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軍老總之歌

——戲仿恩格斯譯丹麥古民歌《提德曼老爺》

杜建國

清晨天剛濛濛亮,

陳國軍老總就忙著武裝,

絞索樣的香奈爾領帶搭上阿瑪尼套裝。

通鋼人喜歡這樣。

 

絞索樣的香奈爾領帶搭上阿瑪尼套裝,

還有勞力士的腕表明晃晃,

更甭說路易威登的皮包閃金光。

通鋼人喜歡這樣。

 

更甭說路易威登的皮包閃金光,

裡面裝著收購合同就像是金箍棒,

資本家的先鋒大將盔明甲亮。

通鋼人喜歡這樣。

 

資本家的先鋒大將盔明甲亮,

鑽進“勞斯萊斯”後“悍馬”開道好風光,

衝向通鋼罷工工人一路趾高氣昂。

通鋼人喜歡這樣。

 

衝向通鋼罷工工人一路趾高氣昂,

陳國軍老總一邊下令工人復工一邊走進會場,

條件是月薪在職的五百退休的兩百。

通鋼人喜歡這樣。

 

條件是月薪在職的五百退休的二百,

不識抬舉的話就全體“滾蛋”“下崗”!

這就激怒了一位老工人。

通鋼人喜歡這樣。

 

這就激怒了一位老工人:

建龍不滾出去我們永不復工,

要下崗,咱們先得算算帳,

通鋼人喜歡這樣。

 

要下崗,咱們先得算算帳,

看看你資本家能耐有多高強,

圍緊了,誰也不准離開會場!”

通鋼人喜歡這樣。

 

圍緊了,誰也不准離開會場!

陳國軍你休想活著逃出通鋼!

老工人二話不說就上去一拳。

通鋼人喜歡這樣。

 

老工人二話不說就上去一拳,

陳國軍老總應聲栽倒沒了主張,

陳國軍老總躺在地上不再猖狂。

通鋼人喜歡這樣。

 

陳國軍老總躺在地上不再猖狂,

收購合同的碎片四散飛揚,

工人的臉龐映著高爐的火光。

通鋼人喜歡這樣。

 

工人的臉龐映著高爐的火光,

省裡的大官指責工人“不明真相”,

你們咋不懂非官即資沒別的選擇?

通鋼人喜歡這樣。

 

你們咋不懂非官即資沒別的選擇?

通鋼人說,當官的和資本家甭忽悠忙,

寄生蟲吸血鬼,你們一個狽來一個狼。

通鋼人喜歡這樣。

 

寄生蟲吸血鬼,你們一個狽來一個狼,

通鋼姓工不姓官和資,

高爐就是你們的火葬場。

通鋼人喜歡這樣。

 

高爐就是你們的火葬場,

我們自己勞動自己管,

沒你們我們活得更歡暢。

通鋼人喜歡這樣。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附件:《提德曼老爺》

提德曼老爺

古代丹麥民歌 ·恩格斯 見馬恩全集第十六卷

清晨——天色剛剛發亮,——

提德曼老爺就在臥室裡穿衣裳,

他穿了一件漂亮的襯衣。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他穿了一件漂亮的襯衣,

又披上綠色的絲綢外衣,

再繫好山羊皮靴的帶子。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再繫好山羊皮靴的帶子,

又扣緊鍍金的馬刺,

他高傲地到南哈爾德去出席司法會議。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他高傲地到南哈爾德去出席司法會議,

一進會場就向自由農討稅,

每張犁要繳黑麥七斗。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每張犁要繳黑麥七斗,

每四頭豬要繳一頭還得是肥的,

這就激怒了一位老人。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這就激怒了一位老人:

我們誰也繳不出這樣多捐稅,

要繳;咱們先得算算帳,——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要繳,咱們先得算算帳,

任何人都不准離開會場!

南哈爾德人,緊緊地圍起來!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南哈爾德人,緊緊地圍起來!

不要讓提德曼活著跑掉!

老人第一個上去給了他一拳,——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老人第一個上去給了他一拳,

提德曼老爺猛地栽了一個跟頭,

提德曼老爺躺在那裡血流滿地。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

 

提德曼老爺躺在那裡血流滿地,

而犁耙自由地在黑土上走來走去,

豬也自由地在森林裡吃東西。

南哈爾德人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