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運20年回顧與展望

畢南山

1989年的中國民主運動和結局的「六四」流血鎮壓,至今整整滿20年了。今天的中國在許多方面已經和20年前大大不同,但也有些重大方面基本上並沒有改變,尤其是沒有進步。所以,那20年前的事情至今仍然飽受關注,並且仍有很大的爭議。

人們對八九民運(尤其是六四血案)的看法,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肯定當年的群眾運動而譴責六四鎮壓的;另一類則反過來,認為群眾運動受「黑手」操縱,成為「反革命動亂」,所以六四鎮壓是必要而且正當的。後者是中共官方至今仍然固執不改的說法,前者則是中國內外各式各樣的民主派的共同看法。

經濟發展證明當年鎮壓有理?

六四剛過的時候,不但國內民心極為悲憤,而且幾乎全世界的人民和政府都對中共同聲譴責,並且加以抵制。因此中國經濟的發展也遭遇很大的困難。但是不久之後,鄧小平那種鍥而不捨的極力使中國融入資本主義世界的政策,尤其是他那種嚴厲箝制工人的鐵腕,就獲得國際資產階級的垂青,讓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得寵的新興投資市場。鄧小平的繼位者江澤民和胡錦濤也都恪遵他的道路。於是那種有高度官僚專制特色的中國資本主義經濟就以世界矚目的高速度發展起來了。到了目前的世界經濟危機爆發時,中國所握有的貿易順差、外匯儲備、財政盈餘以及民間「先富起來」者的私人儲蓄都已經豐厚到世人艷羨的程度,所以中國就變成舉世仰望的新興大國,甚至有人覺得中國可以擔任救世主了。

在這樣的情勢下,中共及其辯護者今天自然很容易振振有詞地說:正因為當年不惜以強硬手段平息了「風波」,換來20年的穩定,才獲得如今的經濟發展成果。然而,如此辯解所根據的理由,無非還是當年官方那種歪曲事實的觀點,他們認為:毫無疑問,當時的群眾運動是以破壞正當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發展為目標,而且這種破壞行動正在繼續擴大,所以政府不得不採取強硬鎮壓的手段。

官方敵視群眾運動才導致六四慘劇

事實上,1989年的民主運動開始的時候,不過是群眾對中共前任總書記胡耀邦前兩年含冤下台現在又突然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和憤憤不平(「該死的不死,不該死的卻死了!」),同時又把1986年底學潮爆發時被壓制下去的反對官僚專制和貪污腐化的口號重新提出來,希望一場日益迫切需要的改良能夠開始而已。群眾行動在整體上是和平而且有建設性的。有人公開指責鄧小平「垂簾聽政」和要求政府首腦辭職,也不過是一種具體的政治改良要求。主要是由於官方一直以敵對的態度對待群眾運動,而且態度越來越惡劣(從零星的警察毆打學生,反而在官報上指責學生打警察,到正式舉行胡耀邦追悼會那天,官僚們對天安門廣場上也在悼念的數萬學生顯示出極端敵視又蔑視的態度,再到4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把群眾爭取民主自由的行動定性為「陰謀」、「動亂」,最後調來龐大軍隊,實施戒嚴和武力鎮壓)才一步步把群眾刺激到行動上日益激烈,並且在廣場上僵持下去,不肯罷休。然而群眾的行動始終沒有變為破壞性的行動。

誰的經濟發展?

部份民主派人士說,經濟發展了難道就可以殺人嗎?這一問好像義正詞嚴,其實虛弱無力。他們也和中共官方一樣,基本肯定過去20年中國的所謂經濟成就。立足勞動人民利益的民主派不同意這個評價。

20年前那場浩大的民主運動,學生和市民不僅要求一般的民主自由,還要求制止官員的經濟腐敗(即所謂官倒現象:幹部利用職權從事投機倒賣取利)。官方鎮壓了民主運動後,經濟腐敗不僅沒有停止過,反而變本加厲,發展為以官僚(及其子女)資本家為核心的化公為私,掠奪本應屬於人民的國有財產,殘酷、野蠻地剝削勞動人民。官僚的鐵蹄和資本的皮鞭並行不悖、相得益彰。在中國經濟驚人繁榮的表面下,充滿著工農的血淚。這樣的經濟發展不是造福勞動人民的發展,這樣崛起的中國不屬於人民的中國。這種經濟發展模式對工農群眾的利害,下面還會談到。

捍衛社會主義制度?

