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族人在經濟上失去地盤

作者:來源:華爾街日報 日期:20090721
http://www.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26041

在中國領導人尋求防止再次爆發民族暴力事件之際,他們面臨著一個關鍵問題:在少數民族正逐漸失去對自己的產業、甚至是最傳統產業的控制時,如何將中國不斷增長的財富擴大到少數民族。

政府表示,本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發生的騷亂造成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傷。根據官方統計數位,大部分受害者都是遭到維吾爾族人攻擊的漢族人。

儘管這次事件的直接導火索看似是中國南方一家工廠中兩名維吾爾族人的被殺,更長期的問題已在醞釀之中。很多維吾爾族人覺得漢族人正在接管新疆的經濟。令一些維吾爾族人最為煩惱的是,漢族人看來還在維吾爾族傳統產業上取而代之,從傳統市場到穆斯林食品。

舉例來講,在烏魯木齊市中心,主要市場是由漢族人控制的,儘管市場外面立著維吾爾族商人的雕像,並自稱是可與伊斯坦布爾或薩馬爾罕相媲美的中亞大集市。甚至一些生產清真食品的大企業也是由漢族人、而不是維吾爾族人經營的。新疆的旅遊業近年來因維吾爾族文化的異域風情而繁榮起來,但在這個領域,漢族企業看起來占了主導地位。地區航空公司也賣給了一家中國南方的航空公司,看來很少有服務人員來自少數民族。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國政治學教授黃靖說,對維吾爾族人來說,那裏是他們的故鄉,不過從經濟增長和發展中獲益的並不是他們。

中國人口有90%以上是漢族人,剩下的分屬55個少數民族。中國旨在通過一系列慷慨的政策幫助少數民族,從高考加分、到低息貸款和較低的聘用要求。其中一些政策幫助催生了一小部分富餘的維吾爾族人,他們在政府的顧問委員會任職,升到了自治區政府的高層。

獲得少數民族的收入和就業的精確資料不太可能,因為雖然政府收集這些資料,卻不公佈。不過可以獲得的資料顯示出難以消除的差距。2002年至2008年,新疆的經濟翻了一番,但經濟產值的60%仍依賴能源,特別是石油、煤炭和天然氣。這些行業中的企業由漢族公司經營,對油田的走訪顯示大部分員工是漢族人。

農村的統計資料也顯示了民族間的不平等。大多數維族人生活在農村,特別是新疆的南部地區。去年,政府公佈的統計數字稱,整個新疆農村地區的人均年收入為3,800元(560美元),但南疆農民的收入要低得多。例如,根據政府提供的資料,和田地區農民的平均年收入僅為2,226元。在乾旱程度不太嚴重,可以種植棉花的北疆,農業主要由以漢族人為主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控制。這是一個為了保持地方穩定的准軍事化組織。

政府採取了旨在緩和這一不平等現象的措施。向維族人為主的小農戶提供的低息貸款使他們能夠擴大生產。政府還鼓勵大型食品公司同小農戶簽訂長期合同,以給他們帶來一些經濟上的穩定。

新疆社科院經濟學家王甯說,政府的確做出了真誠的努力,來改善少數民族的生活狀況。這是領導層關心的首要問題。

但個別例子顯示,漢族人的控制已超出了能源和和大規模農業等領域。比如,霍蘭蘭是一位出名的漢族企業家。她經營的新疆佳雨工貿有限公司(Xinjiang Jiayu Industrial & Trading Co.)提供46種清真食品,包括羊肉、馬肉、駱駝肉和雞肉。這家公司現在是新疆最大的清真食品加工企業,為中國國際航空公司(Air China)飛往新疆和穆斯林國家的航班提供食品。

不過她說,公司的300名員工主要都是漢族。她說,公司裏也有少數維族員工,比如一位做清潔的女性,但所有的高級職位都是漢族人。她說,所有清真食品公司都要有維族員工,這是一項要求。

同樣引人注目的是烏魯木齊市中心的大巴紮。這裏曾是維族企業家的聚集地,但大巴紮的主要部分在2003年由一家香港開發商和漢族人經營的新疆宏景集團(Xinjiang Grandscape Group)拆除重建。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絲綢之路重鎮喀什,那裏的老城區被漢族市長拆除,許多維吾爾人似乎對這些開發感到不安。

現在,新的大巴紮裏的主要租戶有肯德基和法國連鎖百貨店家樂福,這兩家企業都是由漢人經營的。據接受採訪的漢族和維族商人說,位於烏魯木齊市維族人核心居住區的大巴紮還未重新開業,因為許多租戶都是漢族,他們不敢回去。

在馬路對面就是過去的大巴紮,破落的小巷子的兩旁排列著一些維族人開的小生意。這是烏魯木齊最後一個佈滿防暴員警的地區,新舊巴紮間的道路依然限制車輛行駛。

一名在攤位上出售牛仔褲的維族人說,我們不如漢族人那麼有組織,現在大巴紮是他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