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上层才要减薪,中下层决不可减!

陈英

《先驱》第52期,19995

各方面迹象都显示港府要全面推卸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责任,以及打击中下层员工的利益。从公屋私有化到各政府部门公司化,莫不如此。现在,轮到广大社会服务界的员工了。社署先是强迫进行所谓「资源增值」,即要各资助机构用95%的资助额去维持100%服务。由于资助机构的开支中,薪酬占了大部份,而其它开支减无可减,所以,为了达到「资源增值」,就多份要从员工薪酬着眼,而方法之一就是减少人手。但社署还不满足。现在又要向新的合约雇员以七折支薪了。董建华说过香港人工太高。所以港府从冻薪发展为减薪,实在是自然不过的。可是,笼统地说香港人工太高,是有意误导。是的,有些人人工太高,但那主要是公营及私营部门中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社署在内的政府高官,动辄百多二百万年薪,还享有额外的巨额房屋津贴。私营机构的董事的平均薪金也比外国高许多。至于一般中下级雇员的工资,顶多不过是维持小康生活而已。即使中级公务员,表面上可能月入几万元,可是如果计及他们的供楼负担(其实高楼价不过是另一种税收而已,而且是一种极不公道的税种),就知道他们同上层官员的差距实在大得很。至于下级员工,就更谈不上人工高了。所以,不要说只减中下层而不减上层薪金是极之不公的做法(七折支薪就是这类不公做法的第一步),就是上中下一起减薪,员工也没有理由接受。因为年薪二百万减薪三成,根本影响不到生活质素,只是令其个人资金积累速度减慢一点而已。年薪卅万减薪三成(更不用说年薪十万的那些人)就已经要降低生活水平了。

虽说目前只是对新入职的雇员实行减薪,可是如果员工让其得逞,很快就一定祸及全体中下级公务员以至全体打工仔。因为政府一带头减薪,整个私营部门就会变本加厉地减,而这又会反过来对中下级公务员待遇形成下降压力,到时政府即使不公然减薪,也可以通过公司化、私有化来降低公务员待遇。从这角度看,政府这样做不仅是为了省钱,更是客观上帮助工商界大幅压低中下级员工工资。董建华政府被称为商人政府,实在妥帖得很。

社署的七折支薪措施不仅早晚损害全体打工仔女利益,而且祸及服务对象。面对人口老化、普罗大众贫困化、社会问题严重化等压力,政府的政策不是扩大支出来解决问题,而是用拧紧镙丝的方法,用尽可能少的钱,去榨取员工尽可能多的血汗,以便应付日增的需要。结果当然是服务质素的下降。

所以,不论是社会服务界的员工还是一般市民,都应该坚决反对社署的「资源增值」及七折支薪的措施。社会服务界的员工也有必要联合所有中下级公务员及其它工会抵抗港府与工商界的联合进攻。否则今后普罗大众的生活不仅持续下降,而且俯仰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