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反抗私有化的前路何在?

廖化

《先驱》第53期,19998

公务员在近月举行的一连串反私有化大行动,还击了政府的攻势。在此之前,政府一直高调地把假改革说成是「势在必行」,企图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造成既成事实。另一方面,不少评论也批评房署工会「过激」。五二三公务员大游行之后,许多评论家改变口气,也批评政府的「改革」步伐过急了,而房署高层也吹风说可能把私营化延长到十年才完成,等于承认了「过急」的批评。另一方面,民众也增加了对公务员抗争的了解和同情。这一切证明抗争是有效的。

旗帜鲜明地保饭碗、反假改革

但是大家都知道距离成功仍很远。政府的攻势是不会停止的,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政府在员工压力下可能会同意与工会展开高层谈判。但是,也不表示它会轻易答应员工要求。相反,它正企图在谈判桌上消磨员工的抗争意志。房署工会大联盟的经验可资为鉴。房署应允工会所请,成立「第六方案」小组,用来专门讨论工会所提的有关房署改革的自强方案。但是,据工会大联盟召集人林民焯先生说,管方根本没有诚意,会议预先定了框框,凡是搁置移交服务给私人公司的意见,都被报以「无得倾!」另一方面,管方又极力游说工会同意公司化方案。这明显是管方采用延兵之计而已。

政府的另一阴谋就是极力转移员工视线,使抗争从反对假改革转移到假改革的推行快慢上。可惜的是,连一些工会领导人也模糊了目标,把批评完全集中在「改革太急」上面,而不是「改革是假、是错」上面。但是不少工人很清楚,问题不在于步伐快慢,而在于这种改革根本是假改革、真剥削(这是五二三大游行的主要口号)。如果一个人的结局仍是难逃一死,实在不见得晚死一点比早死一点好些,甚至可能坏些。所以,员工切不可附和什么「改革是对的,只是不应太急进」论,相反应当鲜明地与之划清界线,重申我们的要求决不是减慢假改革的步伐,而是根本废除它。当务之急是在全体工会及员工中统一奋斗目标,特别是向仍被政府蒙蔽的同事解释利害关系。公务员维持着社会服务及不少基础设施,所以议价能力不低。问题是公务员不仅还没有充份团结起来,甚至连奋斗目标也没有达到一致。

五月廿三日由公务员工会联合会及职工盟发起的游行,鲜明指出政府的改革是假改革,而「保饭碗」的标语全场可见。反观六月六日水务署工会联席的游行,完全侧重「维持水务公营」上面,一句不提保饭碗。甚至有声援团体申请派发主张保饭碗的传单也被禁止。他们也明文禁止任何工会拿出自己的标语。有人估计这是因为水务署工会联席的领导比较亲近工联会,而工联会当前路线就是避免同特区政府对抗,自然不想太鲜明提出保饭碗的主张。这种猜测自有一定道理。事实上工联会过去可以发动千人游行反对输入外劳,但现在面临政府要打烂成千上万公务员及半公务员的饭碗的形势,却什么群众行动也没有。

政府今后也可能采取另一招数,就是用优惠的条件诱使员工放弃抗争,接受假改革(最终来说也就是接受遣散)。对个别员工,这可能是值得接受的。但是,对大多数员工,尤其对工会来说,这是万不能接受的,因为在正常情况下,中下级员工所得的优惠都不会令他们一家人有一生的保障。其次,要知道我们不仅为我们这一代而战,更是为下一代而战。现在年轻一代的待遇已经大为下降,如果员工今次不战而降,就会大大打击全体以至下一代普罗大众的待遇。我们忍心眼见就业前途一代不如一代吗?

有评论认为公务员反对「改革」只是为了一己的私利。不幸,有些资助机构(他们的雇员实际上是半个公务员)工会领导人也在这种压力下低头,不敢鲜明地提出保饭碗的要求,好像保饭碗是不正当似的。我们要在这里强调,就业权利是基本人权,是社会上占绝大多数的普罗大众赖以生存的神圣权利,因此关乎社会根本利益,决非什么个人私利,更非损人利己。政府的假改革才是真正为了高官及工商界的私利而推行的。私营化的本质就是把原由政府负担的公屋及社会服务,交由私人按牟利原则经营,也就是靠牺牲普罗大众的利益来为工商界及高官谋取高薪厚利。他们的假改革才真正是损人利己的自私阴谋!而他们居然还有脸面指责员工保饭碗的行动是自私!颠倒黑白的无耻程度真正是登峰造极了。

团结起来!━━但怎样团结?

