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東方電話訪問了大慶工人、幹部

中國勞工通訊

《先驅》第63期,2002年(春)

編者按:中國勞工通訊的韓東方先生在35日至10日間用電話訪問了大慶工人、幹部及官方工會。原文刊於中國勞工通訊的網頁,現精選節錄如下(順道向中國勞工通訊致謝):

幹部妻子也被迫買斷工齡

三月一日大慶石油管理局約三千名職工,因不滿局方單方面撕毀合約買斷工齡協議,衝進管理局大樓進行抗議。到昨天三月四日,參與抗議的職工達到五萬多人。

下面請聽一位目擊者介紹今天早上工人繼續游行示威的現場情況。

目擊者:早上的時候戒嚴一陣子,後來就好了。就是工人從前面走,防暴警察給他們開路。

韓:有多少工人呢?

目擊者:今天早上打這兒過的有一萬多二萬多人吧,反正挺多人的。基本上都是四十五歲左右,四十多歲。好像是因為要交的什麼費漲到一萬了,一年要交一萬塊錢。你想,買斷工齡總共才有十幾萬,有的才有幾萬塊。每個人一年要再交上一萬塊錢,你想那些單職工家庭買斷了的,然後再把這些錢交給回去,他們該怎麼活啊!像我家是雙職工,只買斷一個,就算都交回去,還有我爸掙。但是就有像家裡頭只一個人上班,那他買斷了,還要讓他把錢都交回去,讓他怎麼活啊!

韓:你家裡這種情況還可以是不是?

目擊者:對,我家是雙職工,只有我媽買斷了。

韓:你爸還在上班?

目擊者:對,還在上班。

韓:那你爸你媽有沒有參與這事呢?

目擊者:沒有,我媽說反正家裡還有一個。

韓:上街的人是不是都是家裡兩個都買斷了,還是怎麼著?

目擊者:有的有兩個都是買斷的吧。我看打著的大標幅上寫著什麼,"我們不要再上當受騙!"然後還有什麼,"還我工作!"上面寫著這些。工人還喊口號,什麼"堅持勝利!""還我工作!"什麼一些。昨天據說還有人臥軌呢!

韓:什麼時候啊?

目擊者:就昨天下午啊!

我把電話打到大慶市政府,一位信訪幹部介紹了他所了解的情況。

幹部:它這已經是四、五天了。開始的時候人比較少,也就是兩三千人,等到昨天和今天就是五萬來人。

韓:今天人還在哪兒圍著嗎?

幹部:還在,人還在廣場上。

韓:就現在還在哪!

幹部:對對對,昨天最嚴重,有五萬多人,他這管理局的和石油公司都在一個樓裡,有一個五百多人的職工食堂,還有一個一百多人的處級以上吃小灶的食堂。現在每天工人到點就吃飯去,現在給他們工人天天煮茶蛋,做豆腐湯,買麵包,天天就這麼做罷。現在整個管理局都沒法辦公了。現在好像沒有太過激行為,這兩天沒有太過激行為就是讓他們出面答覆,但是他們的領導們始終沒有出來給工人答覆。他們石油部管理局機關小食堂的處級幹部,他們天天喝五糧液每頓八個菜,這些都讓工人給發現了。天天喝五糧液八個菜。

這位幹部緊接著以他妻子的實際情況為例。詳細介紹了導致這次工人行動背後的直接原因。他還說,據說,在聽說大慶工人因不滿買斷工齡奮起抗爭的消息後,新疆的油田,勝利油田以及遼河油田的工人也行動了起來,聲援大慶工人的行動。

幹部:大慶油田有限公司管理局,他們和買斷工齡的工人當時有個協議,但他們(企業方)違約。我愛人就是買斷職工。

韓:她的情況怎麼樣呢?

幹部:當然不滿了!開始的時候這合約協議上寫著,和在職職工待遇一樣。就比如取暖費這一塊兒,買斷以後這取暖費公家給你交,結果現在從今年開始就掐了,不再給你交了,要你個人承擔!

韓:一年多少錢呢?

幹部:一年三千多吧!

