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運動和日本帝國主義

聯合聲明

先驅社 工人民主協會

《先驅》第74期,2005年(夏)

日本政府和民間極右分子的種種行為,日益明顯地暴露出他們急於向外擴張的野心。他們不但不肯承認過去侵略戰爭的責任,反而公然歪曲歷史,拿含有這種劇烈毒素的書本去「教育」青少年學生。這情況最近已經引起亞洲各國深刻的憂慮和憤怒,尤其在韓國和中國引發了廣大的群眾抗議浪潮。雖然這浪潮已經過去,但是整個問題仍然存在,需要各國勞動人民繼續密切注意,並且採取正確的行動路線。我們認為,最有效的行動是各國勞動人民根據國際主義精神來採取聯合行動,並且長期堅持奮鬥。以下是我們港台團體交換意見而形成的共同見解。

反對日本侵略野心

日本政府和極右分子的侵略野心,毫無疑問不但應該受到直接受害國的反對,而且日本的勞動人民也應該起來反對。因為,對外侵略只能讓資產階級(尤其是大財團)得利,而工人階級和一切勞動人民除了照舊受剝削之外,還要加上戰爭的禍害。各國(包括日本)人民應該堅決要求日本政府:

停止對釣魚台、獨島及一切有爭議地方的侵佔行動;

對各國的慰安婦認罪並且賠償,同時對遺留在各國的彈藥毒氣等物負責妥善處理,並且賠償對當地所造成的損害;

停止進行修改憲法以廢除放棄戰爭的條款及擴充軍事力量;

撤回派往伊拉克協助美國侵略的「自衛隊」;

禁止採用歪曲歷史、美化過去侵略行為的教科書;

廢除美日安保條約,取消美軍在日基地;

停止爭取擔任聯合國常任安全理事國。

反日運動的起因

在新近中韓等國的反日運動中,群眾普遍要求日本承認過去侵略的責任,並且向受害的各國人民道歉和賠償。許多日本人民卻覺得,日本早已有過正式的道歉表示,而且做了相當的賠償,不明白為什麼人家還為六十年前的事情糾纏不已。日本政府和右翼分子甚至說,那些反日運動根本是當地政府所製造出來,用以轉移人民不滿。其實,不論當地政府在反日運動中有怎麼樣的作用,那些參加運動的群眾本身確實是有反日的情緒,而這種情緒也有現實的客觀根據。

雖然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後被迫正式在憲法上宣佈永遠放棄國家交戰權,而且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但是自從1950年發生朝鮮戰爭以來,日本就成為美國在東亞主要的軍事後勤基地。在美國扶助之下,它的工業生產力量迅速恢復,並且大大超越了以往的水平。這表示它有能力隨時迅速轉向軍火生產,而事實上它的「自衛隊」不久就一步步發展成為強大的武裝力量了。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後,「自衛隊」以聯合國和平維持軍的名義連續向外派遣。對於目前美國侵略伊拉克的戰爭,日本也是積極參加的國家之一。儘管因此招致日本平民在伊被抗美武裝力量殺害,日本政府也不肯把派去幫助美國侵略的「自衛隊」撤回。由於1999年「周邊事態法」的制定,「自衛隊」能夠支援在朝鮮半島以及台灣海峽作戰的美軍。20032004年所制定的一系列「有事法」,讓日本政府取得了法律根據,能夠在配合美國侵略戰爭時限制國內的基本人權和進行國民動員。為了完成向「在海外打仗的國家」的飛躍,日本正在積極準備修改憲法,主要是廢除放棄戰爭的第九條。同時日本對於那些主權有爭議的島嶼和海域採取更加積極爭奪的態度。這種種事實很自然要讓曾經飽受日本侵略的中韓等國人民覺得日本正在重新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

反日運動中的群眾很注重地指責日本政府審定其內容歪曲事實、掩飾日本侵略行為的歷史教科書,認為這是日本仍有侵略野心的證據之一。有人覺得這種指責未免把事情誇大了,因為被指責的那書不過是政府所審定可以採用的七種中學歷史教科書之中的一種而已,實際上只有百分之一的學校採用它。這樣的辯解並不能改變日本政府審定這種教科書的政治意義。況且還有更多的事實表明,現在日本確實有軍國主義抬頭的趨勢。日本一般中學所採用的歷史教科書雖然不像上述那種一樣惡劣地歪曲事實,但普遍都是近代史所佔份量偏低,對於過去侵略史實的敘述過於簡略,加以實際學習的過程常常沒有進行到近代史部份就結束了,所以大部份中學生根本沒有學過日本過去的侵略史。這種情況和德國政府很注重教育人民認識納粹時代的罪惡史的態度成為鮮明的對比。近年日本當局更加緊在學校裡推行忠君愛國的教育,例如強迫在入學和畢業典禮中懸掛太陽旗和齊唱「君之代」(二者都是過去日本侵略的象徵)。教師有拒絕向太陽旗起立致敬或拒絕唱「君之代」的,都遭受處分。小泉首相公然每年參拜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傳播媒體也極力加強排外主義的宣傳而壓制有關日本侵略歷史的報導,連國際法庭審理日本戰爭罪犯的紀錄片也加以篡改。右派分子這種拒絕承認過去侵略罪惡並且企圖恢復天皇在人民心中神聖地位的活動,幾十年來一直都有,但是以前常受到左派群眾強烈的反對,近年這種反對力量卻減弱得很厲害了。這次中韓等國發生大規模的反對日本軍國主義的運動,也沒有引起日本人民的響應,反而使右派立場的支持率輕微增加了。這一方面證明確實需要反對日本軍國主義的運動,同時也顯示了應該進一步考慮運動的策略問題。