有人提出「工会不分左中右团结起来」,有人对此保留,认为在职工盟与工联会及其它工会之间的确存在路线分歧,很难团结。

这两种观点各有道理,但共同的缺点是太模糊,因此不容易得出正确的行动结论。我们认为,有心人自然应当追求团结,但不是任何一种团结,而是有原则的团结,是团结去抗争,而不是团结去投降。只要同意这点,就应不论门户,不分左中右,都要联合起来。对于以往分歧,基本上不应算老帐。要算就只算新帐。意思是只问今次你抱什么抗争态度,不问既往。如果今天路向相同,就团结起来;如果不同,甚至相反,即使是本来同门同派,也只好暂时同他分手,实行「各自各精采」好了。总之,团结的标准不是任何党派,而是上文提过的总的抗争路线。如果要把这种团结精神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全港工会,不分左中右团结起来反抗私营化、反抗假改革!」

主要策略是什么?

五六月间公务员的连串游行的确产生作用。不过,目前阶段的主要抗争策略,恐怕不宜再以游行为主了。游行示威,在今天情况下,顶多是展示阵容而已,并不是实际较量,不会损及政府分毫,不能实际阻止政府的假改革。要达到这些目的,只有工业行动才行。所以房署工会大联盟才会率先发起初级的工业行动(对扰民的房屋政策消极执行)。

分析到底,甚至可以说,如果要达到目的,实行强烈的工业行动(包括罢工)恐怕是早晚难免的。1973年的教师向政府争取合理薪酬、1986年的士司机反对政府滥加牌费,都是员工采取罢工之后才迫使政府让步的。十多年前,英国邮务工人则是用轮流罢工的方式才成功阻止政府的私有化计划。自然不是任何罢工都可以引向胜利,但束手肯定只能待毙。尤其在今天形势下,不作强烈的工业行动的准备更不行。这是由董建华政府的本质以及当前的政经形势所决定的。首先,董建华政府的产生方式决定了它比诸殖民地政府,只会更赤裸为工商界利益服务。而恰恰在今天这个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工商界坐拥巨资却又苦无投资出路,作为商界总代理的董建华政府自然要顺应商意,通过私营化为工商界开辟一条回报率极高的投资大道。其次,经济危机使政府赤字增加,而假改革有助减少赤字;其三,这个商人政府秉承了华人工商界的保守传统(殖民地时代这个传统在政府中确有重大影响,但不像今天那样厉害),又吸收了亲中共派的反民主力量(以梁爱诗为代表),因此成为比殖民地政府还要顽固的统治集团;这个统治集团越要把经济危机转嫁给民众,它就越少威信;它越少威信,就越要以强权和加倍顽固来回敬民众对它的应有鄙夷;其四,高官们可以从私营化大捞好处。有谓本港22间承办房署物业的管理公司,竟有15间是由前房署高官把关。官商勾结,莫此为甚!总之,董建华政府,不论在私在公(是工商界的「公」),都有必要贯彻私营化,有必要无情地砸碎公务员的饭碗。这就是他们大唱「势在必行」、「大势所趋」的原因。所以,不经过一番恶斗,员工很难迫使政府放弃假改革。因此公务员的当前抗争策略恐怕仍是以逐步准备各级工业行动为主,而不再以游行为主。

