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委会扩大私营参与计划的谬误

林民焯 房屋署工会大联盟召集人

《先驱》第54期,199911

房屋委员会于一九九七年初向外界透露了房屋署将会实行公司化的信息后,传媒十分关注该计划的进展,房署的一万四千多公务员和他们的家属,都开始心急如焚,一些学者和公屋居民代表都想尽快了解房委会何时推行公司化计划、推行的模式和有关细节。员工和公众都渴望知道房屋署公司化对他们的影响有多少,正面还是负面。很可惜,房委会把这件备受关注的项目盖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记者的跟进不得要领;工会的追问也徒劳无功,祗认识到公司化乃事在必行,是大势所趋。

其实,到了目前,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房委会要推行的并不是公司化,而是「扩大私营参与计划」(扩大私参)。换言之,房委会的主要目标是把房屋署内更多由目前公务员处理的工作外判给私人公司。

「外判制度」与公务员早已一起共存,息息相关,以房屋署为例,有百分之八十的支出,是用于招商承判的项目上,房署的公务员主要是负责设计和监督角色(Design and 'Policing' Role)。基于房委会被豁免受到许多政府条例的约束──例如建筑物条例,为了保障居民的生命安全和财产、公众的利益等,房委会一直以来透过房屋署聘请了不少专业人员,在署内以公务员身份去执行政府的政策和监管角色,因为公务员队伍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居民亦因此有足够的保障,就算出了问题,也有足够渠道去追究责任,但任何公司都会因为种种原因在问题发生后逃之夭夭,政府却不能。

很可惜,由二十八名委任委员组成的房委会,不知为何,这几年间「误入歧途」,不断作出偷步,没有经过咨询,便把招商承办的项目扩展到设计和监管的领域。最近发生桩柱不规则沉降事件的天颂苑,便是房委会放弃了设计和监管,聘用兴业建筑事务所为主要工程顾问,全面负责该居屋屋苑的工程,包括设计和监督工程的施工和安全标准,房署祗调派一名策划经理代表房委会这位业主看管工程的进度。房屋署工会大联盟(大联盟)就此严重事件,于九月廿八日在报章上发表了声明,以下是该声明的全文,如果大家细读内文,必能分析就打桩工程失误导致整座大厦倾斜,谁要负最终责任,当然是兴业建筑事务所要负全责,他若要往下追究,负责提供分析桩柱沉降的数据的周明权工程顾问公司也应负上一定程度的责任,负责打桩的B+B建筑公司当然难辞其咎。就周明权参与这项公共工程而拥有房委会委员身分,且是房委会建筑事务小组成员,大联盟认为瓜田李下,有利益冲突之嫌,理应辞职以避嫌。据闻廉政公署已就此事接触房屋署,以了解事件是否涉及贪污或确有利益冲突,大联盟欢迎廉署认真深入调查真相,亦希望廉署进而研究房委会委员于五月六日集体通过了扩大私参计划,又让拥有建筑、测量、地产、公关顾问、会计顾问等等公司的委员可以日后(其实以往已偷步)参与房委会合约,且不必受到没有商业利益的公务员队伍监管,在他们自编、自导、自演的情况下,导致利益冲突的情况或机会会否加剧?

为使读者了解天颂苑事件的真确背景,现摘录大联盟的声明如下:

就天颂苑桩柱沉降不平均事件的声明

房屋署工会大联盟对天颂苑发生桩柱沉降不平均事件,祸延市民,深表遗憾,十分气愤。

气愤原因是有关工程的设计和监督,房委会已外判给一间私人顾问建筑事务所全权负责,房署并没有编配员工去全面和定期监察该项工程,在专业和技术方面的质素及地盘施工过程,按合约理应由该顾问公司负全责。但房署管理层没有向公众清楚解释责任问题,致令房署员工备受指责和拖累。所以我们要向市民澄清一切,并藉此严正声明:房署员工与今次私人顾问公司的失误,绝无关系。

房委会外判的建筑工程,若设计和监督都外判给顾问公司,便屡屡发生事故,主要问题在于:

(一)房委会在外判建筑工程的设计和监督时,常坚称除考虑顾问公司的标价之外,还会考虑他们的专业能力和纪录。但可惜的是十居其九是「价低者得」,使到顾问公司将货就价,投入人手「悭得就悭」,严重影响所提供的服务质素。