韓:三千多取暖費就給掐了。

幹部:啊,就給掐了。這是一個原因。再有一個就是,當時買斷協議上寫著,買斷以後就是每年個人向保險公司交社會勞動保險統籌費兩千六,結果,去年增加到了三千六。今年又給漲了,增加到了四千多。

韓:為什麼又給增加了,有沒有解釋?

幹部:沒有,不知道。他就是隨心所欲給加的。

韓:隨心所欲加的?

幹部:啊。

韓:也不解釋?

幹部:不解釋。

韓:那一下子涉及五萬多人……。

幹部:五萬多人?現在據我所知吧,據我們所掌握,如果這三天、四天以後再不給答覆,恐怕就要上讓湖火車站堵火車去了。八萬多職工啊!管理局就有7萬多,石油天然氣有限公司職工是一萬多名職工,一共八萬多職工啊,千家萬戶哪家都有啊!

韓:能佔咱們大慶市家庭的百分之多少啊?

幹部:起碼得佔百分之五十!它不僅僅是關係到大慶市的穩定,它涉及到全國油田的問題。比如說,新疆、胜利以及遼河,全國所有油田,不都買斷了嗎?

韓:就是都有相同的問題。

幹部:都有相同的問題,他們都在鬧呢!聲援大慶。聽說也在鬧呢,不過不確切,只是聽說,咱們沒有具體調查,聽他們買斷職工說的,新疆的和其它油田也在鬧呢!

韓:等於是聯合起來了。

幹部:對對對,聽大慶哪邊鬧起來了以後,他們哪兒對有些待遇也不滿罷!

他接著說,面對人山人海的抗議工人,政府不但派出了武警,而且還調來附近駐扎的解放軍坦克團。不過他認為,已經起來抗爭的工人不會被嚇倒。

幹部:武警部隊和坦克團都來了。

韓:坦克團都來了?

幹部:啊,廣場上人山人海的。

韓:那幾天大伙是徹夜在哪兒待著,還是白天去,晚上走?

幹部:白天就是八點多鐘到了,晚上下班時間就撤回了。交通都堵死了,鬧的是挺兇,而且據我們所掌握的,他這個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恐怕這個事態比現在還要大,還要嚴重。

韓:那這事,未來幾天能不能解決了?

幹部:根據目前的情況好像可能性不大,因為它的領導根本就沒有出現。到目前為止,這次的買斷職工哪個層次的都有,工人、科級、處級幹部,都包括,都有。所以裡面派出底下的人出來跟工人談,過來以後工人就喊打,都給嚇跑了。你出來說了也不算,聽你說跟你說有什麼用。管理局一把手和有限公司一把手不出來,不出來跟你談,派個別下面的人跟你談有什麼用。

幹部:現在人家已經成立了一個"買斷工齡職工臨時工會委員會"。他們還遊行了呢﹗

韓:這個臨時工會委員會的委員們﹐都是自己公開站出來的?

幹部:是﹐都是公開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家[按《中國勞工通訊》過去幾天的跟進,臨時工會委員會是一個地下組織--編者]

韓:這個工會委員會﹐跟哪個官方的工會……

幹部:那就是工人和資本家﹐那是兩回事。

韓:所以﹐這個是工人的工會?

幹部:對﹐這是工人的工會。

韓:那個工會呢?

幹部:那是資本家的工會。工人的這個叫"大慶石油管理局買斷工齡職工臨時工會委員會"

韓:經過選舉了嗎﹖

幹部:對呀﹗那是經過大夥兒推薦的。開始那兩天不太克制﹐現在還可以了。開始那會兒﹐把門都砸了﹐把這個屋裡的痰盂子都給砸了﹐把樓上的欄杆都砸了。有過激行為﹐那個時候來的人比較少﹐也就兩三千﹐四五千。最高潮是昨天﹐五萬多。

