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地賠本,是不爭的事實」

── 一個中國農戶1999年的收支

郁進東 閔捷

《先驅》第56期,20006-8

原《中國青年報》編者按:1998年,全國農村居民人均收入2161.98元,只夠我們在星級飯店裡吃幾頓飯。值得進一步澄清的是:

第一、1999年夏天,我們在河西調查研究時,一位年輕的鄉長告訴我們:基層上報農村農民收入時,多報30-40%,否則提留不夠用。在這篇調查中,王昌道家的人均收入246元,上報的是2340元。後者居然是前者的9.5倍!扣除存在的巨大水份,農民收入還有多少錢?

第二、「農村居民」的全國統計,包括楊柳清、大邱莊、華西鎮、溫州、江浙鄉鎮企業發達地區、珠江三角洲等早就比城市居民還富裕的農村居民;同時,也包括那些在國外有產業、在香港包「二奶」的農村居民。倘若將沿海兩億多相對富裕的農村居民去掉,內地廣大農村居民手裡還有多少錢?

第三、倘若將農民手中賣不出去的大量存糧扣除,上繳了各種負擔之後,農民手裡還有多少錢?(註1

第四、倘若再將各地基層村長、會計、鄉鎮企業廠長等幹部及其親屬等農村居民去掉,真正老老實實種田、打工的大多數農民,一年下來能剩多少錢?

如今,中國70%的人口是統計上的農村居民。農民收入增長持續停滯,已經有年頭了;賣糧難和各種負擔,更是雪上加霜。然而,更深層次的問題是:改革開放日益深入,一部份人利用各種條件和手段先富起來,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如何繼續為廣大人民謀利益?

                                  

記者在蘇北採訪農民負擔問題時,走訪了樊葛埠村的一個農家,聽戶主王道昌詳細算了一年的收支賬。

王道昌,今年39歲,全家七口人。兩位已60歲開外的父母、愛人、一個孩子和兩個30歲出頭至今尚未成親的弟弟。除了弟弟跟鄉建築隊在外做工,其餘幾口人(除了四歲的孩子)都在家種地。

王家共有兩處平房,分別是他家和父母及兩個弟弟的住處。家中最值錢的是一台小型手扶拖拉機,沒有電視機、收音機,更談不上別的家電。

他家共種了8.02畝地,其中四畝是良田,分別種一季水稻和一季小麥。另有4.02畝為旱地,種山芋、花生等。另外,還養了五頭豬和一頭幹活用的牛。

大冬天了,王家床上仍墊著草席,蓋的是非常單薄的被子。村長介紹說,只有來親戚,王家才可能買點肉嘗嘗,大概一、兩個月能有一次。縣裡統一製作的農民負擔「明白卡」上寫道,王所在的村1998年人均純收入2340元。

-1是王道昌1999年全年的收支情況列表明細,從中可以看出他家年人均純收入和農民負擔的輕重情況。由三個表格可以看出,王道昌種了一年的地,即使不吃不喝,也只能掙724元。若把全家的日常開支,如招待親友、添置衣服、看病算在內,實際上入不敷出。

1998年的做法,兩個弟弟明年春節還可能從鄉建築隊那裡再得到1000元的工錢。如果這能成為現實的話,王道昌家1999年的純收入也只有1724年,人均246元。當然,這要求王道昌必須把所得的2000公斤稻子和1000公斤小麥全賣掉。而在賣糧難的今天,幾乎不可能。

據上分析可知:

1、農民說種地賠本,是不爭的事實。

2、即便將兩個弟弟在外做工的工錢也計算在內,且全家不吃不喝,同時不發生其他任何開支,王道昌全家年人均純收入僅246元。這與縣裡農民負擔「明白卡」上所稱的2340元的人均純收入相差甚遠。

3、村裡按人頭收取的「生豬稅車船稅」和八項收費等,連四歲小孩子和60歲以上的老人都無一例外要交納這些費用。這是不符合國家政策的。

4、多項收費,村裡都不是據實徵收。如沒有個體工商業,要交個體工商稅;沒有房屋買賣,要交契稅。有的是重複收費,也是違背國家政策的。

-1:王道昌家1999年收入情況

收入項目

產量(公斤)

單價(元)

收入金額(元)

麥子四畝

1000

0.9

900

水稻四畝

2000

0.82

1640

花生

150

1.2

180

山芋

1500

部份人吃、部份喂豬

五頭豬

 

 

450

倆弟弟打工

 

 

1000

總計

 

 

4170

 

-2:農業生產支出情況

項目

數量(公斤)

合計(元)

種子

30

460

肥料

1275

523

農藥

 

237

其他

 

180

總計

 

1400

 

-3:交納稅費情況

項目

金額

數量

合計

村提留鄉統籌

115

7

805

生豬稅、車船稅

70

7

490

八項稅費

75

7

525

建校費

18

 

126

小手扶拖拉機

 

 

100

總計

 

 

2046

(註11999年我們在甘肅河西地區調查研究,酒泉幹部反映,全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存糧7000斤,賣不出去。按這篇報告中計算,就算是糧食都能賣出去,交了各項負擔之後,王道昌家1999年人均淨收入103元;實際上已經入不敷出。

原載《中國青年報》19991217日,原標題是《一個農戶1999年度收支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