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民族主義的喧囂兼談“兩少一寬”

http://www.uighurbiz.net/html/2009/0705/13364.html

本來題目後還要加上“兼談兩少一寬政策”,太長,另起題目或另找時間撰文,對我這樣懶於打字的人實在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任務。趁今天的閒暇,一鼓作氣的完成之,可能略些囉嗦,不符合我行文當言簡意賅的主張,難免有思慮不周或用詞欠妥之處,見諒!

一些很明顯的一些常識,卻長期被人利用拿來說事,說的且振振有詞,一幅苦大仇深,深受迫害的樣子。對社會的不公,對法治缺陷的批評以及憤怒都是可以理解的,不論區域,不論民族,我們都是受害者,謾駡和怨恨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大家團結在一起努力改善就是了。然而,近年來有一股幽靈已經冉冉升起,在中國大地上肆虐,他們把一些事例無限放大到民族的高度,借此來造謠,醜化,漫駡攻擊其他的民族。有很多言論都已觸犯了法律,遺憾的是相關部門對要求自由,民主,對呼籲完全實施憲法言論刪除的敏捷動作,和對發洩種族仇恨言論經常性的遲鈍和不作為,成了鮮明對比。我們的祖國需要靠這種種族主義的助力才能崛起嗎?良性的民族主義是無害的,然而,民族主義卻是把雙刃劍,弄不好就會傷著自己,更何況是極端民族主義。這股幽靈不是大漢族主義,大漢族主義對應的是地方民族主義,這幫人其實是大漢族主義的變種即極端大漢漢主義,其實質是極端民族主義,它和少數民族的極端民族主義一樣是個危害性很大的東西,甚至比前者的危害性更廣更大。這種法西斯種族主義的言論往往打著復興某族的旗號,具有很大的欺騙性,容易和民族主義混淆。放任這種族言論其實就是犯罪,它傷害的不僅僅是維吾爾族人,滿族人,藏族人,回族人等少數民族,它也會傷害到漢族。對這股幽靈,全國各族人民應團結起來共討之,露頭就打,絕不給予其生存空間。

上面提到常識,有些大漢憤怒青年經常覺得被歧視了,覺得不公平,甚至基於此來妖魔化少數民族,仇視少數民族。我歸納了一下大致有這幾類《一》兩少一寬政策《二》考試加分《三》計劃生育其中對兩少一寬政策意見最大,我也把此條做重點多打幾個字。

可以享受的加分考生有以下幾種,

1)按《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適應新形勢進一步加強和改進中小學德育工作的意見》和《教育部關於學習貫徹〈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適應新形勢進一步加強和改進中小學德育工作的意見〉的通知》評出的省級優秀學生;

2)高級中等教育階段思想政治品德方面有突出事蹟者;

3)高級中等教育階段獲得省級及以上科技發明創造獎或全國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省賽區一等獎以上者;

4)高級中等教育階段參加重大國際體育比賽或全國性體育比賽取得前六名、獲國家二級運動員以上稱號的考生(須出具參加比賽的原始成績)。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考生,由省級招生委員會決定,可以在高等學校調檔分數線下適當降低分數投檔,由學校審查決定是否錄取。同一考生如符合多項降低分數投檔條件,只取其中降分幅度最大的一項分值,降低分數不得超過20分。

1)邊疆、山區、牧區、少數民族聚居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

2)歸僑、華僑子女、歸僑子女和臺灣省籍考生;

3)榮立二等功以上的退役軍人;

4)烈士子女。

退出部隊現役的考生,在與其他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散居在漢族地區的少數民族考生,在與漢族考生同等條件下,優先錄取。

少數民族學生的錄取優惠本是一種民族政策與教育公平政策,錯不在對弱勢群體實行教育補償的機制。錯就錯在有人可以在這方面打主意,比如更改民族成分。如果我們注意到可以加分的考生種類,比如第1條,第2條,可以玩的貓膩那就大了去了。因為一些少數民族因為歷史,語言,及居住在邊疆地區的原因無法享受到大多數漢族所享受到教育資源,即使在同一地區,在教師及教材的獲取上少數民族都處於天然的劣勢。華僑子女,臺灣籍考生加得,少數民族加分就不行了,就不公平,就是壓制漢族,顯然這種觀點是站不住腳的。

國內確實有教育不公,考試加分只是小菜,比如教育投入的不均衡,比如教育資源的分配,比如北大,清華等名校的錄取名額分配,如深圳金融界高層子女的加分,比如保送生制度操作過程中暴露出的官員尋租,這些都屬 於教育的不公,拜託各位大漢別只把那警惕的眼睛只緊緊盯住少數民族。十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高考分數線、錄取指標地區間的不平衡,是代表議論的焦點之一,河南的人大代表們發出疑問,北京有1600萬左右人口,去年北大、清華的招生指標有851個;河南有9700多萬人口,兩校的指標卻只有171個。北京1.88萬個人中就有1個人能上北大、清華,而河南56.7萬個人中才有1個人能有這樣的幸運,機會相差30倍。我個人認為,對少數民族的加分不能搞一刀切,對居住在大城市的少數民族可以不加分,當然,於國內教育不公制度的全面改善未完成前,各種魚目混珠的公與不公平交織在一起,確實令人迷惑和反感。

關於計劃生育的政策大致可分為四類

1類香港不限制生育,(提醒香港也是中國人,居民大多數可是漢民族)

2類西藏的藏族有限限制型(可生3胎)

