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唯一的出路:社會主義

──《馬克思主義入門》附錄

向青

《先驅》第63期,2002年(春)

資本主義經濟運行無可避免包含著資本家和工人(一切打工謀生的人都包括在內)之間不斷的鬥爭。因為,不管有人怎樣瞎說甚麼「後工業社會」,資本主義的經濟和任何社會的經濟一樣,始終要以生產為基礎,而從事生產事業的資本家想多賺錢的正常辦法,除了擴大經營規模之外,只有提高利潤率,而這歸根到底就是提高對工人的剝削率。所以,即使在表面上勞資關係很平靜,沒有爭執的時候,其實資方也不斷在向勞方進攻,不過勞方沒有反抗,或者沒有發覺自己被剝削得更厲害了而已。從1970年代開始,由於世界資本主義陷入衰退長波之中,資本家和他們的政府以及一切代理人用種種手段在經濟、政治、思想等各方面向工人和他們一切組織(工會、政黨、國家)進攻。工人方面,因為群眾的覺悟不足,而上層領袖們一般都很軟弱無能,甚至思想上投降於資本家,在這差不多三十年裡連連敗退,喪失了許多權益和陣地,其中包括蘇聯和東歐等號稱社會主義的官僚主義變態的工人國家的倒台。那種流行的見解,說馬克思主義已經徹底破產,今天的人類除了資本主義以外別無選擇,就是從上述的歷史背景中產生出來的。

馬克思主義真的破產了嗎?

認為馬克思主義破產所根據的理由,大致不出下列三種。第一,蘇聯等國原有的制度已被人民拋棄,証明馬克思主義的路線行不通。第二,根據馬克思主義所建立起來的制度非常醜惡,不值得採取。第三,一百多年來,沒有一個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的工人階級實行了馬克思所預言的社會主義革命。

第一和第二兩種理由有一個共通的前提,就是把過去幾十年蘇聯等國的制度當作實行馬克思主義的結果。但這個前提實際上是站不住的。事實上馬克思主義所設想的社會主義制度從來沒有在蘇聯或任何國家實現過。生產資料的國有化,只是社會主義改造的開始,並不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實現。十月革命剛勝利的頭幾年,蘇聯還在列寧和托洛茨基領導下的時候,共產黨政府的政策真正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的原則來制訂的,但那只是過渡性的政策。那時全國的經濟和文化的水平非常低,距離真正實現社會主義所需要的條件還非常遠。人們也明白這點,而且公開承認。1923年以後一直到1985年戈爾巴喬夫上台之前,蘇聯的統治者除了還保持著以前革命所建立的國有財產制度以外,幾乎所有重大的政策都是大大違背馬克思主義原則的。後來東歐各國新成立的共產黨政府基本上也是按照蘇聯的模式行事。這點托洛茨基以及後來的託派早已指出。許多其他用客觀態度研究蘇聯的學者也大體同意。曼德爾的這本《馬克思主義入門》對這方面也有扼要的說明。所以,讀過曼德爾這本書的人都應該不難明白,蘇聯和東歐各國的失敗,不能代表馬克思主義的失敗。

至於戈爾巴喬夫上台以後,蘇聯和其中各加盟共和國的政策根本是資本主義復辟的政策。葉利欽派不用說了,連戈爾巴喬夫在下台以後也承認他早已故意走資本主義復辟的路了。整個官僚統治層的態度都是這樣,其中真正堅決反對的人可說絕無僅有。人民裡面也有相當強大的擁護復辟的力量。除了新興的資產階級份子以外,主要在知識份子裡面。但不能說一般的工人都支持復辟,他們多數是消極觀望,不知所措。這主要是因為經歷了幾十年的極權壓制之後,一般工人都不懂政治,尤其缺乏實際政治行動的能力。他們需要在資本主義復辟同時多少有了一點政治自由之後逐步發展獨立的政治意識。復辟後工人的生活比以前更壞了。沒有理由斷定他們一定長久容忍資本主義。事實上局部的反抗行動一直都有。馬克思主義者(主要是託派)事先早已預見到資本主義復辟後的惡果,真正復辟的當時和事後也有正確的立場,因此大有可能將來逐漸爭取到群眾。

西方工人革命遲遲沒有實現,當然出乎以前馬克思主義者的意料。但是馬克思主義並不是確定的預言,只是分析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趨勢,指出社會主義革命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並沒有保証在甚麼時候一定成功。這點在曼德爾的書中也有清楚的說明(在最後一章介紹歷史唯物主義的時候,說明瞭馬克思主義決不是宿命論,「歷史上任何社會震動的大時代的結局都是未定的」)。所以拿西方至今還沒有工人革命來証明馬克思主義破產也是不能成立的。現在西方工人的處境顯著地越來越壞,恰好証明馬克思主義正確。

