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企业生产行为守则与工人结社自由

丹心

《先驱》第53期,19998

什么叫企业生产行为守则?

在香港,提到企业生产行为守则(Company Code of Conduct,以下简称行为守则)恐怕只有少数几个与外国常有联系的民间团体或工会才明白那是什么一回事。究竟这类行为守则能否真如跨国公司所言有助保障落后国家的工人的权利?它与本地政府订立的劳动法或工厂内的厂规有何分别?而它们又与我们作为生产者或消费者有何关系?

其实,这些行为守则是各跨国公司自己或代表其利益的行业商会,在受到本地及外地的民间团体及工会多年的压力之下才设立的一套行为守则,其主要的目的是保障在世界各地生产其专利产品的工人能获得最基本的权利及待遇。这些守则包括工作条件及权利、环境以及安全卫生标准,使工人能在受保障的情况下从事生产。

可能有人会问:每个国家或地区不是已经有其劳动法或相关法例可跟循吗?为何现在每间大公司又各自设立这些原则呢?岂不多此一举?

要了解其中奥妙,就须先了解跨国公司设立行为守则的背景。其实这是资本全球化的其中一个衍生出来的现象。自七十年代中以来,欧美各国的大财团的资本积累越来越多,正要找寻投资出路,而各国政府对资本流动的管制则越来越宽松,为了谋求更廉价的生产资料及劳动力以减低生产成本,提高利润,各跨国企业的资本陆续流向发展中国家。其中以劳工密集的、环境污染性及健康危害性都极高的生产线尤为明显。这类工业大量地移师到比较贫穷的国家如拉丁美洲、亚洲等地区。这些穷国不但有充足的年轻劳动力,而且工资极低,但更重要的是这些地区劳权意识落后,工会力量薄弱,更缺乏完备的法例或有效的执行机制,来保障工人的基本权利以及防止有害物质污染环境。有些国家根本就是军管国家,例如印度尼西亚,工厂由军警「保护」,防止工人罢工及组织起来反对资方。

虽然这些跨国企业也担心这类国家的政治不稳定性,但考虑到投资所能节省的成本及获得的超额利润,而且还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欧美各国已经禁用的各种有害人体健康及破坏生态环境的物质,运到这些落后地区继续使用。对它们来说,那是绝对有利的生意!

资本流动以邻为壑

跨国企业这种不理穷国人民死活的行为很快便对各穷国造成各种灾难。各国的工业意外频生,造成数以千计的伤亡。例如8412月印度博帕尔市一间美资联碳公司农药厂发生毒气外泄事故,造成四千名居民中毒死亡,二十万人重伤,成为世界工业史上最大的惨案。另外935月泰国港资开达玩具厂及11月中国深圳港资致丽玩具厂发生大火,酿成近三百名工人死、数百人伤的惨剧。其实这些悲剧完全可以避免的,只是这些跨国企业容忍它们的分判商违反当地法律,长期漠视工业安全,视工人如粪土所致。

当这些跨国企业的行为受到各国的民间团体及工会严厉批评,以至呼吁罢买其产品时,它们还振振有词地说他们的投资为亚非拉等穷国制造大量就业机会,帮助这些地区发展经济。但其实他们心里明白不过,他们才是最大的得益者。无数的名牌如GapReebokNikeDisneyMattel等利用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动力及资源生产出来的产品,却运到欧美各国以当地的消费价格出售,其利润之高可想而知。譬如在美国一件标价75美元的Nike运动衣,在萨尔瓦多或中国的工人不知一天做多少件,但时薪不过20美仙,即工人工作两个星期也买不起一件她亲手制造的产品。

跨国企业剥削亚洲及拉美各国劳工的真相被揭露以后,欧美各民间团体利用各种方式反对这些大企业,但他们面对很大困局,因为他们活动的基地在本国,而各名牌生产者则在亚洲及拉美,他们不懂各国的劳动法,又如何为这些劳工改善劳动条件呢?总不能跑到工厂门口抗议吧!那么如何迫使这些企业在远方的分判商为工人提供最起码的待遇呢?于是各团体纷纷发起庞大的消费者运动━━教导消费者在购买产品时要清楚知道产品的制造背境,譬如,是否由童工或劳改犯制造的,或是否在不人道的工作条件下生产出来等等━━并利用传媒的宣传,对跨国企业造成舆论压力。这些努力终于迫使有外判生产的企业纷纷设立规范其分判商的生产行为守则。