(二)一般是判与一间总顾问公司,再由他将不同专业事务再分判,亦即「判上判」。房委会的目的,主要是节省监管各不同专业顾问所需人手。美其名是「节省公帑」。

(三)房署看管该总顾问公司,是从一个业主的角度出发,祗专心于成本、工程是否在期限之内完成、大厦外观和实用率等。完全没有编配相应的专业和技术人员,全面和定期进行专业和技术层面质素的监管。所以天颂苑的整个建筑工程,房署祗编配工程策划经理(Project Manager)负责上述核心工作。

(四)房委会的工程不受屋宇署监管,因此顾问公司所做的工程亦不受屋宇署监管,而房委会又扮演了服务采购者角色,不执行全面的监管。顾问公司便因此近乎「无王管」!

(五)房委会往往对这些总顾问公司将货就价并钻空子的行劲从宽发落,就算是工程出错,也重罪轻罚,把问题淡化或转移公众的视线,为扩大私营化铺路兼护航。

房委会扩大外判建筑工程的设计和全面监管,涉及偷工减料,已有所闻,影响大厦的结构安全而被曝光者,天颂苑桩柱不平均沉降事件,祗是预早公开了的恶梦,其余的祸害,会不断浮现。我们严肃地督请政府认真检讨房委会把建筑工程设计和全面监管都外判给顾问公司的制度,特别是研究当中有否涉及利益冲突?我们建议:为保障市民的生命财产,立刻停止「判上判」,设立独立的单位和编配足够的房署专业和技术人员,监督所有外判工程的设计及施工。建筑工程的设计及监督,是绝对不能全面外判的。

天颂苑桩柱不平均沉降事件,清楚说明扩大及全面外判并不是达致成本效益的灵丹妙药,尤其是在房委会的工程仍不受屋宇署监管的情况下,更须立刻停止房委会不负责任地或别有用心地扩大私人参与公屋的设计、工程的全面监督、物业管理的经理监管工作等事务,否则失控事件将相继出现,潜在危险以致灾难会陆续增加,公屋和居屋居民会受害和生活在惶恐中。

房屋署工会大联盟

一九九九年九月廿八日

明显地,房委会扩大私参是绝对的谬误。这些年来,该会利用辖下的信息及公共关系科(房委会聘用了七十多名专责公共关系的职员,每年工资支出约三千多万元,主要按房委会目标发动宣传)向公众传播种种要扩大私参的借口;对于因私参带来的恶果,就千方百计去欲盖弥彰。苗学礼和邬满海就「天颂苑斜塔」事件罕有地公开认错,便是我们房委会的公关朋友认为是天衣无缝的移尸嫁祸计策,目的是转移公众的视线,希望他们归罪于房署员工。但「人民的眼晴是雪亮的」,读了大联盟的声明之后,相信读者也会认同房委会主席王易鸣女士有责任出来代表房委会决策的失误而向公众交代及认错;周明权先生理应为此事而辞去房委会的任何职务。

十多年前,日本将国有铁路私有化,一九九五年神户大地震,铁路设施难逃劫数,谁不知以前由公营部门全面监管完成的设施大都完好无缺,而私有化后完成的建设却「不堪一震」(参考《「虚幻的乐园」》加文.麦考马克着The Emptiness of Japanese Affluence by Gavan McCormack

大联盟认为房委会不断误导行政长官董建华先生,房委会为了扩大私参而有理无理都为这目标护航及铺路,因此而经常张开嘴巴、睁开眼睛讲大话。上述事件祗是冰峰一角,其实房委会扩大私参在工程和屋村管理方面已严重偷步,今年且冒着社会上不少反对声音和房署内公务员的激烈反弹也固执地全力推行,这真是公共行政上的世纪大创作!过往房署内的公务员工会早已提出许多扩大私参带来的恶果和种种不公平现象,包括不断对涉嫌有私相授受、利益冲突、监管不足等不正常现象发出警号,传媒界和公众也渐渐理解扩大私参会对整体社会构成威胁,现在我们已不是讨论扩大私参的快与慢的问题,而是房委会一大群有商界背境的委员集体通过及经已偷步推行的扩大私参计划,基本就是一种谬误,而笔者十分相信,要扭转整个局面,唯有解散房屋委员会,将公共房屋政策的制定与通过交立法会执行,这样才可以令人恢复信心,甚至平息大联盟旷日持久的抗争,因为立法会才是真正有民意基础的架构,那时候,大联盟和市民才可以展望将来的房屋政策不再像目前般「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