討論馬克思主義是否破產的問題,一定要特別討論中國的例子。自從1949年起,中國一直在共產黨統治下。無論中共奪取政權的過程還是最近十幾年的演變,都跟蘇聯及東歐各國很不一樣。欠缺對中國這個特例的瞭解,就不能正確瞭解馬克思主義,也不能正確瞭解整個世界歷史的趨勢。

中國的特例

蘇聯和東歐各國的共產黨都倒台了,復辟了的資本主義沒有給人民帶來盼望中的美好生活,反而造成經濟衰落和社會動盪不安,連人民的健康和壽命也降低了。中國似乎相反。江山仍舊是共產黨的,共產黨並沒有分裂或改名,照舊標榜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經濟上,中國彷彿要成為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增長的速度令人羨慕或畏懼,吸收外來投資的數量僅次於世界霸主的美國。看來好像中國可以為社會主義爭一口氣。

1979年以來的「改革開放」,起初是改革了一些窒息群眾積極性的經濟政策,也在其他方面讓人民得到稍多一點自由,但是不久就顯出了恢復資本主義的傾向。只要你沒有忘記,資本主義最明顯的特徵就是金錢萬能,它使一切人際關係都變成金錢交易,那麼,你就很容易看出,今天的中國比老牌資本主義國家更資本主義。因為,現在有錢在中國差不多甚麼都可以買到,沒錢簡直甚麼都不行。中國(包括「解放」後的中國)的官威向來是很厲害的,今天仍舊很厲害。但是今天只要你有足夠的錢,就有辦法使大官也來為你推磨。自己想買個甚麼官位(包括共產黨內的官位)也不難。靠農民武裝鬥爭上台的中共,一直把農民壓在二等公民的地位上,很難取得城市戶口。但是現在只要有足夠的錢,遷戶口入城就不成問題,甚至拿單程証去香港特區住也有辦法。反過來,沒錢的有急症或者意外受傷也不一定能得到公立醫院救治。一切「單位」都搞「創收」,學校和醫院都千方百計斂財。軍隊營商最近才明令禁止。「錢權交易」成為「新時期」的流行語。相信全中國找不出多少個工人或貧農不覺得已經「變天」的,尤其在「改革開放」成績昭著的地區。

如果必須講講理論,可以簡單講兩點。第一,全面的市場經濟(商品經濟)只能是資本主義,不可能是社會主義,也不可能是正在向社會主義過渡的制度。這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改革開放」後的中國不但早已極力推行市場化,而且早已確立了一種官方理論,說社會主義經濟應該是一種市場經濟,整個社會經濟都靠市場機制來調節。採取這種立場的國家還可能是工人國家嗎?第二,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託派)一向認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是官僚主義變態的工人國家,所根據的理由是:中國的工人階級並沒有直接掌握政權,但是中共官僚政權很快就把資本主義企業全面國有化,不許資產階級再生長出來,所以可說它在基本上是為工人階級服務,而不是為資產階級服務的。然而,到了鄧小平時代,中共政權一步步允許資產階級重生,而且無限期廣泛生長,同時在官僚與資本家之間建立起千絲萬縷的密切聯繫,後來官僚子弟根本成為新興資產階級的核心,而工人方面照舊沒有掌握政權,照舊連政治自由都沒有,原先享有的社會保障一步步被取消,社會地位明顯降到資本家之下。這樣的官僚專政憑甚麼理由還算是為工人階級服務,而不是為資產階級服務呢?實行這種政策的共產黨的階級性質難道跟毛澤東時代還是一樣嗎?

在「改革開放」前,中國的貧富差距屬於全世界最小的一級。到了1990年代中期,已經擴大到屬於世界最大的一級,超過了美國。以前不存在的失業問題,也出現了,而且日益嚴重。最近幾年出現生產過剩的經濟問題,更把資本主義已經復辟的真象明顯暴露出來。

中國在資本主義復辟過程中沒有發生蘇聯那樣的危機,主要是因為中共統治層沒有像蘇共那樣分裂,而且採取了比較緩進的政策。1989年的群眾運動令中共更加避免急躁和內部分裂。政局的穩定和大量廉價的勞動力成為有利的因素,吸引大量外來投資,維持了較高的經濟增長率。但是在經濟增長過程中社會矛盾也急劇增長,而生產力的落後性遠未克服,金融機構的不健全尤其顯著。1997年東亞金融危機沒有波及中國,全靠當時中國金融市場還沒有充份開放。現在中國已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種種保護國民經濟的政策不久就要取消(中共政府甚至自動縮短緩衝期),所有這些危機都會加速爆發。所以,中國走資本主義道路所產生的經濟好景只是暫時的,而且在相當大程度上是表面的。中國正重新陷入半殖民地的地位。中共的政策在整體上是助長這個趨勢的。中共不但放棄了社會主義革命的目標,而且放棄了徹底的民族解放的目標。它所剩下的民族主義立場,只有跟其他第三世界的專制統治者一起,堅持本國不適用「西方」的人權準則,並且指外國人士批評他們壓迫本國人民是干涉內政。

