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分裂现实,争取和平统一

━━论最近两岸关系的危机

向青

《先驱》第53期,19998

79日台湾的李登辉接受德国电台访问时提出「两国论」,把台湾和大陆的关系定位在「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而非一合法政府,一叛乱团体,或一中央政府,一地方政府的『一个中国』的内部关系。」消息传出后,马上引起大陆方面猛烈的抨击,在台湾内部以及香港和海外也很震动。许多人都担心两岸关系急剧恶化,甚至引起战争。除了台湾本身之外,至今所见各方面的评论,多数指责李登辉的言论造成危机,连美国舆论也不例外。不过,连最强烈指责的人也承认,李登辉这个新的说法在实质上与过去的说法并没有分别,只是说得更加清楚而已。既然如此,就没有理由说李登辉制造新的危机。别人作出多么强烈的反应,责任在别人身上,不应推给李登辉这个说法。一看见中共政府作出强烈反应,就不分皂白地指责那引起这个反应的言行,既不考虑这反应是否合理,也不考虑那言行是否合理,那等于是主张大家在中共的强大势力面前一味屈服,放弃一切是非善恶的独立思考和判断。如果大多数中国人都采取这种态度,我敢说,不但合理的和平统一不会实现,恐怕整个中国社会和整体的中国人民都不会有光明的前途。

两国论的作用

我并不是认为李登辉对两岸统一问题的态度完全正确,相反,我认为他在两岸对话中一直坚持先谈事务问题,不肯直接谈政治问题,足以证明他对统一并不热心。他现在提出两国论,很可能是故意激怒中共。所以,如果中共真心寻求和平统一,应该不管李登辉发表什么言论,始终逼他开始政治谈判。反过来,如果中共因此取消原定今年秋天举行的汪辜会谈,可能正合他避谈政治问题的心意,而让中共负起拒绝会谈的责任。如果中共这样做,而企图把责任完全推给对方,在道理上是不能服人的。因为事实上拒绝会谈的并不是台湾方面,而是中共。等于说,既然提出两国论,就表明了根本反对统一,所以谈判变成无意义了,这是强词夺理的说法。李登辉的两国论,是说现在事实上中国分裂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一个中华民国,并不是主张把这情况永远维持下去。在道理上,承认现在中国分裂为两个部份这个事实,显然不等于主张维持分裂。相反,只有承认事实上是分裂,才需要争取统一。倘若没有分裂,何需争取统一呢?在实际上,李登辉和台湾其它官员已经再三声明:台湾对大陆的政策没有改变,国家统一纲领依旧存在,寻求两岸统一仍是台湾的目标。民进党企图趁此机会来修改宪法,把台湾独立的立场写到宪法里面去,已经失败了。有关的提案根本没有机会列入国民大会的议程。

台湾当局现在要清清楚楚地把两岸关系确定为「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主要目的是表明在未来的政治谈判中双方的地位应该是平等的,而不是一方是合法政府,另方是叛乱团体,或者一方是中央政府,另方是地方政府的关系。这本是1991年以来台湾当局一贯的态度(过去所说的「中华民国在台湾」和「一个国家,两个政治实体」,实际的含义就是这样),也是很自然、很合理的态度。但是中共政府一贯的态度却是绝对不允许台湾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同它谈判。它所坚持的一个中国的原则,就是根本否定中华民国的合法地位,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才是合法的中国政府,而台湾是它的一省,台湾当局只能以台湾省的割据政府的地位同它谈判。以前台湾当局也是用同样的态度看待中共政府的。它认为中共政府是叛乱团体,中国的合法政府始终是中华民国政府。不过台湾当局(正式的名称始终是中华民国政府)在1991年修改宪法的时候承认了现实,承认自己的统治权只限于台湾,也承认了中共政府在大陆的合法性。这是它放弃与中共政府敌对的态度,走向和平统一的一步。它自然希望中共政府也采取同样的和解态度。但是中共的和平统一政策始终是要求台湾接受它的统治权,也就是要求台湾归顺或投降。所谓一国两制,比香港特区更优厚的待遇等等,本质就是这样。既然台湾从来就没有接受过中共政府的统治,而且无论在经济发展还是在政治自由民主方面台湾都胜过大陆,台湾人民和政府都不甘心接受中共的原则,不甘心承认中共的统治权,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他们为什么要欢迎中共的和平征服呢?在中共所设定的框框之内谈判,怎能得到保障台湾人民的权益的结果呢?更不用说由统一而促进全中国的进步了。