3類新疆,寧夏等少數民族有限限制型

4類北京山東,廣東等的只准一胎胎型。

每個地區城市與農村又有不同,這只是大致分類,如一些一胎型政策的漢族也有准予生2胎的特殊規定,准予生多胎的民族地區也通過各種手段鼓勵只生一胎。


關於《兩少一寬》

要點提醒它是政策而非成文法律,而且是80年代的,它和許多那個年代的政策一樣具有時代的局限性。當時的刑事立法正在探索之中。它針對的是少數民族地區中少數民族犯罪分子中的刑事犯罪。

兩少一寬指的是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五號文件,這個政策本身具有當時時代的鮮明特點,是那個年代的特殊產物。1983年嚴打鬥爭開始一段時間後,嚴打政策是鄧小平民主張的,他不僅對嚴打鬥爭的必要性、嚴打鬥爭的重點對象、嚴打意義作了全面深刻的闡述,而且還指出了打擊刑事犯罪活動的艱巨性。

中共中央基於我國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和與刑事犯罪作鬥爭的需要,為了既體現國家的民族政策,對突出對刑事犯罪的打擊,在〔19845號文件中提出了兩少一寬政策。這是根據我國民族地區的特點,首次明確提出的處理民族地區刑事犯罪的一項基本政又作了關於對少數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一般要從寬”的“兩少一寬”刑事政策。(2)對少數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一般從寬的政策,亦即兩少一寬政策。

現在的小年輕可能對80年代的嚴打瞭解的不多,很多人,因為很小的一件事就鋃鐺入獄,甚至被槍決。現在回頭來看,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簡直是不可思議,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但那是特定歷史環境下的產物,“兩少一寬”是與嚴打政策一起提出來的,主要針對少數民族地區少數民族人士的刑事處罰,調節的對象是少數民族。回顧當時的局勢,文革剛結束,四人幫被打倒,後面又有一系列的政治變動。鄧剛掌權並在鞏固其權利,少數民族對政治社會大局的影響構不成威脅,對少數民族進行嚴打可能會適得其反。加之包括烏蘭夫等少數民族官員還具有一定的實力,所以在嚴打鬥爭種特別提出了對少數民族兩少一寬政策。實際上兩少一寬政策在本質上仍屬 於民族政策的範疇,在當時也可以視為一項刑事待遇政策,對少數民族中犯罪分子的定罪和量刑,提出了明確的原則的要求。但是它與嚴打政策相比,卻存在明顯差異,即它的提法過於原則,無法和嚴打政策豐富的內容相提並論。實質上,兩少一寬政策只是一種政策思想的原則表露,缺乏可操作性。97刑法典頒佈後,罪刑法定的原則已確立,雖然在討論草稿中也有人建議將兩少一寬政策寫入刑法典,讓此政策具有法律效力,但最終沒被寫入,至此,兩少一寬政策已名存實亡。在具體司法實踐中也無操作可能。目前也仍然有學者在研究此政策的法律化,但不被大多數的法律人士所認同。國內法治建設中雖然有種種不足,但利用這種80年代的已不具備法律效力的的政策造謠者,散播少數民族有犯法特權,少數民族強姦漢族女孩可以不被追究者,如果不是無知,就一定是懷著某種不可告人的陰暗心理挑撥,破壞各民族的關係。至於對那些還不到追究刑責法定年齡或還未達到立案標準的如(新疆小偷)或不具備關押條件(如艾滋病等)的少數民族公安機關不予追究,和兩少一寬,和少數民族身份無關,此種情形,對待漢族,警察其實也不予追究,這方面少數民族並無特權。部分辦案警察存有語言困難,有畏難情緒,不是迎難而上,負責任地解決問題,這只是警察的素質和責任感有關,與兩少一寬的政策扯不上關係。其實,利用“兩少一寬”造謠少數民族在法律上高人一等,不用承擔刑事責任的造謠者們手段也並不怎麼高明,他們的目的就是想通過這種手段達到離間民族關係,激起普同百姓之間的仇恨。他們的自我膨脹已經到了天下老子第一的地步,他們忘了中國是56個民族共同締造的這個事實,覺得自己享有的還不夠多。“真理再往前邁一小步,就是謬誤。”健康的民族主義是有益的,當這種民族主義向極端民族主義發展時,當這種幽靈在祖國開始彙集時,所有的國人都應當引起警惕,不管這種極端主義是什麼民族的,我們都應當對其痛擊,絕不能讓他們成型。否則,受害的不只某一族或某一人,首先受害的一定是中國人。以往我們的目光多被少數民族的極端主義所吸引,極端主義沒有申請專利,以大漢族主義為依託而變種的新的極端民族主義者,我們現在就應當預防,讓它死於萌芽中。對網絡上散播種族言論,造謠中傷其他民族的言論,要下決心堅決打擊。否則,後患無窮,韶關事件已經敲響了警鐘。很普通的常識,其實,尋求答案者只需親自打個電話,假裝自己或者妹妹被某位少數民族強姦了,向當地的公安,檢察院,法院或免費的法律熱線問個究竟,真假立判。如果真有哪位大漢漢自己或者親屬被某個少數民族人士殺了,強姦了,而當地司法部門以兩少一寬為由不作為的話 ,請提供證據,但千萬別弄個什麼“據說”“好像”之類的詞,也別發揮想像力寫推理小說,我免費提供法律服務。對這些在自己的祖國各方面都具強勢,有著如此眾多高官,學者,有著眾多智慧熱血青年的聲稱被我等少數民族欺負的大漢同胞深表同情。

對於那些極端民族主義的吹鼓手們,送上一句話作為結語“出來混總是要還的”。玩火者必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