日本人民應有的認識

日本右派不少行為,例如企圖廢除憲法中放棄戰爭的條款,在亞洲許多國家人民的眼中代表侵略野心,日本右派卻自稱只不過是希望按照正常國家的準則來行動而已。他們這種辯解,近年顯然得到了較多日本人民相信或者不反對。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世界上許多國家都曾經進行侵略戰爭,有的甚至現在還在進行著,它們都不放棄戰爭權,單獨要日本永遠放棄,這當然可以說是不公平。如果真正以世界勞動人民的利害為標準,並且理性地分析一切前因後果,我們不得不承認:日本固然確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以前的好幾十年內犯了侵略罪,美、英、法等國又何嘗不同樣犯了侵略罪,甚至所犯更多呢?尤其美國,它不是今天仍在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犯著進行侵略戰爭的大罪嗎?為什麼把它們那些戰爭行為稱為維護和平與民主的行為,單獨責備日本侵略,並且迫使它永遠放棄國家的交戰權呢?這樣相比起來,日本人覺得不公平,可以說是有點道理的。但是這點並不構成充分的理由,證明日本應該爭取恢復交戰權。日本憲法第九條並沒有取消日本倘若受到外國軍事侵略時有進行武力抵抗的權利。事實上日本早已有了強大的「自衛隊」,日本的國防費用僅次於美國。美國最近五十年來一直保護並且扶助日本(包括幫助日本加強「自衛隊」)。現實並沒有任何國家既有充分力量又實際在準備武力進攻日本。在如此情況下,日本準備修改憲法以恢復交戰權,是想用來做什麼呢?除掉為了參與或者單獨進行侵略戰爭,難道還有其他作用嗎?日本不是已經在參與美國侵略伊拉克的戰爭嗎?由此可見,日本並沒有正當理由需要恢復交戰權。

再從實際利害上考慮。日本人民過去由於進行侵略戰爭,結果所受到的痛苦難道還不足以引為鑑戒嗎?難道應該相信今後日本進行侵略戰爭會比過去有把握取得最後勝利嗎?請看當今世界霸王的美國吧!沒錯,它的侵略行為至今還沒有受到應得的懲罰,但是美國勞動人民得到了什麼好處呢?不是生活越來越沒有保障又飽受外國人民恐怖報復的威脅嗎?所以,日本人民唯一明智的選擇,就是跟全世界人民一同反對日本資產階級政府藉恢復交戰權以便侵略,而不是再次讓統治者牽入準備帝國主義戰爭的事業。至於因為別國也不承認自己的侵略罪行就否認日本侵略有罪,甚至於根本否認日本侵略的歷史事實,那就更完全不合理了。本身也因為本國進行侵略戰爭而結果深受其害的日本人民,如果有了政治的覺悟,就應該既承認自己國家過去的罪行,同時也指責其他國家同類的罪行;尤其要聯合全世界覺悟的、有正義感的人民共同反對任何國家現行和未來的一切侵略行為。這才是唯一公平合理的做法,也是唯一有效的為日本人民自己打開光明前途的辦法。

日本政府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的目的,據說是為了更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其實那個所謂安全理事會,從來都不是為了保障世界人民的安全,而只是為了保障幾個大國(常任理事國)的既得利益的安全,保障它們支配和剝削世界人民的特權的安全。可見,爭取擔任常任理事國,無非是爭取特權,爭取參與分贓,爭取自己進行侵略的便利。所以人民不應支持,而要反對。如果日本真正是為了正當目的而想更積極地參與國際事務,在安理會之外有許多機會。例如無私地幫助窮國發展,放棄對它們的債權,更不用說首先充分賠償過去侵略所造成的損害。

