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增值」,福利界同工仆直?!

陳英

《先驅》第53期,19998

社署要求各志願機構實行「資源增值」,由20002003年,將現時資助額減至原來的95%,而維持現有的服務水準不變。這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不少福利界同工卻不太清楚所謂「資源增值」其實與「增值」扯不上關係,而是粗暴地削減已經非常不足的社會褔利資源。

志願機構的開支中,員工薪金佔了最大的比重,政府要削減資助額,機構很可能從員工薪金上打主意。今年三月底,社署署長梁建邦向傳媒表示,社署在本年度將以合約制和七折人工聘請職員,並鼓勵各志願機構效法。

稍後,庫務局長俞宗怡向機構頭頭表示,機構若以低於編制的薪金請人,所節省下來的薪金支出不用上交回社署,機構可保留作「資源增值」之用。

政府的用意明顯不過:用「資源增值」迫使機構削減資源,社署則帶頭示範,誘使機構減薪,並用合約制縮減人手。

前線同工當然首當其衝。現在已經有機構用八折、七折、甚至五折薪金請新人,下至工友,上至社工,很多是用合約形式聘用;也有機構強逼員工改變公積金形式,以減少機構供款;還有以自然流失方式減少人手,要求員工改變聘用條件,降低其待遇等。手法不一而足,但都衝著前線同工而來。

有人會說,受害的只是新入職同工,舊人影響不大。但君不見不久前國泰機師工潮,新舊機師薪酬待遇上的差別,到了若干時間後,資方便利用這點要求舊機師減薪以與新人「看齊」。

今天特區政府不再提「維持公務員穩定性」的調子,反而借「私營化」、「公司化」、「提高效率、彈性」之名去削減現有公務員薪酬、待遇。資助機構僱員在公務員飯碗不保的情況下,實在難以安枕無憂、置身事外。

話說回頭,機構上層面對「資源增值」時,竟不吭一聲地接受,與當年反對「單位資助撥款」的態度大相徑庭,叫人懷疑機構是因為真的害怕「強勢」政府,還是樂於見到前線同工人心惶惶,藉此加強員工的工作量和壓力?

要保衛我們的合理待遇,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資源增值」,因為它是假增值、真剝削。若政府今次得逞,勢必減低資助機構員工的薪酬待遇,私人機構便會「有樣學樣」,在惡性循環的效果下,政府便又有藉口進一步削減資助機構同工的薪酬。

由此可見,這所謂「資源增值」只是永無止境的削減資源和同工待遇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