中共整個黨那麼一致地向資本主義投降,在這個轉變過程中連一個成形的反對派都沒有出現,除了客觀形勢之外,自然跟主觀方面(中共本身)的一些特殊條件有關。第一是中共真正的馬克思主義傳統非常薄弱。在1927年革命失敗以前,它是在共產國際指揮下推行孟什維克式的與資產階級國民黨合作實行國民革命的路線。失敗後,先採取冒險主義的盲目暴動政策,然後形成以鄉村包圍城市的長期武裝鬥爭的路線,把黨變成包辦代替工人階級的革命歷史任務的工具,以打江山和維護黨天下為最高目標。第二是在這樣的實踐過程中形成了黨內厲行思想統一、絕對服從最高領袖(實際上等於真命天子)的黨內制度。這種制度的民族特色之一,是把民主自由當作腐敗的西方文化。

中共演變到今天的地步,應該可以打破那種以為毛澤東思想是當代(尤其是第三世界裡面)馬克思主義的新發展的誤解。至於今天還看不出鄧小平理論和毛澤東思想之間的區別而繼續擁護中共路線的革命者,實際上等於接受了那種認為當初中共犯了太早實行廢除資本主義的錯誤的見解。所以,這種革命者即使將來能取得政權,那也不會是工人階級的政權(連官僚主義變態的工人的政權也夠不上了)。

出路在哪裡?

人類歷史的實際過程總是比最有眼光的思想家所預見的更曲折,更複雜。馬克思主義預見到資本主義一定要發展成為人類進步的障礙,同時也鍛煉出能夠推翻資本主義的工人階級,但是沒有預見到社會主義革命的道路那麼長遠而曲折。不過,如果以為凡是樂觀的預言都不準確,或者只有樂觀的預言才不準確,那是與事實不符的。任何馬克思主義者都沒有預見到第一個工人政權成立後七十多年工人階級革命還沒有在全世界勝利,反而連那維持了七十多年的工人政權也倒台了,這當然是事實。但不要忘記,工人政權能夠首先在俄國那樣落後的國家成立而且維持了七十多年,也是當初絕大多數馬克思主義者所未能預料的。所以,真正有意義的問題,不是應該相信哪種預言,不是應該絕對樂觀還是絕對悲觀,而是應該決定爭取哪種前途,包括分析這種前途是否有可能成功。倘若從這個角度看問題,就會明白為甚麼馬克思主義所指出的社會主義革命是唯一的出路,今天有利於它成功的條件比過去任何時期都好,只有一個條件是例外:就是工人階級的革命覺悟和信心。

資本主義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它已經促使生產、運輸、交通和管理等技術發展到非常驚人的高度,以致現有的設備和人力對於資本家的生產目的(能夠賣出去,賺到錢)來說是大大過剩了。這就是每天有數以萬億美元計的資金不投入生產事業而從事投機炒賣的原因,也是世界經濟陷入衰退長波和長期失業數字不斷增大的根本原因。有些權威人士估計,如果在現制度之下儘量實行生產「合理化」,將使十分之八的勞動人口成為多餘的,也就是成為資本主義社會所不需要的人類廢物或者寄生蟲。由此可見:甚麼「終身學習」、「再培訓」、「提高競爭力」統統不是解決社會失業問題的辦法。唯一有效的解決辦法就是大大縮短每人每日的工作時間,有工大家做,為民生需要而生產,不是為賺錢而生產。這就要廢除資本家和官僚的權力,建立真正的人民權力;就是廢除資本主義制度,建立社會主義制度。這個變革,所需要的物質和技術的條件已經有了,同時也是人類大多數為了避免被淘汰或者成為寄生蟲所必需的,只要他們瞭解到並且下決心就能夠實行。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應該負起責任,一面在種種現實鬥爭中同群眾一起奮鬥,爭取任何局部的和過渡性的要求,一面不斷向群眾指出那唯一的根本出路,幫助群眾瞭解和採取它。

這種奮鬥未必能夠在短期內成功。如果希望一兩年就成功,那是不現實的。但如果反過來,預計一定要很長期(比方好幾十年)以後才能夠成功,也同樣是不實際的。因為,如果全世界大批失業不斷增加的情況再繼續多年,以致整代青年的大多數都從來沒有職業,也從來沒有參加過集體鬥爭行動,就很難希望他們往後接受社會主義的思想並且產生革命的自信心。恐怕他們只會流於頹廢,或者變成反社會的消極破壞者。這樣,整個人類的前途就沒有希望了。所以目前已經到了人類歷史的決定關頭,如果不趕快打開出路,恐怕就要永久沉淪甚至全人類毀滅了。不但從社會關係上看來是這樣,從自然環境上看起來也是一樣。如果社會制度不改變,對自然環境的大規模破壞再長期繼續而且擴大下去,恐怕地球也不容許人類繼續生存了。

因此,人類已經真正面臨了最後的選擇:不是社會主義就是文明毀滅,甚至是全人類的毀滅。

2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