中國的反日運動

最近在中國所出現的反日運動,像群眾運動的常態那樣,無論群眾的成份、背景還是目標都不可能是很單純的。在中國那麼專制的環境裡,那麼廣大的群眾行動出現了而在初期沒有受到壓制,當然可以認為是得到政府一定程度的容許,甚至可能有所鼓勵。但是,中國人民普遍對日本過去的侵略懷有深刻的憤恨,對日本現在所表現的野心也非常敏感,更是不容否認的明顯事實。日本政府和民間右派企圖把中國這次反日運動說成為中國政府一手製造出來的事件,顯然是出於偏見。

中國這次反日運動並沒有實際的成果。一經政府大力壓制就低沉下去,而且看不到在不久的將來有再起的機會。其中原因不難了解。

運動的基本目標(要求日本認真反省過去侵略的罪惡,放棄軍國主義的野心)完全合理,但是欠缺足以達到目標的手段。首先,群眾的行動對於日本並不成為重大的打擊力量,所以日本不用作出相應的讓步。有人提出戰前常用的抵制日貨策略,以為可以發生實效。其實這個手段從來都沒有實際效果。現在中國更難抵制日貨,因為太多貨物是日本投資在中國設廠製造的,抵制它們同時也抵制了中國工人,損害了中國經濟。況且斷絕對日貿易並不是反日運動的合理目標之一,所以抵制日貨不是正確的口號。至於那些過激的行動,例如打擊日本學生,反對一切日本的東西,以及破壞日本駐華機構等,更顯然是不適當的。

歸根結底,日本政府至今仍然充滿侵略的野心,是因為日本這個國家的帝國主義性質始終沒有改變。只有設法把日本國家的性質根本改變,才能夠使它不再侵略。這就不能靠外國(尤其不能靠其他帝國主義國家)的力量來打敗它、圍堵它以及壓迫它宣佈放棄戰爭權等等,而要靠日本自己的人民起來根本改造國家的政治和經濟的制度。外國人民的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運動不能越俎代庖,其主要作用只能是促進日本人民的政治覺悟,和幫助日本人民的社會革命運動。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協約國「懲罰」德國的政策徹底失敗:沒有把德國壓服,反而促成了極端民族主義的納粹黨在德國上台,發動第二次大戰。二次大戰後,美國「改造」日本的政策也不成功,後來很快美國自己就轉而培養日本擔任它的侵略助手了。這些都是上述道理的明顯例證。由此可知,單靠(或者主要靠)中國和其他曾受日本侵略的國家的力量來使日本放棄侵略野心,是不可能成功的。那些過激的、敵視全體日本人民和日本一切東西的反日行動,就更加明顯是錯誤,恰恰便利了帝國主義分子騙取人民支持,在日本國內繼續得勢。

現在中日兩國之間的關係已經跟六七十年前根本不同。六七十年前,日本是中國最大的敵國,它正在用武力進攻中國,企圖把中國變成它的殖民地。當時中國不把日本這種野心擊敗,就不可能有任何真正的進步。現在卻可以說:不論日本還是任何強國,都不敢再夢想武力征服中國。也可以說:到了今天這個時代,帝國主義已經有了比正式的殖民主義更好的侵略方法,對於武力征服的手段的需要不像過去那麼大了。帝國主義新的侵略方法,就是美其名為「全球化」的政策。帝國主義列強利用種種威迫利誘的手段,尤其盡量利用一些國際機構(如世界貿易組織和世界銀行),使第三世界國家的統治階級願意大開國門,與它們密切合作,共同剝削工農大眾。這樣,它們就不用承擔侵略的臭名,也不用付出戰爭的代價,卻收得差不多跟以前在殖民地所得一樣的實利。對於好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大國,帝國主義列強尤其要採取這種新方法對付,而盡量避免使用公然武裝侵略的手段。我們必須承認:帝國主義這種新政策至今運用得相當成功,中國和多數第三世界國家的政府基本上都願意合作,推行這種「全球化」。因此,那種以為日本重新成為軍事強國後,很快就要再像過去時代那樣公然進行侵略的想法,是不符合實際的;而以為中國將會或者需要重新掀起大規模而且持久的抗日救國運動,也同樣不符合實際。中國今天最迫切需要的,是內部改革,不是抵抗外敵。現實的外來侵略,主要是經濟侵略,而且是得到中國政府以及中國資產階級積極合作才成功的。

