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含着眼泪写这段话:“去你妈的阵痛”!(转载)

雅科夫

(这篇文章约2006年开始流传于国内几个网上讨论区)

忧郁的眼睛里没有泪痕,

他们坐在织机旁切齿痛恨;

德意志,我们在织你的殓布,

我们织进了三重咒诅━━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天主,我们曾向他哀求,

在严寒的冬季和饥荒的年头;

我们枉自抱着希望,白等一番,

他们将我们作弄,揶揄,欺骗━━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国君,有钱人的国君,

他对我们的痛苦毫无恻隐之心,

他抢去了我们仅存的一角钱币,

还叫人把我们当狗一样枪毙━━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一重咒诅给虚伪的祖国,

这儿到处是无耻和堕落,

花儿未开就被采摘一空,

腐朽霉烂的垃圾养饱了蛆虫━━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梭子飞来飞去,织机轰轰作响,

我们不分昼夜,织得十分紧张━━

老德意志啊,我们在织你的殓布,

我们织进了三重咒诅,

我们在织,我们在织!

━━亨利希海涅《西里西亚的纺织工人》

如果说,80年代的改革还有“拨乱反正”的味道,给人民带来了一些甜头;那么到了90年代,随着老一代改革者的去世、退休和被清洗,改革已经完全异化为少数特权阶层对劳动人民进行巧取豪夺的工具。而民众舆论被压制,使得官僚们尝到甜头,却没有受到受到任何惩处,反而作为“思想解放”和“具有开拓精神”被赞许,至少是默许。在这种情况下,官僚们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婪,越来越残忍,终于到现在发展到了丧心病狂、无法无天的地步:一切的“改革”都围绕着与民夺利,抢民之利。

我曾经在人事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正好目睹了一项项所谓“改革”措施的出台。在这里,每一个“改革”措施都是由官僚们制订的,而且制订的原则无一例外地对自己有利:

━━所谓“加强激励机制的改革,拉开拉大收入差距,实现按贡献分配”,意味着对实行按级别高低分配,按乌纱帽的大小分配,按与自己关系亲疏分配;而处于下层的广大员工,则不断地被一次次的“改革”掏空工资袋。甚至,这些“改革者”们连职工一百五十块的误餐补贴也不放过,也要按级别分配,似乎他们长着三四个胃。我尽管不赞同绝对平均主义,但这种所谓的“改革”绝对没有任何有利于效率的作用,它只造就了一小批官僚的富裕和绝大多数人的贫穷。

━━所谓“实现人员能进能出,干部能上能下”,只是为了官僚们排挤自己不喜欢的人,减少分蛋糕者的人数,以使得自己分得更大份额;在关键岗位安插上那些“听话、懂事、嘴巴紧”的鸡鸣狗盗之徒,为的是为自己的瓜分公共财产提供帮手;任何“精简人员”中被精简掉的,肯定不是那些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官僚,而是那些辛辛苦苦十几年、几十年,被榨取得残值不多的一线诚实劳动者。

“一滴水映射出整个大海,一粒沙包含了整个世界”,在亲身经历了这盗名欺世的“改革”以后,再看看社会上的所谓“医疗改革”、“教育改革”、“住房改革”、“国企改革”……无一例外地都是造就了一小撮暴富者,以及黑压压的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没有谋生之地的穷人。

在我幼年和少年时期生活的故乡(山西太谷),我们铁路工人家属院与一个农村━━田丰大队相邻。八十年代中期,一位农民伯伯的幼子考上了大学。金榜题名意味着这个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有了一个“读书人”后代,是全家的喜事。为了庆祝,农民伯伯请了一院子的客人,还请了一个电影队放电影。尽管那时搬个板凳看电影的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但我能够体会到洋溢在他们全家脸上的那种由衷的幸福与喜悦。然而,假如是今天,这样的一个仅仅靠种地的农民,如果他的子女考上了大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要为此背上他种一辈子地都不可能还清的债务,意味着他要去买血,意味着他的女儿要出去卖淫,意味着他可能因为付不起学费自杀!

还有,从小抱过我的那些工人叔叔、阿姨们,现在都已经老了,很多人患了这样那样的病。查出来是小病的,大家就到小诊所打针吃药,而这些小诊所,有的不具备起码的行医条件,有的充斥着假药和劣药;如果是稍微大一些的病、绝症,或者治疗需要花掉很多钱的病,一般就直接回家,等死!甚至,连死都不敢死,因为死了还要被殡仪馆敲诈一笔!那个工人家属院,在80年代总是万家灯火,洋溢着欢声笑语,而现在,晚上却漆黑一片,人们都坐在路灯下打发时间,因为点不起电灯!

