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钢厂工人反私有化初胜

强化组织,争取更大的胜利!

树根

上星期五(724日),东北吉林省通化市的通化钢铁厂工人把私有化的工厂新总经理陈国军(当时他命令工人复工,要挟不复工全部下岗)活活打死了,直到厂方通过当地电视 台宣布撤回并购政策,数千人的罢工人群才散去。这也是一次「沉默者的爆发」。

这次抗争与2001年前后辽宁省辽阳市等地几起国企反私有化抗争不同:上一次下岗工人比较轻信政府和管理层的话,几乎完全私有化后才行动,结果当然不成功。一位辽阳工人活动份子事后检讨:「在工厂开始私有化的时候,没有及时组织坚决的反腐护厂行动是个错误。等到工厂被蚕食掏空,被宣布改制破产以后,以为真正抓到了腐败分子的证据的时候才开始组织坚决的行动,已经为时晚矣」。但今次通化钢铁厂工人动员得早722日传来私人企业建龙集团购并的消息,24日就集结了4000多名(一说上万人)职工家属罢工抗议,而且行动坚决有力,最后成功迫使市政府退让,撤回私有化决定。刻下要看工人能否自我组织起来(无论是工会或护厂委员会的名义),防止政府和资方反攻倒算。

通钢工人若不借机建立起工人自已的工会,仍然像大多数冲突事件那样一哄而起一哄而散,就不能巩固罢工成果和争取更大的成果。经过近20年的资本主义发展,新一代的中国工人,无论是民工还是城市职工,他们的基本权利意识普遍都提高了,而且往往敢于用直接行动争得罢工权,下一步就看能否用直接行动争得结社(包括组成自主工会)的自由权。

造成今次事件,根本原因是制度、政策的问题,即中共当局(通过国资委、地方政府等机构)继续推动新自由主义私有化,而不是仅仅由于「无良老总」引起公愤。关键是改变制度和政策。因此,罢工工人打死建龙集团派来的总经理,不能说是适当的抗争手段。不过,我们明白工人激愤是由于总经理出言不逊。真正要责备的是剥削制度及其得益者。当局一直以为,只要死死压住工人的组织自由,就能始终阻止工人有力的反抗。这在短期内或许可以凑效,但不等于长期凑效。小的矛盾没有机会疏导,累积起来始终会有大的爆发,结果就会发生令当局不得不让步的更严重的反抗。归根究底,这是当局的罪过。所以如果当局追究工人这次事件,就是贼喊捉贼。

今次通钢工人成功制止建龙集团收购,避免很可能随之而来的大规模裁员,可以说是一场胜利,但只是暂时的、局部的胜利。因为即使不被私有化,通钢这类国有企业仍然不是工人民主管理的企业(在中共统治下,号称全民所有的国企从来都受官僚阶层支配),而且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实行资本主义化之后,国企的经营方式也变成资本主义式(市场利润导向)的了。真名呼实物,现在的国企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经济的组成部份。英勇的通钢工人赶走了私人资本家,可别忘记头上还有官僚资本寄生虫呢!国企工人距离当家作主尚远。工人要取得澈底的、真正的胜利,绝不能满足于维持目前国企职工的身份,而需要推动整个国民经济的转变,终结资本主义剥削,而且需要在政治上改官僚资本专政为劳动人民的民主政制。

2009-7-28


延伸阅读:

中国需要工人民主! 劳动者的五一宣言

工人阶级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