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民运20年回顾与展望

毕南山

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和结局的「六四」流血镇压,至今整整满20年了。今天的中国在许多方面已经和20年前大大不同,但也有些重大方面基本上并没有改变,尤其是没有进步。所以,那20年前的事情至今仍然饱受关注,并且仍有很大的争议。

人们对八九民运(尤其是六四血案)的看法,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肯定当年的群众运动而谴责六四镇压的;另一类则反过来,认为群众运动受「黑手」操纵,成为「反革命动乱」,所以六四镇压是必要而且正当的。后者是中共官方至今仍然固执不改的说法,前者则是中国内外各式各样的民主派的共同看法。

经济发展证明当年镇压有理?

六四刚过的时候,不但国内民心极为悲愤,而且几乎全世界的人民和政府都对中共同声谴责,并且加以抵制。因此中国经济的发展也遭遇很大的困难。但是不久之后,邓小平那种锲而不舍的极力使中国融入资本主义世界的政策,尤其是他那种严厉箝制工人的铁腕,就获得国际资产阶级的垂青,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得宠的新兴投资市场。邓小平的继位者江泽民和胡锦涛也都恪遵他的道路。于是那种有高度官僚专制特色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就以世界瞩目的高速度发展起来了。到了目前的世界经济危机爆发时,中国所握有的贸易顺差、外汇储备、财政盈余以及民间「先富起来」者的私人储蓄都已经丰厚到世人艳羡的程度,所以中国就变成举世仰望的新兴大国,甚至有人觉得中国可以担任救世主了。

在这样的情势下,中共及其辩护者今天自然很容易振振有词地说:正因为当年不惜以强硬手段平息了「风波」,换来20年的稳定,才获得如今的经济发展成果。然而,如此辩解所根据的理由,无非还是当年官方那种歪曲事实的观点,他们认为:毫无疑问,当时的群众运动是以破坏正当的社会秩序和经济发展为目标,而且这种破坏行动正在继续扩大,所以政府不得不采取强硬镇压的手段。

官方敌视群众运动才导致六四惨剧

事实上,1989年的民主运动开始的时候,不过是群众对中共前任总书记胡耀邦前两年含冤下台现在又突然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和愤愤不平(「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却死了!」),同时又把1986年底学潮爆发时被压制下去的反对官僚专制和贪污腐化的口号重新提出来,希望一场日益迫切需要的改良能够开始而已。群众行动在整体上是和平而且有建设性的。有人公开指责邓小平「垂帘听政」和要求政府首脑辞职,也不过是一种具体的政治改良要求。主要是由于官方一直以敌对的态度对待群众运动,而且态度越来越恶劣(从零星的警察殴打学生,反而在官报上指责学生打警察,到正式举行胡耀邦追悼会那天,官僚们对天安门广场上也在悼念的数万学生显示出极端敌视又蔑视的态度,再到426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把群众争取民主自由的行动定性为「阴谋」、「动乱」,最后调来庞大军队,实施戒严和武力镇压)才一步步把群众刺激到行动上日益激烈,并且在广场上僵持下去,不肯罢休。然而群众的行动始终没有变为破坏性的行动。

谁的经济发展?

部份民主派人士说,经济发展了难道就可以杀人吗?这一问好像义正词严,其实虚弱无力。他们也和中共官方一样,基本肯定过去20年中国的所谓经济成就。立足劳动人民利益的民主派不同意这个评价。

20年前那场浩大的民主运动,学生和市民不仅要求一般的民主自由,还要求制止官员的经济腐败(即所谓官倒现象:干部利用职权从事投机倒卖取利)。官方镇压了民主运动后,经济腐败不仅没有停止过,反而变本加厉,发展为以官僚(及其子女)资本家为核心的化公为私,掠夺本应属于人民的国有财产,残酷、野蛮地剥削劳动人民。官僚的铁蹄和资本的皮鞭并行不悖、相得益彰。在中国经济惊人繁荣的表面下,充满着工农的血泪。这样的经济发展不是造福劳动人民的发展,这样崛起的中国不属于人民的中国。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对工农群众的利害,下面还会谈到。

捍卫社会主义制度?

至于当时邓小平等中共元老所说的,学生运动是在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中共暴力镇压则为的是保卫社会主义发展路线,拿这话来同中国的现状对比,只要是稍微懂得一点何谓社会主义与何谓资本主义的人,都能感觉到一种无比的讽刺意味。今天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比咱们中国让资本家享有更大的自由来剥削和压迫工人同时破坏自然环境呢?许多厂房工地的卫生环境和安全条件都明显不符合法定的标准,工人宿舍好比囚笼,但政府有关部门往往视若无睹。发生事故灾难时,也首先遮掩真相,尽可能大事化小。即使有伤亡,也赔几个钱算了。

官员首长普遍都熟悉「三个代表」的理论,把资本家和企业家当作「先进生产力」的化身,尽力去代表他们的利益。而工人则不过是生产要素之一,在正常情况下应该任由资方支配。到了工人忍无可忍,起来「闹事」的时候,官员就来「教育」工人:要以大局为重,维持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一党专政不曾改变

以上所谈,主要是20年前的事实方面。至于20年前后基本上不变的方面,最明显的自然是中国的政治结构。现在中共照旧施行着一党专政,人民照旧没有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罢工、组党等等自由权。许多根本不必保密(公开出来并不会危害国民利益)的国家大事或社会状况,咱们中国公民始终没有知情权。甚至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权都实际上还是没有。这些方面都是中国各式各样的民主派都一致在继续争取中的,我们也不例外,所以不必重复多谈。

劳动人民要筹划自已的出路

值得指出的是,虽然言论、集会等自由权利是人民所必需享有的民主权利,在中国实现了这些,也是一个不少的进步,但仅仅实现了基本政治自由而社会经济制度仍然原封不动,即仍然维持着官僚资本主义,哪也不会为劳动人民带来真正的幸福:人民仍然处于被压迫剥削的处境。即使有了基本自由,却没有时间和心神去行使(因为生活太艰苦)。

所以,劳动人民需要争取的,除了废除一党专政、实现民主政制外,还同时要把社会经济资源归人民所掌握,打破官僚和资产阶级对经济命脉的掌控。谁若主张,中国除了争取基本自由外,还应该同时争取土地私有化和保障资本家的私有财产权,哪它一定背离劳动人民的利益。如果劳动人民接受这类民主派(即要求政治自由的同时也要求资本剥削的自由的民主派,可称为「自由派」)的主张而为之出力,最终只会火中取栗、一无所得。劳动人民需要立足于自已阶级的独立的利益,筹划自已的出路。

迎接新的革命

中国新的民主革命,必须是真正的劳动人民自我解放的革命:让组织起来的全体劳动人民直接掌握政治和经济的大权,废除官僚和剥削者的特权,首先追回劳动人民被掠夺去的财富,用来满足劳动人民的基本生活需要,然后一步步改造社会经济结构,重新推行民主的、合理的计划经济和农业集体化,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设平等、富裕、自由、和谐的新社会。

为了推动群众走上这条革命道路,我们初步提出几个主要的口号:

保障工农生活,铲除贫富不均!

废除户口制度,保障迁移自由和就业自由!

反对化公为私,彻底追回被掠去的全民财产和集体财产!

废除一党专政,打倒金权统治,劳动人民当家作主!

200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