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鋼廠工人反私有化初勝

強化組織,爭取更大的勝利!

樹根

上星期五(724日),東北吉林省通化市的通化鋼鐵廠工人把私有化的工廠新總經理陳國軍(當時他命令工人復工,要挾不復工全部下崗)活活打死了,直到廠方通過當地電視 台宣佈撤回並購政策,數千人的罷工人群才散去。這也是一次「沉默者的爆發」。

這次抗爭與2001年前後遼寧省遼陽市等地幾起國企反私有化抗爭不同:上一次下崗工人比較輕信政府和管理層的話,幾乎完全私有化後才行動,結果當然不成功。一位遼陽工人活動份子事後檢討:「在工廠開始私有化的時候,沒有及時組織堅決的反腐護廠行動是個錯誤。等到工廠被蠶食掏空,被宣佈改制破產以後,以為真正抓到了腐敗分子的證據的時候才開始組織堅決的行動,已經為時晚矣」。但今次通化鋼鐵廠工人動員得早722日傳來私人企業建龍集團購並的消息,24日就集結了4000多名(一說上萬人)職工家屬罷工抗議,而且行動堅決有力,最後成功迫使市政府退讓,撤回私有化決定。刻下要看工人能否自我組織起來(無論是工會或護廠委員會的名義),防止政府和資方反攻倒算。

通鋼工人若不借機建立起工人自已的工會,仍然像大多數衝突事件那樣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就不能鞏固罷工成果和爭取更大的成果。經過近20年的資本主義發展,新一代的中國工人,無論是民工還是城市職工,他們的基本權利意識普遍都提高了,而且往往敢於用直接行動爭得罷工權,下一步就看能否用直接行動爭得結社(包括組成自主工會)的自由權。

造成今次事件,根本原因是制度、政策的問題,即中共當局(通過國資委、地方政府等機構)繼續推動新自由主義私有化,而不是僅僅由於「無良老總」引起公憤。關鍵是改變制度和政策。因此,罷工工人打死建龍集團派來的總經理,不能說是適當的抗爭手段。不過,我們明白工人激憤是由於總經理出言不遜。真正要責備的是剝削制度及其得益者。當局一直以為,只要死死壓住工人的組織自由,就能始終阻止工人有力的反抗。這在短期內或許可以湊效,但不等於長期湊效。小的矛盾沒有機會疏導,累積起來始終會有大的爆發,結果就會發生令當局不得不讓步的更嚴重的反抗。歸根究底,這是當局的罪過。所以如果當局追究工人這次事件,就是賊喊捉賊。

今次通鋼工人成功制止建龍集團收購,避免很可能隨之而來的大規模裁員,可以說是一場勝利,但只是暫時的、局部的勝利。因為即使不被私有化,通鋼這類國有企業仍然不是工人民主管理的企業(在中共統治下,號稱全民所有的國企從來都受官僚階層支配),而且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實行資本主義化之後,國企的經營方式也變成資本主義式(市場利潤導向)的了。真名呼實物,現在的國企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經濟的組成部份。英勇的通鋼工人趕走了私人資本家,可別忘記頭上還有官僚資本寄生蟲呢!國企工人距離當家作主尚遠。工人要取得澈底的、真正的勝利,絕不能滿足于維持目前國企職工的身份,而需要推動整個國民經濟的轉變,終結資本主義剝削,而且需要在政治上改官僚資本專政為勞動人民的民主政制。

2009-7-28


延伸閱讀:

中國需要工人民主! 勞動者的五一宣言

工人階級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