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六四的態度
談台灣如何看待中國的民主問題

黎茗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41827    2009/06/16    公共論壇

六月四日,香港《明報》頭版刊了一張照片,報導台北有一批人權支持者舉行燭光晚會紀念六四廿周年。晚上燈光昏暗,看不清是誰,數數照片上的人頭,大概就十一、二人。六月五日,香港的報紙報導共有十五萬人參與六四廿周年晚會,高空鳥瞰鏡頭才能照下全場樣貌,頭版上的全版照片滿是點點燭光。

現在的台灣實在很不關心六四。國民黨以前要顯示自己的統治優於中共,還會批判中共暴政,要求為六四平反,今年馬英九卻讚揚中共十年來在人權議題上的表現已有了良性發展,閉口不提平反六四。民進黨則除了口頭上的批評,表現出很關心人權民主的樣子之外,從來沒有實際行動聲援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六四不過是「另一個國家的內政問題」,是那個國家自己人殺自己人的事情。香港人關注六四是很正常的,因為香港現在已是中國領土。而只要台灣還不是中國的,不管中國民不民主、中共殺多少老百姓,彷彿都不關我們的事。

我們為什麼需要關心中國的民主

中國民不民主,對台灣人其實大有影響。首先,旁邊這個專制政權跟台灣之間存在主權爭議,而對方始終不放棄武力犯台。中國政府不斷對其國人宣傳使用武力解決兩岸問題的必要性,同時將台灣人民自決的正當願望污名化為背叛祖國。然而,如果中國是個民主國家,人民享有充分的言論、集會和結社自由,我們就能夠和一般中國人直接溝通,讓他們了解台灣人民最在乎的,最不願的就是被強迫接受單方面的安排。有溝通、能討論,中國內部就有機會出現反對的聲音,牽制中共,使之無法擅用武力解決兩岸問題。

中國人民並非鐵板一塊,事實上現在也有很多中國人心裡明白:中國不自由、不民主,台灣人不願統一也是理所當然。在中國內部也一直有反對動武、和平解決兩岸問題的聲音,只是在一黨專政下無法通過平等而公開的辯論來爭取群眾而已。沒有公共空間進行自由討論,比較進步和支持台灣立場的聲音就很容易被專制政府壓制。唯有中國民主,有了來自內部人民的施壓,台灣才能獲得更多安全上的保障。

再者,現在許多台灣企業老拿西進大陸要脅台灣勞工,說大陸工資便宜,又不必給大陸工人多少福利,要台灣工人自覺地提高自我剝削程度,為老闆再多付出一點。說穿了,台灣老闆樂見兩岸勞工惡性競爭、勞勞比賤,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事實上,正由於缺乏民主、自由和人權,中國勞工遭受來自政府和資方的雙重打壓。中國工人每天在惡劣的條件下工作十幾個小時,礦難、軋斷手指、化學藥劑中毒、在高溫的廠房熱死……等工傷、職業病頻傳(其中有很多是台資),勞工出了事卻很難向資方爭取賠償。中國政府運用行政部門、警察和司法全面地偏袒資方,勞方的法定權利僅是一紙虛文。中國對資本家來說不只提供工資低廉的勞動力,在專制政府的護航下,奇低無比的勞動條件、環保條件都能為企業節省龐大成本。至於工人抗爭,中共更會使出鐵腕手段幫老闆們擺平,如此則勞動和環保條件益難改善。

如果中國實現民主化,政府須受民意監督,中國工人便能利用民主的政治環境向政府施壓,使政府不至於那麼偏袒資方;有了結社自由,中國將產生工人自主的工會,方能抗衡資方,改善勞動和環保條件。中國民主固然不能改變勞工受資本剝削的體制,但至少能給予勞工較有利的環境爭取權利。一旦中國的勞動和環保條件提高,將有助兩岸勞工擺脫惡性競爭。對台灣勞工來說,亦可停止生存條件繼續向下沉淪。

在民族國家的界線下,我們往往以「民族」而非「民主」來衡量輕重和思考問題。我們批評中國人被民族主義沖昏了頭,起碼的道理也難聽進去,但我們自己何嘗不是用這種方法來排序問題:是中國的事,儘管事涉民主和人權,但還是跟台灣沒關係。若只是自掃門前雪,我們有何立場要求其他國家關注台灣民主可能因主權被併吞而消失的危機?我們實在不應該在不自覺中被民族的障礙絆住自己堅持民主的信念。更何況,從改善就業環境、勞動條件以及避免無端戰禍這幾個方面來看,中國的民主並非僅僅是個理念問題,還與你、我,與兩岸勞動人民的生存緊密相連。台灣人民若想真正掌握自己的前途,就應一改過往袖手旁觀的心態,不能再對中國民主化進程置身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