730日大陆的海协会把当天才收到的台湾的海基会的信和辜振甫解释两国论含义的谈话稿退回,并且说「两会接触、交流、对话的基础不复存在」。看来今秋的汪辜会谈是一定取消了。中共这种傲慢、专横的态度,比起从中英谈判开始一直到今年打击香港司法独立事件中对待香港的恶劣态度有过之,无不及。由此可以看出,中共现在允许台湾选择的只有两条路:不是彻底屈服,就是迎接战争。

战争的危机

人们有理由猜想,两国论(现在李登辉否认他79日的谈话是两国论,持这个名称是别人炒作出来的,但这点并不重要,我们不妨继续使用这个并不坏的名词,也不必要求李登辉承认)造成这样的后果,是李登辉意料之中并且私心盼望的。按照他的计算,中共现在还不敢动武。万一中共动武了,他相信美国和日本会支持台湾。但是,另一方面,许许多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为中共助威造势的报道和分析,都说美国官方很不满意李登辉的言论,决定压制他,减少对台湾的支持。不过,那些对台湾不利的消息,一个个很快证实不确了。美国固然重申只有一个中国的立场,但同时也继续强调应该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重申执行美国对台关系法,并没有停止售卖武器给台湾。根据种种事实看来,台湾官方希望靠两国论来扩展外交关系和提高国际地位是完全失败了;但中共想使美国接受它那种观点,认为台湾提出两国论就使两岸对话的基础不复存在,等于宣布台湾独立,所以应当受惩罚,也同样没有成功。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中共攻打台湾,美国会不会支持台湾,始终是个让人猜测的谜。我的看法始终是:台湾在并没有宣布独立的情况下受到中共进攻,美国不会坐视不理,至少会增加供应武器,以及作精神上的支持;但如果战争是由于台湾宣布独立而引起的,即使美国仍会给台湾一些支持,也一定很有限。至于直接参战,美国一定极力避免。在台湾不理美国的劝阻而宣告独立的情况下,美国参战更是不可能。我相信这是值得台湾和大陆双方的鹰派都认真考虑的一点。

大家都看得出来,尽管中共声势汹汹,它大概不会很快就对台湾进攻,至少在明年新总统上台宣布大陆政策之前不会动手。以后怎样,还有很多未知的因素,谁也不能预先作出完全确定的推断。无论推测中共一定会动武还是一定不会,都没有充份的理由。站在人民的立场,重要的不是去猜测会不会有战争,而是判断这场战争要产生什么后果,到底是值得支持还是反对。

战争的后果

如果简单计算双方的兵力,中共方面当然能够压倒台湾。再加上经济和政治的压力,中共方面的优势显得更大。但是若把人心的因素也计算在内,结果的难以确定的程度就大大增加了。去年年头我有一篇文章谈到:到了大军压境的时候,一国两制的方案对台湾人的吸引力可能大大增加,以致瓦解军事抵抗(《先驱》981月号,《建立民间的两岸统一运动》)。其实,如果战争延长了,在中共军队里同样可能产生厌战情绪,甚至最后使中共战败也有可能。即使中共很快战胜,以后在征服者与台湾人民之间很可能还有漫长而多种多样的斗争,使中共在台湾的统治陷入类似俄国在车臣的处境。所以,如果战争激烈或持久,固然要直接造成巨大的人员损失和物质破坏,即使能够速战速决,直接的损失不太大,这场战争所引致的人民苦难也未必就到此为止,很可能还要延续很久,扩大许多。

由这场战争所造成的统一,会给中国人民带来什么好处呢?据我所知,没有人给这问题提出过具体的答案。连整天强调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去实现统一的中共以及它的捧场客,都从来没有正面而具体的答复这个问题。如果把问题稍微改变,询问双方自愿实行民主的和平统一有什么好处,答案就很容易找到了。那自然是:至少可以大大促进两岸之间经济合作、文化交流以及共同的政治改革,甚至可能促进更深刻的社会改革。但是,倘若统一是由于台湾被武力征服而达到的,结果就大不相同了。首先,这样的统一不会在两岸或任何一方造成政治的民主进步,只会造成倒退。因为武力强迫统一本身就是严重的反对民主原则的行为,征服者中共又是一贯强烈反对民主的。它不但不会因为这统一在大陆开放自由民主,而且一定会破坏台湾原先已有的自由民主。回归两年的香港是个很好的先例,还没有正式接收之前,中共已经迫不及待地制定种种反自由、反民主的方案,恢复港英末期已经废除了的恶法。两年多里面,无论在法律上还是实际上,港人的自由民主权利都已经被削减。那些唯恐天下不专制的拥中派(中是指中央、中共,不是指中国)还不断叫嚣港人的自由太多。大公、文汇两家官报提供广大而显著的篇幅给他们发表高论。香港还是在英国双手交还而港人乖乖欢迎之下接收的。一旦中共以军事征服者的身份踏入台湾,要怎样对待自由民主,可想而知了。在政治转向反动、专制的条件下,经济和文化上也不会有真正让普罗大众受益的发展。不必否认,由于统一实现了,两岸之间的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可能比过去畅顺(这只是可能而已,决不是必然的。香港的先例表明:香港特区与大陆之间照旧不能自由来往,尤其不能自由迁居,还有不少人并未犯罪而被特别禁止来往)。但这并不是只有在强制统一的前提下才能够达到的。甚至在尚未统一的时候,只要两岸都真正停止敌对,积极促进合作交流,就可以取得同等的成就。