组织联合阵线

广大员工都有工会不分党派联合抗争的良好愿望。另一方面,工会一直分党分派,又是一个顽固事实,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克服。尽管这样,局部克服它以满足抗争需要仍是大有可能的。可以考虑发起公务员工会反对私营化及反对假改革的联合阵线,去统筹整个抗争。联合阵线不分党派,任何工会都可以平等参与;参与者一面保留批评权利,同时又尽量在行动中求同存异,共同奋斗。任何有关联席的重大决定,都可以交由各自的工会的或联合工会的会员大会去决定,务求尽量发挥全体员工的积极性。事实上,多年来香港社会运动都有丰富的联合阵线的经验。在工运中虽然比较少,但最近房署员工各工会的大联盟也是一种联合阵线,只是全体公务员工会的大联盟仍未组织而已。当务之急是尽量促成这样的大联盟的产生。自然,由于习惯势力所然,很难一开始就能达到百份百的联合。但有心人大可尽力为之,即使暂时未竟全功,一个暂时局部的联合阵线也会起一个示范作用,从而促进以后的扩大团结。

所谓争取舆论

有人劝喻房署员工不要罢工,理由是舆论不会同情。首先要说明,谁也没有打算现在就罢工。罢工须要有各种各样的准备,须要下很大的决心,而现在条件恐怕未充份具备。可是从这个事实得出什么结论呢?从取胜而不是屈服的需要看,只能得出努力准备有力的工业行动的结论,而不是相反的消极结论。至于所谓舆论,那就要看指的是什么了。如果指的是传媒,实在不必把考虑传媒的态度置于员工抗争的需要之上。在多数情况下,传媒都由工商大亨控制,社论也往往反映他们的立场。如果某些传媒做到客观公正报道已算不错了。这不是说不应争取传媒,而是说这方面的考虑应当从属抗争的需要,而不是相反。

如果所谓舆论指的是普罗大众的态度,那情况自然不同。争取普罗大众支持至关重要。反过来,政府的假改革要全面胜利,也一定要靠挑拨公务员与非公务员工人、房署员工与公屋居民之间的对立甚至自相残杀才成。房署工会大联盟的工业行动特别注意争取公屋居民,这是正确而巧妙的办法。归根究柢,私营部门的员工与公务员的利益基本上是一致的,所以争取其它种类工人的支持,是可以成功的。要达到目的,自然仍有许多工作要做。尤其须要做的,除了争取非公务员工人支持自己之外,也须要主动去支持前者的斗争。房署工会大联盟曾经声援公屋居民反加租行动就是一个好开始。如果公务员工会能进而支持许多劳工团体的其它要求(例如争取最低工资、创造就业机会等),那就至少在思想上可以加强公务员同一般打工仔的联系。员工更应利用一切机会宣传「打工者不分公营私营,联合抗争保饭碗」的思想。

要人家支持自己,首先自己要有所作为才行。不然,叫人家支持你的什么呢?试想,如果房署员工不是首先大胆抗争,又怎能刺激起其它公务员支持,又怎能促进大众对事件的了解?所以争取民众支持与强烈抗争,二者并不矛盾。即使是最强烈的工业行动,只要准备得充份(包括在向民众解释上也做得充份),进行得有力而巧妙,就可以争取大众同情。相反,无所作为才不会有民众同情,因为人家只当你「无到」而已。

要有长期奋斗的准备

今次员工面对的危机是空前的。这场挑战绝不是过去那种争取多加一点薪水那样小儿科。目前的危机实在是香港以至全球资本主义长期的畸型发展所累积而造成。另一方面,本地工会运动长期以来,非常分散和细小,眼光也不够远大,会员大多不积极。这种局面也是由各种深刻历史因素造成的。所以,本地工会特别不容易迎击政府的巨大攻势。要扭转这个局面,须要员工及工会作长期而艰苦的奋斗,须要克服种种离心力量(例如员工一向缺少集体奋斗意识,惯于只寻求个人出路),须要逐步加强员工对集体奋斗的信心等等。对私营部门员工来说,要作这样的奋斗特别不容易。电讯工人的失败多少反映这个困难。可幸的是,公务员的客观条件一向比私营部门较好(主要是劳动强度不那么高,雇主的监控不那么严厉,工会活动空间较大等),所以公务员比较私营机构员工较有能力去作长期的奋斗。总之,只要工会特别是加强基层组织(本地工会的重大弱点之一就是几乎没有基层的组织),应该可以比私营机构员工做得更好。何况,假改革也须要分阶段进行,不能一蹴而就。这样也给予员工较多时间从事组织抗争。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还是光明的!

1999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