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買斷職工同胞們!

325日大慶工人傳單

《先驅》第63期,2002年(春)

我們能不能堅持到底,能不能討回我們自己的東西,全看我們自己了。管局內部消息,曾玉康對我們買斷職工根本不當回事,他說什麼上訪職工自己就會退出。你們看到沒有,買斷職工上午來人,下午就沒人了。這就證明買斷職工堅持不了多久了。他們自己就會自生自滅。我們要有決心打好這一仗。把買斷職工推到保險公司,這就是我們領導當前主要任務。

買斷職工同胞們!

看到沒有,我們到了最危急的時侯了!要有決心,以鐵人為榜樣,寧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堅持到底,打好這一仗,討回自己的權利。

買斷職工同胞們!

我們不能半途而廢,不管現在你們在幹什麼事,快放下來吧,投入這面臨饑餓的鬥爭中吧,這一仗我們不戰勝曾玉康,我們就沒有美滿的生活,我們就會面臨下半生的淒慘和家破人亡。我們的決心就是:要求退休,和在崗職工同等待遇,年齡小的返崗工作。這就是我們生存的決心。

我們記住一句話:只要有決心,鐵棒磨成針。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

關於三月二十號朱大勇開車撞人的事件真像

公安機關是維護國家專政的機器,是保障人民利益,社會秩序的機關。人民警察愛人民,人民警察人民愛。然而,就朱大勇開車撞人一事,公安局的公告以不負責任的作法隱瞞事實真相,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欺騙廣大群眾。這不僅有損民警形象,而且也置國法於不顧。

三月二十號上午,大慶市大批買斷職工來到石油管理局、鐵人廣場、乃至遠望轉盤路周圍請求管理局領導回答問題。這時警察為了維護交通,路口已戒嚴,所有車輛繞道而行。但是在戒嚴過程中個別警察執法不嚴,有目的、有策劃地放進一台汽車。這輛車高速行駛,闖入人群中。試問,在戒嚴路口的警察攔那麼多車,他們都能繞道行駛,沒一輛車敢闖入戒嚴區,朱大勇何許人也,敢在光天化日下闖入戒嚴區撞人?

公告中說,買斷職工攔車、毆打司機,然後司機掉車頭才撞到人。這是顛倒黑白,為亡命徒辯護、開脫。在場的廣大群眾,甚至在場的警察都看得清楚,事實真相是朱大勇先開車闖入戒嚴區,然後下車掏出兇器首先向周圍群眾亂打。赤手空拳的群眾毫無準備,在朱大勇已動手的情況下,被迫還擊。當時警察把朱大勇塞回駕駛室,然而無人料到的事發生了:朱大勇非但沒開車走,反倒加大油門向群眾沖去,連撞五六個人。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讓所有在場人驚呆了,群眾在極為氣憤的情況下,才揪打那個撞人司機,砸了他的車。這種正義行為得到了廣大買斷職工群眾的熱烈擁護。

窮兇極惡的司機朱大勇不被鎮壓,人民的生命財產就得不到保護。

試問,為什麼朱大勇能開車闖入戒嚴區?為什麼警察在他已打人在先時不抓他,反而保護他回到駕駛室?難道不是故意袒護壞人、兇手?這是對黨和人民的犯罪!

公告還說要抓出打過朱大勇的“違法人員”,這充分暴露出公安機關是故意袒護犯罪,與群眾對立。朱大勇拿兇器打人、開車撞人,是有預謀、有策劃、有目的的。現場事先安排好了攝像,更充分暴露了問題的實質。公安機關違背黨和人民給予它權力的初衷,採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製造事端,這是廣大群眾決不答應的!實事求是是真理,偽造事實是可恥!

(這份印刷品出現在鐵人廣場的實際時間是325日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