韓:工人的行動開始趨於平和﹐是不是跟工人臨時委員會有關呢﹖

幹部:據分析是有關係﹗

官方工會與資方蛇鼠一窩

石油管理局工會主席則告訴我﹐這事當初全都是北京做的決定﹕

主席﹕我們介入不了啥玩意兒﹐黨委都在開會研究吶﹐我們介入個啥呀﹗

韓:對這件事﹐工會是不是應該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呢﹖

主席﹕我扮演﹖我聽黨委的﹐我聽我們黨委的安排。

韓:那黨委怎麼說﹖

主席﹕黨委要統一口徑﹐也不能隨便亂說。

韓:昨天總工會主席尉健行還在政協會議上談到﹐說工會要在出現這種情況時候﹐一定要為維護工人權利要站出來說話。

主席﹕站出來說話﹖他是工人嗎﹖都解除合同了﹐已經跟企業沒關係了﹐脫離企業了。他是社會游民了﹐他是甚麼職工啊﹖

韓:工會肯定不管﹖

主席﹕聽黨委的﹐你問黨委怎麼安排﹐黨委安排讓我們幹甚麼我們就幹甚麼。我看你找黨委﹐我們要統一口徑﹐咱們不能亂說啊﹗

韓:如果工人要求是合理的﹐工會為甚麼不幫呢﹗

主席﹕沒有合理的部份﹐我沒法幫忙。

韓:真沒有合理的部份嗎﹖

主席﹕合理不合理你找北京﹐你找北京總公司總經理馬富才[中國石油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編者按]﹐他是總經理他最清楚﹐石油系統不是一個地方﹐四十萬職工吶﹐現在已經買斷職工四十萬了。它不光是大慶油田一個油田的事兒啊﹗全國油田都買斷了。這個政策都是北京定的﹐不是我們定的。再追就得追到國務院去了﹐這都是領導的事﹐國務院的事你能說啥﹐不執行行嗎﹖這些事要深談的話﹐你就找北京找全總吧﹗過去都了解過了﹐這不是一年的事了。現在已經改制完了﹐上市公司了﹐現在要復工。你沒法說了﹐不高興那時候已經簽字了﹐那你現在怎麼說﹖

華北油田工人聲援大慶

在克拉瑪依油田的這位幹部的提示下﹐我把電話打到華北油田工會。原來﹐在三月一號大慶油田工人上街後﹐華北油田的上千名買斷工齡的工人﹐也於三月四號和五號兩天﹐圍在管理局外面﹐提出了和大慶油田的工人相同的要求﹕

工會﹕咱們這兒前幾天也出現了這種情況。禮拜一禮拜二﹐就那兩天人比較多。主要是在辦公樓前聚集了比較多的人。

韓:是不是他們聽說大慶的工人出來了﹖

工會﹕他們可能是和那邊原來的一些老同事有些聯繫。

韓:有多少人呢﹖

工會﹕具體多少人我還說不好。有一千多人吧﹐是去年和前年兩期買斷的。

韓:他們要求什麼呢﹖

工會﹕我估計是為醫療保險。

韓:具體是怎麼回事﹖

工會﹕據說在大慶那邊買斷工齡後﹐對醫療保險﹐管理局做些什麼﹐也就是聽說。聽說以後﹐也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吧向管理局提出要求﹐要求解決醫療保險。現在的買斷職工有這麼個要求﹐你說合理還是不合理﹐現在還難下結論。

韓:你們那兒買斷工齡的一共有多少﹖

工會﹕大致是三萬三千人。

韓:大致是哪個年齡層﹖

工會﹕五十﹐四十﹐三十﹐二十多歲的都有。醫療保險涉及到的多是一些年紀大一些的﹐五十多歲。年紀一大﹐身體毛病就多﹐對醫療保險就更關心一些。年齡小一些﹐工齡短一些的﹐買斷以後找不到工作﹐以後身體也會出現問題。

韓:大慶那邊的工人組織了一個"買斷工齡職工臨時工會"﹐咱們這邊有沒有﹖

工會﹕這我們還沒聽說。具體有沒有﹐我們不知道。有中華全國總工會這麼一個工會﹐你要再成立另外一個工會﹐肯定是不合法的。

韓:他們現在回去了﹐是暫時的﹐還是以後再也不出來了﹖

工會﹕這個很難說。問題現在都沒解決。

韓:大慶工人是中國工人的一杆旗﹐如果這杆旗在那兒挺著不倒﹐這邊是不是也會有人說﹐問題解決不了﹐今後有機會再出來﹖

工會﹕從長遠看﹐肯定還會有的。以後職工與企業的關係處理得乾乾淨淨的﹐這是不可能的。子女還在企業裡就業﹐家裡還有人在企業裡工作﹐住房也在企業所管轄的社區裡。如果將來住房改革什麼的﹐都涉及到他們的切身利益。這裡邊肯定有一系列的問題。