那些从小和我一起玩“好人抓坏蛋”游戏的工人子弟们,一起弹玻璃球、到树上抓知了的小伙伴们,很多人早早地穿上了铁路制服,成了当时看上去很不错的铁路工人。很多人的家庭,兄弟姐妹好几个都是铁路工人。过年照“全家福”时,一家子大沿帽下,流露着纯真、朴素、幸福,满怀希冀的眼神。然而,在今天这个“盛世”下,这些人早就失去了当年那种风采,他们的眼神里弥漫着痛苦与绝望!尽管我也不赞同那种“近亲繁殖”的接班方式,但我无法面对那些绝望的眼神!

我来自产煤大省山西,山西这个中国人均收入最低的省却有很多亿万富翁,都是靠开小煤窑发家的,而且据说这些矿主们都要买悍马军车为自己“保驾护航”了。知道这些小煤窑怎么搞安全的吗?请人找准矿脉,挖个洞就开始“生产”了,连巷道都是用废旧木材支撑的,连矿灯、靴子都要工人自己出钱购买。唯一的“安全”设施,就是供在老板办公室里的神龛,而那神龛不是祈祷工人安全的,而是祈祷自己少点麻烦的!中国矿难统计数字有水分我很清楚,但我相信实际的数字比公布的还要大。因为在这个国家里,吹嘘成就,掩盖问题,已经成了传统。除非掩盖不住,否则社会是无从知晓的。要不是我曾与相关的地方官员谈过,我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小矿井一年死几个人很正常”已经成了官员们的常识,这么“正常”的事情,我想大概不会被认为“正常”的官员们列入统计数据的。在八十年代,井下工人的收入是非常高的,远远高于社会平均工资水平,与他们面临的风险相称,这种情况持续到80年代末期。那时我们工人家庭的孩子们,如果知道某人当了矿工,一方面会为他的安全担心,一方面会很羡慕他的收入。然而几十年过去了,“春风般的改革”不但没有使得采掘业的安全取得进步,反而大大倒退了!而拿命去换钱的矿工,一个月只挣区区几百块钱!出了事故就花上一万、两万之间摆平!矿主开矿,一两年就能产生个千万富翁,而工人得到了什么?最差劲的劳动保护,最微薄的工资,随时面对死亡,侥幸活下来的还要忍受硅肺病的折磨!知道治疗硅肺病要花掉多少钱吗?在“医疗产业化”、药费暴涨的情况下他们治得起吗?矿工透支自己的生命,仅仅为了换取一个月几百块的工资;而矿主,得到的是金山!

尤其可恶的是,居然还有一帮狗娘养的,喋喋不休、阴阳怪气地鼓吹说这是什么“阵痛”,告诉我们说这是走向天堂的“必由之路”,还要求我们继续忍受,忍受……拥护,拥护…我操你祖宗!痛了十几年了,现在还看不到头,这叫什么阵痛?!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几年?!为什么要人民“阵痛”,你们自己却不“阵痛”?!去你妈的阵痛,这是长痛、永痛!他们还告诉我们,民主是洪水猛兽,民主会让我们老百姓象资本主义国家那样受苦。放屁!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甚至连死都死不起━━如果这都不叫受苦,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称得上受苦?!

当我目睹身边的老工人只要一查出得了癌症就回家等死,听说工农子女考上大学就意味着逼死爹娘,看到一个企业几千工人下岗没有饭碗而厂长暴富事例,看到深圳工厂里一年光断指就几千根的报导,看到民工辛苦一年讨不到工钱又被打死打残的消息……我总是禁不住咬牙切齿地问:这是“改革”吗?这是我们所需要的“改革”吗?不,决不是!人民中,没有人需要它!

长痛之后,要么是死亡,要么是觉醒!我们终于悟出了一个真理:没有人民的宪政,就不会有人民的民主,没有人民的民主,就不会有人民的政权,没有人民的政权,就决不会有人民的利益━━这是一条铁的定律!!!

我是含着眼泪写这段话的,但我要拭去眼泪发出坚定的怒吼:觉醒吧祖国!觉醒吧人们!!请跟我一起呐喊:“去你妈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