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六四的态度
谈台湾如何看待中国的民主问题

黎茗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41827    2009/06/16    公共论坛

六月四日,香港《明报》头版刊了一张照片,报导台北有一批人权支持者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廿周年。晚上灯光昏暗,看不清是谁,数数照片上的人头,大概就十一、二人。六月五日,香港的报纸报导共有十五万人参与六四廿周年晚会,高空鸟瞰镜头才能照下全场样貌,头版上的全版照片满是点点烛光。

现在的台湾实在很不关心六四。国民党以前要显示自己的统治优于中共,还会批判中共暴政,要求为六四平反,今年马英九却赞扬中共十年来在人权议题上的表现已有了良性发展,闭口不提平反六四。民进党则除了口头上的批评,表现出很关心人权民主的样子之外,从来没有实际行动声援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对大多数台湾人来说,六四不过是「另一个国家的内政问题」,是那个国家自己人杀自己人的事情。香港人关注六四是很正常的,因为香港现在已是中国领土。而只要台湾还不是中国的,不管中国民不民主、中共杀多少老百姓,彷佛都不关我们的事。

我们为什么需要关心中国的民主

中国民不民主,对台湾人其实大有影响。首先,旁边这个专制政权跟台湾之间存在主权争议,而对方始终不放弃武力犯台。中国政府不断对其国人宣传使用武力解决两岸问题的必要性,同时将台湾人民自决的正当愿望污名化为背叛祖国。然而,如果中国是个民主国家,人民享有充分的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我们就能够和一般中国人直接沟通,让他们了解台湾人民最在乎的,最不愿的就是被强迫接受单方面的安排。有沟通、能讨论,中国内部就有机会出现反对的声音,牵制中共,使之无法擅用武力解决两岸问题。

中国人民并非铁板一块,事实上现在也有很多中国人心里明白:中国不自由、不民主,台湾人不愿统一也是理所当然。在中国内部也一直有反对动武、和平解决两岸问题的声音,只是在一党专政下无法通过平等而公开的辩论来争取群众而已。没有公共空间进行自由讨论,比较进步和支持台湾立场的声音就很容易被专制政府压制。唯有中国民主,有了来自内部人民的施压,台湾才能获得更多安全上的保障。

再者,现在许多台湾企业老拿西进大陆要挟台湾劳工,说大陆工资便宜,又不必给大陆工人多少福利,要台湾工人自觉地提高自我剥削程度,为老板再多付出一点。说穿了,台湾老板乐见两岸劳工恶性竞争、劳劳比贱,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事实上,正由于缺乏民主、自由和人权,中国劳工遭受来自政府和资方的双重打压。中国工人每天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十几个小时,矿难、轧断手指、化学药剂中毒、在高温的厂房热死……等工伤、职业病频传(其中有很多是台资),劳工出了事却很难向资方争取赔偿。中国政府运用行政部门、警察和司法全面地偏袒资方,劳方的法定权利仅是一纸虚文。中国对资本家来说不只提供工资低廉的劳动力,在专制政府的护航下,奇低无比的劳动条件、环保条件都能为企业节省庞大成本。至于工人抗争,中共更会使出铁腕手段帮老板们摆平,如此则劳动和环保条件益难改善。

如果中国实现民主化,政府须受民意监督,中国工人便能利用民主的政治环境向政府施压,使政府不至于那么偏袒资方;有了结社自由,中国将产生工人自主的工会,方能抗衡资方,改善劳动和环保条件。中国民主固然不能改变劳工受资本剥削的体制,但至少能给予劳工较有利的环境争取权利。一旦中国的劳动和环保条件提高,将有助两岸劳工摆脱恶性竞争。对台湾劳工来说,亦可停止生存条件继续向下沉沦。

在民族国家的界线下,我们往往以「民族」而非「民主」来衡量轻重和思考问题。我们批评中国人被民族主义冲昏了头,起码的道理也难听进去,但我们自己何尝不是用这种方法来排序问题:是中国的事,尽管事涉民主和人权,但还是跟台湾没关系。若只是自扫门前雪,我们有何立场要求其它国家关注台湾民主可能因主权被并吞而消失的危机?我们实在不应该在不自觉中被民族的障碍绊住自己坚持民主的信念。更何况,从改善就业环境、劳动条件以及避免无端战祸这几个方面来看,中国的民主并非仅仅是个理念问题,还与你、我,与两岸劳动人民的生存紧密相连。台湾人民若想真正掌握自己的前途,就应一改过往袖手旁观的心态,不能再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置身事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