至於當時鄧小平等中共元老所說的,學生運動是在搞資產階級自由化,而中共暴力鎮壓則為的是保衛社會主義發展路線,拿這話來同中國的現狀對比,只要是稍微懂得一點何謂社會主義與何謂資本主義的人,都能感覺到一種無比的諷刺意味。今天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比咱們中國讓資本家享有更大的自由來剝削和壓迫工人同時破壞自然環境呢?許多廠房工地的衛生環境和安全條件都明顯不符合法定的標準,工人宿舍好比囚籠,但政府有關部門往往視若無睹。發生事故災難時,也首先遮掩真相,盡可能大事化小。即使有傷亡,也賠幾個錢算了。

官員首長普遍都熟悉「三個代表」的理論,把資本家和企業家當作「先進生產力」的化身,盡力去代表他們的利益。而工人則不過是生產要素之一,在正常情況下應該任由資方支配。到了工人忍無可忍,起來「鬧事」的時候,官員就來「教育」工人:要以大局為重,維持社會的「和諧」與「穩定」。

一黨專政不曾改變

以上所談,主要是20年前的事實方面。至於20年前後基本上不變的方面,最明顯的自然是中國的政治結構。現在中共照舊施行著一黨專政,人民照舊沒有言論、出版、集會、遊行、罷工、組黨等等自由權。許多根本不必保密(公開出來並不會危害國民利益)的國家大事或社會狀況,咱們中國公民始終沒有知情權。甚至連最基本的人身自由權都實際上還是沒有。這些方面都是中國各式各樣的民主派都一致在繼續爭取中的,我們也不例外,所以不必重複多談。

勞動人民要籌畫自已的出路

值得指出的是,雖然言論、集會等自由權利是人民所必需享有的民主權利,在中國實現了這些,也是一個不少的進步,但僅僅實現了基本政治自由而社會經濟制度仍然原封不動,即仍然維持著官僚資本主義,哪也不會為勞動人民帶來真正的幸福:人民仍然處於被壓迫剝削的處境。即使有了基本自由,卻沒有時間和心神去行使(因為生活太艱苦)。

所以,勞動人民需要爭取的,除了廢除一黨專政、實現民主政制外,還同時要把社會經濟資源歸人民所掌握,打破官僚和資產階級對經濟命脈的掌控。誰若主張,中國除了爭取基本自由外,還應該同時爭取土地私有化和保障資本家的私有財產權,哪它一定背離勞動人民的利益。如果勞動人民接受這類民主派(即要求政治自由的同時也要求資本剝削的自由的民主派,可稱為「自由派」)的主張而為之出力,最終只會火中取栗、一無所得。勞動人民需要立足於自已階級的獨立的利益,籌畫自已的出路。

迎接新的革命

中國新的民主革命,必須是真正的勞動人民自我解放的革命:讓組織起來的全體勞動人民直接掌握政治和經濟的大權,廢除官僚和剝削者的特權,首先追回勞動人民被掠奪去的財富,用來滿足勞動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然後一步步改造社會經濟結構,重新推行民主的、合理的計畫經濟和農業集體化,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設平等、富裕、自由、和諧的新社會。

為了推動群眾走上這條革命道路,我們初步提出幾個主要的口號:

保障工農生活,鏟除貧富不均!

廢除戶口制度,保障遷移自由和就業自由!

反對化公為私,徹底追回被掠去的全民財產和集體財產!

廢除一黨專政,打倒金權統治,勞動人民當家作主!

200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