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增值」,福利界同工仆直?!

陈英

《先驱》第53期,19998

社署要求各志愿机构实行「资源增值」,由20002003年,将现时资助额减至原来的95%,而维持现有的服务水平不变。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不少福利界同工却不太清楚所谓「资源增值」其实与「增值」扯不上关系,而是粗暴地削减已经非常不足的社会褔利资源。

志愿机构的开支中,员工薪金占了最大的比重,政府要削减资助额,机构很可能从员工薪金上打主意。今年三月底,社署署长梁建邦向传媒表示,社署在本年度将以合约制和七折人工聘请职员,并鼓励各志愿机构效法。

稍后,库务局长俞宗怡向机构头头表示,机构若以低于编制的薪金请人,所节省下来的薪金支出不用上交回社署,机构可保留作「资源增值」之用。

政府的用意明显不过:用「资源增值」迫使机构削减资源,社署则带头示范,诱使机构减薪,并用合约制缩减人手。

前线同工当然首当其冲。现在已经有机构用八折、七折、甚至五折薪金请新人,下至工友,上至社工,很多是用合约形式聘用;也有机构强逼员工改变公积金形式,以减少机构供款;还有以自然流失方式减少人手,要求员工改变聘用条件,降低其待遇等。手法不一而足,但都冲着前线同工而来。

有人会说,受害的只是新入职同工,旧人影响不大。但君不见不久前国泰机师工潮,新旧机师薪酬待遇上的差别,到了若干时间后,资方便利用这点要求旧机师减薪以与新人「看齐」。

今天特区政府不再提「维持公务员稳定性」的调子,反而借「私营化」、「公司化」、「提高效率、弹性」之名去削减现有公务员薪酬、待遇。资助机构雇员在公务员饭碗不保的情况下,实在难以安枕无忧、置身事外。

话说回头,机构上层面对「资源增值」时,竟不吭一声地接受,与当年反对「单位资助拨款」的态度大相径庭,叫人怀疑机构是因为真的害怕「强势」政府,还是乐于见到前线同工人心惶惶,藉此加强员工的工作量和压力?

要保卫我们的合理待遇,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资源增值」,因为它是假增值、真剥削。若政府今次得逞,势必减低资助机构员工的薪酬待遇,私人机构便会「有样学样」,在恶性循环的效果下,政府便又有借口进一步削减资助机构同工的薪酬。

由此可见,这所谓「资源增值」只是永无止境的削减资源和同工待遇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