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大众怎样才能保饭碗?

先驱社

《先驱》第56期,20006-8

两年多以来,政府和工商界像是一个攻守同盟,专门打击普罗大众的就业与生活。在私营部门,裁员减薪接踵而至。政府则在“提高效率”与“用者自付”的幌子下,进行大规模私有化及削减医疗、教育及社会福利开支。劳工界有些人仍然心存侥幸,希望官商联盟能够手下留情。没有的事!在经济繁荣时期,上层阶级尚且长期压抑实际工资的增长,现在处于衰退时期,唯利是图的官商又怎会放过打工仔女?所以工友要保饭碗,唯有抗争一途。

普罗大众过去两年并不是没有任何抗争。去年五月,公务员就几次发动过上万人的游行。只是这并没有真正阻止政府的攻势。私营部门的工人更是任人鱼肉。许多打工仔女有深深的无力感。

大有理由抗争

但我们真是无能为力吗?毫无道理这样说。我们是社会的大多数,又是社会生产的实际承担者;高官的任何决策也好,财团的任何投资与经营也好,最终都有赖我们的合作才能落实。如果他们“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对不起,我们就没有理由合作下去,就有理由抗争。游行是一种抗争,但是,它的作用只是一种宣泄及发出声音,并不能实际阻止官商的进攻。要做到这一点,须要工业行动。只有工业行动才能令官商有所损失,才能令他们“肉痛”。自然,要发起成功的工业行动,需要有长期准备,不能一蹴而就。例如需要加强工友之间的日常沟通与团结,需要工会骨干努力在群众中扎根,需要进行长期的劳工教育等等。这一切都并非易为,尤其因为上至部份工会领导,下至一般群众,多年来正正缺少这种长期奋斗的精神,也缺乏集体组织的传统;相反,各自打算、自谋出路的习惯一直占上风。要群众改变这种风气,当然不易。但是,任何地方都有为数不多但相对具有抗争与团结意识的工友;只要这些工友能当仁不让,凝聚核心,作长期的耐心解释,总有可能扩大团结,令正气抬头,使颓气稍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利用选举促进普罗权益

其次,今年是立法会选举年。我们要充份利用手上的一票来增加抗争的影响力。虽然立法会权力太小,不容易实际阻止官商的进攻,但至少可以增加工人阶级的声音,可以迫使部份政党采取较符合工人利益的主张,可以牵制政府政策的推行,从而争取时间为长期奋斗作打算。

要好好运用手上的一票,需要我们对于“工人权益”四个字有清晰无误的了解,不能单看候选人的“形象”,或听他作 “为工人” 的空洞承诺,便把票投给他们。要工友投他们一票,需要候选人在政纲上及一切竞选活动中包括大众最迫切争取的要求,例如

━━政府要停止一切私营化、公司化、外判化的措施;

━━停止对资助机构的「资源增值」及一笔过拨款计划;

━━立法规定八小时工作制而工资不减,以便保护雇员健康及腾出职位吸纳失业;超时工作,工资双计;

━━政府带头增聘人手,扩充种种公营及资助的社会服务。首先包括创办公营及资助的环保工业及废料回收运动,以便增加就业机会及改善市民生活;

━━设立失业救济金;

━━立法规定最低工资;

━━立法保障员工的集体谈判权;

━━取消劳工法例中的418规定(注一),让所有雇员均受劳工法例保障;

━━停止推行强积金, 退休金由税收支付, 市民不须供款。

━━实行累进利得税,让大财团负起较大的税负;

━━开征资产增值税,打击过度投机;

━━废除目前那种由高官及工商界人士垄断房屋政策的制订的局面,确保普罗市民及住户的民主监督权。

民主奋斗不可少

政府之所以能够带头打击普罗大众,是因为这个政府并非民选产生。要上述诉求得到实现,除非有一个普罗大众选举出来的政府。所以,广大打工阶级的种种经济性诉求,实在同民主奋斗不可划分的。第一步至少要:

━━废除法例中一切违反人权与自由原则的规定;废除基本法第廿三条;反对及阻止政府就廿三条立法;

━━修改基本法,确保行政及立法机关都由平等普选产生;废除功能团体选举;废除行政主导,行政首长向议会负责。

保饭碗只能靠自己的实际力量

要全部实现上述诉求,当然不能指望这个政府,相反只有靠普罗大众作长期的奋斗,特别是建立强大的工人运动。任何议员,任何领袖的作用都不能代替群众自己的奋斗。只有当普罗大众自己有了坚不可摧的力量的时候,才能摆脱任人摆布的苦况,才能呼吸自由的空气。因此,我们这些诉求的作用,并不限于目前介入选举,而且还具有长期团聚群众,鼓舞群众抗争的作用。

(注一:现行劳工法例规定,工人为同一雇主工作满四星期,每星期工作不少于十八小时,才受到劳工法例保障。)

200051日国际劳动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