帝國主義的本質

雖然侵略是帝國主義的特徵之一,我們所說的帝國主義,並不是侵略主義的同義詞,而有更多的含意。我們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傳統,把壟斷資本集團支配下的制度稱為帝國主義制度。這些壟斷性的大資本集團如果只在國內投資,所得的利潤率難免急速降低,所以必須不斷擴張勢力範圍,到處搶佔市場和資源,亦即必須進行從經濟到政治甚至是軍事的侵略。在十九世紀末,所有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都已經發展成為帝國主義國家,其中也包括了日本。雖然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敗,還一度被美國佔領,但是它的資本帝國主義的經濟和政治的結構並沒有改變,在美帝國主義的積極支持之下,它的經濟實力反而大大增強了,所以有特別強烈的向外擴張的需要。不過,如上所說明,它今後主要的侵略方式將不會和過去一樣了。只由於在它周圍的亞洲國家的發展程度都比它低許多,而且有不少主權還有爭議的區域,加以它得到美國撐腰,所以它容易流露出在單純經濟侵略之外,還有領土擴張的野心,甚至於是實際行動。

帝國主義時代的侵略跟以往時代的侵略不同,它不是簡單的掠奪,而主要是利用投資來實施經濟支配。到了今天所謂全球化的階段,它更進一步要求各國完全撤銷對國際投資的限制,實際上就是要求讓帝國主義的壟斷資本自由進出,在經濟上全面支配比較落後的國家。由此可知,在今天,如果限於反對日本的軍力發展和領土擴張,即使成功了,也未能讓第三世界各國免受侵略:不但未能免除美國及其他帝國主義的侵略,而且未能免除日本的經濟侵略。因此,反對日本侵略的運動必須認定更遠大的目標,發展成為根本打倒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運動,才有可能達到真正的成功。

今天的資本主義和民族主義

世界資本主義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為無可救藥的阻礙進步的制度。一方面,由於壟斷資本的極度龐大並且能夠在全世界自由流動,以致它比過去任何時候更容易迫使受雇工人互相競爭,把雇用條件普遍壓低。同時,幾乎每當一個新的國家或地區工業化起來,就難免致使另一國家或地區的工業相應衰落。另方面,即使是新發展起來的資本主義國家,它的經濟和政治結構也很快就變成由壟斷資本支配,顯示出明顯的反動性質:在國內既阻礙工人階級和一切勞動人民的生活改善(實際工資很難提高,整體的生活素質更是惡劣),又阻礙民主政制的建立;對外則依附於帝國主義列強,同時對第三世界其他國家有侵略野心。至於資本主義經濟對於全球自然環境所造成的驚人破壞,更是接近了無可挽救的地步。所以,今天全世界的勞動人民,不論是在帝國主義國家還是在第三世界,都必須堅決反對資本主義,拒絕接受民族主義的欺騙,徹底拋棄勞資合作提高競爭力可以取得本民族或本地區的「整體」利益的幻想。這樣得來的所謂整體利益,其實只是不折不扣的資產階級的自私自利。如果工人階級在帝國主義國家裡與資產階級合作去爭取所謂民族利益,固然是變成帝國主義的侵略工具;第三世界的工人階級,如果在反對外國帝國主義的時候放棄階級鬥爭,跟本國統治者合作去發展本國的資本主義,也一樣等於出賣自己:即使成功打倒了某一外國帝國主義,也不過是以暴易暴,讓本國取代那外國帝國主義的地位而已,對於工人階級自己並沒有好處。今天全世界的工人階級都迫切需要廢除那已經成為人類最大的禍患的資本主義制度,建立名副其實的工人階級和一切勞動人民的民主政權,開創真正社會主義的新時代。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工人階級必須時時刻刻都不放鬆鬥爭,去爭取本身的一切權益,尤其要用最大的努力去建造徹底站在社會主義立場的工人階級政黨,由它來整合工人各方面的鬥爭,把它們引導到建立工人政權的路上。我們不要因為曾經失敗和受騙而喪失對自己能力和唯一正確出路的信心,應該從失敗的經驗中吸收教訓來重新奮鬥。

台灣和日本

當韓國和中國大陸都出現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群眾運動的時候,在台灣並沒有顯著的同類運動,反而發生了台灣團結聯盟的代表去參拜日本靖國神社的事件。這顯示出極右台獨派企圖與日本帝國主義結盟以實現急獨的目標。他們這種企圖絕無成功的機會,徒然加深台灣遭中共武力吞併的危機。因為在這問題上日本不能獨立行事,必須取得美國同意;而美日兩國雖然寧願兩岸繼續分立,不願兩岸統一,卻並不急需台灣正式獨立,尤其不願為此而與中共激烈衝突。況且,即使台灣在日本帝國主義支持下得到名義上的獨立,那也不過是實際上重新淪為日本的殖民地罷了,尤其是台灣勞動人民一定仍然被壓在最底層而無法翻身。台灣的勞動階級跟各國的勞動階級一樣,要提升自己的地位,只能靠團結全世界勞動階級共同奮鬥,反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根本改造政治和社會結構,決不能指望任何國家的資產階級來救助。

2005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