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军老总之歌

——戏仿恩格斯译丹麦古民歌《提德曼老爷》

杜建国

清晨天刚蒙蒙亮,

陈国军老总就忙着武装,

绞索样的香奈尔领带搭上阿玛尼套装。

通钢人喜欢这样。

 

绞索样的香奈尔领带搭上阿玛尼套装,

还有劳力士的腕表明晃晃,

更甭说路易威登的皮包闪金光。

通钢人喜欢这样。

 

更甭说路易威登的皮包闪金光,

里面装着收购合同就像是金箍棒,

资本家的先锋大将盔明甲亮。

通钢人喜欢这样。

 

资本家的先锋大将盔明甲亮,

钻进“劳斯莱斯”后“悍马”开道好风光,

冲向通钢罢工工人一路趾高气昂。

通钢人喜欢这样。

 

冲向通钢罢工工人一路趾高气昂,

陈国军老总一边下令工人复工一边走进会场,

条件是月薪在职的五百退休的两百。

通钢人喜欢这样。

 

条件是月薪在职的五百退休的二百,

不识抬举的话就全体“滚蛋”“下岗”!

这就激怒了一位老工人。

通钢人喜欢这样。

 

这就激怒了一位老工人:

建龙不滚出去我们永不复工,

要下岗,咱们先得算算账,

通钢人喜欢这样。

 

要下岗,咱们先得算算账,

看看你资本家能耐有多高强,

围紧了,谁也不准离开会场!”

通钢人喜欢这样。

 

围紧了,谁也不准离开会场!

陈国军你休想活着逃出通钢!

老工人二话不说就上去一拳。

通钢人喜欢这样。

 

老工人二话不说就上去一拳,

陈国军老总应声栽倒没了主张,

陈国军老总躺在地上不再猖狂。

通钢人喜欢这样。

 

陈国军老总躺在地上不再猖狂,

收购合同的碎片四散飞扬,

工人的脸庞映着高炉的火光。

通钢人喜欢这样。

 

工人的脸庞映着高炉的火光,

省里的大官指责工人“不明真相”,

你们咋不懂非官即资没别的选择?

通钢人喜欢这样。

 

你们咋不懂非官即资没别的选择?

通钢人说,当官的和资本家甭忽悠忙,

寄生虫吸血鬼,你们一个狈来一个狼。

通钢人喜欢这样。

 

寄生虫吸血鬼,你们一个狈来一个狼,

通钢姓工不姓官和资,

高炉就是你们的火葬场。

通钢人喜欢这样。

 

高炉就是你们的火葬场,

我们自己劳动自己管,

没你们我们活得更欢畅。

通钢人喜欢这样。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附件:《提德曼老爷》

提德曼老爷

古代丹麦民歌 ·恩格斯 见马恩全集第十六卷

清晨——天色刚刚发亮,——

提德曼老爷就在卧室里穿衣裳,

他穿了一件漂亮的衬衣。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他穿了一件漂亮的衬衣,

又披上绿色的丝绸外衣,

再系好山羊皮靴的带子。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再系好山羊皮靴的带子,

又扣紧镀金的马刺,

他高傲地到南哈尔德去出席司法会议。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他高傲地到南哈尔德去出席司法会议,

一进会场就向自由农讨税,

每张犁要缴黑麦七斗。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每张犁要缴黑麦七斗,

每四头猪要缴一头还得是肥的,

这就激怒了一位老人。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这就激怒了一位老人:

我们谁也缴不出这样多捐税,

要缴;咱们先得算算账,——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要缴,咱们先得算算账,

任何人都不准离开会场!

南哈尔德人,紧紧地围起来!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南哈尔德人,紧紧地围起来!

不要让提德曼活着跑掉!

老人第一个上去给了他一拳,——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老人第一个上去给了他一拳,

提德曼老爷猛地栽了一个跟头,

提德曼老爷躺在那里血流满地。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

 

提德曼老爷躺在那里血流满地,

而犁耙自由地在黑土上走来走去,

猪也自由地在森林里吃东西。

南哈尔德人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