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地赔本,是不争的事实」

── 一个中国农户1999年的收支

郁进东 闵捷

《先驱》第56期,20006-8

原《中国青年报》编者按:1998年,全国农村居民人均收入2161.98元,只够我们在星级饭店里吃几顿饭。值得进一步澄清的是:

第一、1999年夏天,我们在河西调查研究时,一位年轻的乡长告诉我们:基层上报农村农民收入时,多报30-40%,否则提留不够用。在这篇调查中,王昌道家的人均收入246元,上报的是2340元。后者居然是前者的9.5倍!扣除存在的巨大水份,农民收入还有多少钱?

第二、「农村居民」的全国统计,包括杨柳清、大邱庄、华西镇、温州、江浙乡镇企业发达地区、珠江三角洲等早就比城市居民还富裕的农村居民;同时,也包括那些在国外有产业、在香港包「二奶」的农村居民。倘若将沿海两亿多相对富裕的农村居民去掉,内地广大农村居民手里还有多少钱?

第三、倘若将农民手中卖不出去的大量存粮扣除,上缴了各种负担之后,农民手里还有多少钱?(注1

第四、倘若再将各地基层村长、会计、乡镇企业厂长等干部及其亲属等农村居民去掉,真正老老实实种田、打工的大多数农民,一年下来能剩多少钱?

如今,中国70%的人口是统计上的农村居民。农民收入增长持续停滞,已经有年头了;卖粮难和各种负担,更是雪上加霜。然而,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改革开放日益深入,一部份人利用各种条件和手段先富起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如何继续为广大人民谋利益?

                                  

记者在苏北采访农民负担问题时,走访了樊葛埠村的一个农家,听户主王道昌详细算了一年的收支账。

王道昌,今年39岁,全家七口人。两位已60岁开外的父母、爱人、一个孩子和两个30岁出头至今尚未成亲的弟弟。除了弟弟跟乡建筑队在外做工,其余几口人(除了四岁的孩子)都在家种地。

王家共有两处平房,分别是他家和父母及两个弟弟的住处。家中最值钱的是一台小型手扶拖拉机,没有电视机、收音机,更谈不上别的家电。

他家共种了8.02亩地,其中四亩是良田,分别种一季水稻和一季小麦。另有4.02亩为旱地,种山芋、花生等。另外,还养了五头猪和一头干活用的牛。

大冬天了,王家床上仍垫着草席,盖的是非常单薄的被子。村长介绍说,只有来亲戚,王家才可能买点肉尝尝,大概一、两个月能有一次。县里统一制作的农民负担「明白卡」上写道,王所在的村1998年人均纯收入2340元。

-1是王道昌1999年全年的收支情况列表明细,从中可以看出他家年人均纯收入和农民负担的轻重情况。由三个表格可以看出,王道昌种了一年的地,即使不吃不喝,也只能挣724元。若把全家的日常开支,如招待亲友、添置衣服、看病算在内,实际上入不敷出。

1998年的做法,两个弟弟明年春节还可能从乡建筑队那里再得到1000元的工钱。如果这能成为现实的话,王道昌家1999年的纯收入也只有1724年,人均246元。当然,这要求王道昌必须把所得的2000公斤稻子和1000公斤小麦全卖掉。而在卖粮难的今天,几乎不可能。

据上分析可知:

1、农民说种地赔本,是不争的事实。

2、即便将两个弟弟在外做工的工钱也计算在内,且全家不吃不喝,同时不发生其它任何开支,王道昌全家年人均纯收入仅246元。这与县里农民负担「明白卡」上所称的2340元的人均纯收入相差甚远。

3、村里按人头收取的「生猪税车船税」和八项收费等,连四岁小孩子和60岁以上的老人都无一例外要交纳这些费用。这是不符合国家政策的。

4、多项收费,村里都不是据实征收。如没有个体工商业,要交个体工商税;没有房屋买卖,要交契税。有的是重复收费,也是违背国家政策的。

-1:王道昌家1999年收入情况

收入项目

产量(公斤)

单价(元)

收入金额(元)

麦子四亩

1000

0.9

900

水稻四亩

2000

0.82

1640

花生

150

1.2

180

山芋

1500

部份人吃、部份喂猪

五头猪

 

 

450

俩弟弟打工

 

 

1000

总计

 

 

4170

 

-2:农业生产支出情况

项目

数量(公斤)

合计(元)

种子

30

460

肥料

1275

523

农药

 

237

其它

 

180

总计

 

1400

 

-3:交纳税费情况

项目

金额

数量

合计

村提留乡统筹

115

7

805

生猪税、车船税

70

7

490

八项税费

75

7

525

建校费

18

 

126

小手扶拖拉机

 

 

100

总计

 

 

2046

(注11999年我们在甘肃河西地区调查研究,酒泉干部反映,全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存粮7000斤,卖不出去。按这篇报告中计算,就算是粮食都能卖出去,交了各项负担之后,王道昌家1999年人均净收入103元;实际上已经入不敷出。

原载《中国青年报》19991217日,原标题是《一个农户1999年度收支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