行为守则画饼充饥

很明显,企业是为了应付舆论压力,而非真心改善工人状况。它们害怕民间团体各种抵制行动最终会损害其声誉,从而影响其销售额而已。突然间,这种行为守则运动如雨后春笋,成了各跨国企业的时髦玩意,争相设立。企业更藉此大力宣传自己从善如流,从而挽回声誉。

由于这些原则是由各企业自订,内容很不划一。但若仔细比较一下,便会发现它们大同小异,主要都是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的一些标准简化而成的。其中包括禁止童工或强迫劳动,保障最低工资及提供安全卫生的工作环境等,有些更包括免于歧视、怀孕女工权利以及禁止体罚等等。有调查指出现时已有近9成的美国公司建立了自己的行为守则。

至于成效方面,实在很小。由于这些守则的建立是要讨好购买产品的消费者而非生产者,要消费者安心买其产品而非真心改善工人权益,所以有劳工团体批评守则已沦为门面工夫多于实质改善劳权。他们的调查发现大部份受访工人都不知道有行为守则,厂方亦没有通告或张贴在当眼处。分判商依然违反工人权益━━低工资,强迫加班加点,安全没有保障,违反消防条例━━劳动条件丝毫没有得到改善。这也难怪,分判商连本地的劳动法也不遵守,又怎会遵守来自千里以外的行为守则呢?

不过,根据ILO最近对二百个企业行为守则所作的调查发现,守则有五项主要标准比较多为企业采纳:

175%的守则把保障职安条款包括进去,

266%的守则禁止在职歧视。

345%禁止童工,

440%表示愿承担保障合理的工资水平,

525%禁止强迫劳动。

这表面上似乎是行为守则的一些成果,但在同一个调查中,ILO却发现有85%的守则没有加进工人的结社自由及集体谈判权,这显示许多公司刻意忽视工人有组织工会的权利,调查更列出几个跨国企业的守则明显含有支持废除工会活动的内容。它们对工会都采取非常抗拒甚至敌视的态度。譬如说,「如果并非法律要求,公司宁可要一个没有工会的环境。」(SKP),「企业的特点是雇主不觉得需要工会或第三者代表他们……」(Catepillar),「员工会被鼓励继续维持现时没有工会的情况。」(Dupont),可见这些跨国企业非常避忌工会,如果阻止不了就成立由公司控制的黄色工会。企业害怕工人结社这一点自然不难理解。工人本来就是最佳的监察者,只有他们最清楚公司如何对待他们和有否违反他们的权益,所以工人是否有权组织工会以维护自身权益是行为守则能否在厂内落实的最重要标志。如果跨国企业否定工人的结社自由权,否定工人是最佳的监察者,那么守则只会沦为企业欺骗公众的公关手段。

美国一位劳权活跃份子Bob Senser于去年底写过一篇题为「生产行为守则及其反工会的政策」的文章,一开始便引述一百年前一个工业大亨的反工会言论:「我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承认工会的,我会为此而斗争到底。」他跟着说这种反工会的偏见在今天的商业世界里仍没有改变。

另外,国际成衣工会(ITGLWF)的秘书长Neil Kearney认为,近几年的反血汗工场运动,尤其针对Nike的运动对劳动条件虽有些微的改善,但进展是非常有限的,譬如印度尼西亚的分判商所给工资之低根本连工人自己都养不起,更何况养家!Nike在印度尼西亚的工资表面上是增长了,但工人的实质收入比18个月前印度尼西亚币贬值前还低。所以他认为工人只有争取到结社自由及集体谈判权才可取得较合理的工资。任何一个欧美的组织都不能代替地球另一边的工人的斗争,只有工人自己,透过组织才能做到。

可是「Nike根本不愿跟那些能令厂内得到真正改善的人谈判,特别是那些帮助本地劳工壮大起来的人。Nike常常喜欢与不同的组织个别会面,却鲜有在同一场合集体接见。更有甚的是Nike强烈抗拒与工会组织会面。以我们成衣工会为例,尽管Nike口头答应,但经过18个月的努力双方仍未能举行高层次会议。」

另外,他对近年某些民间团体声称与跨国企业进行「谈判」很不以为然,并认为这种谈判不但没有改善工人权益,反而使许多跨国企业觉得压力比前少了许多,更预言这种压力最终会消失。这种谈判在运动中引起不少混乱。

「我认为要弄清楚,行为守则绝不是劳动法在各地切实执行的替代品,也不是工会组织及集体谈判的另一种选择。争取较高工资及工作条件并无快捷方式。」

小结

本文的目的并不是反对民间团体争取企业订立行为守则,只是想指出这个行为守则运动到现时为止,大部份的改善仍然局限于显示良好愿望上。工人要真正得益,最重要的还是依靠自己的组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