总而言之,大陆与台湾之间如果开战,对人民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无论台湾还是大陆的人民都毫无理由支持中共享武力强迫统一,而应当尽力反对这个战争,坚持用和平而民主的方法实现统一。大家要高声宣布:谁发动这个战争,谁就是对全体人民犯下滔天大罪。

民间和平统一运动的立场

我在去年初的文章里已经提出:现在两岸当局都不是真心而尽力地争取合理的和平统一,所以很需要有民间的和平统一运动。一年多以来,已经有了一些这种性质的团体和活动。正在李登辉提出两国论的前后那几天,还在香港开过一次研讨会。可惜这个运动还不够强大,还没有发生重大的影响。我那文章里面提出了七条意见,认为可以作为民间运动的立场。现在我的看法还是一样,所以照旧把那七条列出来,供大家参考。

1)我们人民现在应该要求台湾和大陆双方政府立刻无条件地开始谈判统一问题。谈判内容随时向人民公布。

2)人民(不论团体还是个人)也要积极对统一问题发表意见,并且争取机会与任何一方政府讨论,特别是在政府的谈判有障碍的时候。

3)无论政府间的谈判还是民间的讨论,都应不限于实现统一时台湾方面怎样改变或不变的问题,而还要包括大陆方面和全国性的问题,例如国家宪法和统一后的国名和国旗的问题等。

4)要在海峡两岸都形成强有力的群众性的统一运动。

5)统一运动的最高目标,是在实现统一的同时,实施由充份民主方式制定出来的新的国家宪法。最低目标是在双方自愿并且充份保证各自内部自主权的基础上先行统一起来。

6)民间统一运动能否自由发展,不受政府压制或操纵,是测定任何一方政府是否有和平统一的诚意的第一准则。

7)坚决反对用武力手段解决统一问题。对征服行动,两岸人民要合力反抗。也反对为了统治者的私利而拒绝和平统一,让人民遭受战祸。

针对最近两岸关系的演变,我觉得民间的统一运动有必要宣告如下的态度。

1)反对认为台湾方面提出两国论就使两岸对话、谈判的基础不复存在的见解。台方有权提出以中华民国的名义与大陆方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谈判。大陆方面当然也有权反对,而提出其它的名义。为了解决这问题本身,正需要双方对话,而不是停止接触。

2)呼吁两岸人民以及所有关心中国统一问题的海外华人一致要求两岸当局在短期内各自公开提出对和平统一的基本方针政策。要求大陆方面具体说明它对台湾的一国两制政策的内容,至少要像1984年发表中英联合声明时对香港政策的说明那样详细。台湾方面的政策说明也要有同等的详细。

3)呼吁两岸人民和海外华人一致要求大陆方面正式宣布决心争取和平统一,决不采用武力手段。

倘若民间的和平统一运动失败,不久将来大陆与台湾之间爆发战争,虽然台湾方面仍和五十年前一样是由国民党执政,而对手仍是中共,表面看来好像是以前的国共内战的继续,其实性质根本改变了。因为现在的共产党和国民党双方的政策都跟从前大大不一样了,而共产党尤其变得厉害。所以明白事理的人不可以拿以前的态度来对待现在的战争。在五十年前的内战中,广大人民大有理由支持中共,对它的胜利表示欢迎,至少可以接受。现在却毫无理由采取同样的态度了。如果让它征服台湾,只会加深专制和反动,不会造成任何进步。我相信,最多再等五十年,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会同意这种看法,而且能够公开说出来。

19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