工會幹部也不滿領導貪污

一位大慶的市總工會的幹部說﹐政府已經組織起了緊急滅火隊來滅火﹕

工會﹕現在就是各級政府組織了滅火隊﹐形勢控制住了。前段時間﹐火車堵了四十分鐘﹐進入食堂﹐砸個亂七八糟。其他沒有別的。現在上頭分區分片包到每個人。到街道去說一說﹐坐一坐﹐看有啥要求。然後經過正常的組織渠道做工作﹐不要去集會什麼的。

他接著說﹐工人採取這一行動是有一定的理由的﹕

工會﹕職工鬧得還是有理由的。以前大會戰那麼辛苦﹐那麼奉獻﹐現在這個下場﹐心理怎麼也不平衡。我的親屬當中就有三個人買斷的。

韓:他們有沒有參加這個行動﹖

工會﹕我們家的這幾個挺老實﹐都沒去﹐都是女的。我愛人在家帶孩子﹐性格比較穩﹐不願操心那個事﹐也沒去。

韓:你愛人也是買斷的﹖

工會﹕對。她的那個隊長說﹐你別去了。在家聽消息﹐我們去。

不過﹐剛才那位石油管理局的幹部﹐對當初工人買斷工齡﹐卻有另一番看法﹕

幹部:有些人當時就是看到有一大筆錢﹐感到特別誘惑。你要想到﹐如果拿了這筆錢不夠花﹐那你就別拿。拿了現在又回來說﹐太少了﹐受騙了。這算什麼﹖當初﹐也沒有人按著你們的手指要你們簽字﹐全是自願的。

對此﹐這位大慶市總工會的幹部的看法有所不同﹕

工會﹕當時不買吧﹐管理局的做工作﹐不買就要下崗。就這麼匆匆忙忙地買斷了。究竟買斷有什麼利有什麼弊﹐都沒有做什麼過細的工作﹐發兩張紙給你看看﹐你要買就買﹐不買就拉倒﹐下崗了我們不管。這明擺的有誘導作用。他給職工提供的信息並不是全面的。就和東北的逮鳥的一樣﹐底下放幾個穀子﹐然後將網提起來。你一進去﹐膨﹐將網一拉﹐就扣裡面了﹐你出來不出來就不管你了。石油企業﹐從入世競爭來說確實成問題﹐人力成本太高。進口成品油和我們的原油一樣的價格。所以他要減員生效這某種意義上也是對的﹐這種方法置老百姓死活於不顧﹐狠了一點。做得是挺狠的。

除了對買斷工齡有受騙上當的感覺之外﹐這位工會幹部還介紹了工人要求恢復工作的另外兩個背景因素﹕

工會﹕大慶的工人是比較老實的。就這幾年的工資在長起來。前幾年﹐吃的住的都不太好。現在嘩嘩一下子下去﹐大家心理就不平衡了。大家有三十年工齡二十年工齡﹐幾萬塊錢就回家了。局裡的領導一發﹐有時候是幾十萬﹐一百多萬﹐就是年終兌獎金。這傢伙﹐這一年的收入就相當於二十多年的收入﹐你說老百姓會服氣嗎﹖我說的都不是誇張的﹐都是實實在在的。處級幹部是十來萬﹐科級幹部五﹐六萬﹐一般的幹部一萬兩萬。一般的工人是四﹐五千。你還叫買斷的工人交保險一類的﹐交一萬多﹐以前是幾千。這發在手裡的幾萬塊錢﹐一下就交沒了。你叫他怎麼辦﹖這是說工人中身體健康的。如果一有病一住院就啥也沒有了。大慶的經濟效果還可以﹐不需要整得這麼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