說法幾乎讓張海超感到了絕望,他詢問醫生,到底用什麼方式才可以確診?醫生告訴他,活檢。

於是,就上演了張海超“開胸驗肺”的故事。

2009622日,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做了肺部活檢,15cm的刀口,快速活檢的結果是塵肺合併感染。

職業病防治阻力

“我已經去過了很多的大型綜合醫院,雖然他們沒有職業病鑒定的資質,但是他們都給出了懷疑塵肺的可能性。職業病防治所還是給了我這樣一個診斷結果,我感到很痛苦,我必須要給自己找一條正確的診斷之路。”張海超在電話中低沉地向CBN記者描述。

這份身心的痛苦,也許只有張海超最能體會,這條路走得到底有多艱難。

張海超用自己的堅持,給所有可能患上職業病的人,提出了警醒。

“我知道法律上有規定,診斷職業病需要提供很多的資料,包括工作過的企業證明等,是很繁瑣的。但是現在診斷書已經下來了,我曾經所在的單位,振東公司仍然沒有給我任何證明資料。”張海超表示。

河南省新密市新聞宣傳部副部長李紹光對CBN記者表示,職業病的診斷手續很繁瑣,雖然是對職業病的診斷負責,但是對於真正有職業病的人來說,確實帶來了一種麻煩。

“在張海超的診斷上,有些地方沒有盡心盡力做好,出現了拖延或誤診,我本人也很不滿意。”河南當地一位官員告訴CBN記者。

為此,鄭州市委書記專門接待了張海超,並親自陪他去相關的診所。

衛生部領導也高度重視,陳竺部長、張茅書記、陳嘯宏副部長作出重要批示,並責成衛生部相關司局和中國疾控中心權威專家組成聯合督查調研組赴河南對該事件進行督查調研,督調組於724日~25日趕到了河南。

“目前正在核算,對張海超作出賠償是必須的,我們必須維護老百姓的利益。”李紹光表示。

昨日,衛生部重申,用人單位是職業病防治的第一責任人,職業病診斷與鑒定需要用人單位提供有關職業衛生和健康監護等資料時,用人單位應當如實提供,用人單位不提供或者不如實提供的,衛生行政部門可視其為未按照規定建立健全職業衛生檔案和勞動者健康監護檔案,或者未按規定安排職業病人、疑似職業病人進行診治,可依據《職業病防治法》相關規定情形進行處理。用人單位不提供或者不如實提供診斷所需資料的,職業病診斷與鑒定機構應當根據當事人提供的自述材料、相關人員證明材料等,作出診斷或者鑒定結論。

“雖然不斷出台了很多的條例,也出台了《職業病防治法》,但是政府的投入不足,沒有進行普查,現在企業光發展經濟了,保障職工的健康重視不夠。如果去查的話,當地政府還有保護,不讓檢查,讓我們很難做。”一名基層衛生監督工作人員告訴CBN記者。

(責任編輯:魏小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