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普罗大众要支持

房署员工反私营化大行动?

刘宇凡

《先驱》第52期,19995

房署部署把公屋管理全面私营化及为此将遣散大量员工一事,遭到房署员工大力反对。但是,不少市民认为他们只是为了一己的铁饭碗,与自己关系不大;甚至会有人认为私营化可以提高公屋管理质素。

这种见解很有商榷必要。房署私营化当然首先打击员工,但是对于全港三百万公屋居民(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打工一族)也是很不利的。房署工会大联盟已经指出,私营管理公司在成本上之所以较公屋管理少些,一方面是因为房署上层冗肿而又薪金过高,另一方面是因为私营公司所管的都是新屋村,维修费用自然较少。其次,政府推卸管理责任,意味公屋老化后的庞大维修费用将由公屋居民负担。正因为私人管理公司一切都要利润挂帅(政府部门则并非必然如此),为了保证「合理利润」,即使暂时收费低于房署,将来也难保不会提高收费;即使收费不提高,也难保不会因此降低质素。事实上外国的私有化也往往伴随上述后果。所以,公屋居民没有理由支持房署私营化。

房署口口声声说私营化会节省成本,提高效益。问题在于这是谁的效益?它有利于工商界还是员工?私营化可能真的令房署节省成本,可是付出代价的都是员工。私营机构为了「合理利润」,付出的待遇一定比公营机构差许多。换言之,这不过是把工人阶级的福利转化为工商界的利润而已,也就是劫贫济富的把戏吧了。事实上,近年来房署已经把屋村清洁工作外判了,结果是清洁工人受到私人清洁公司的超级剥削。香港妇女劳工协会最近发表有关调查,显示这些工友平均每天工作六至实现小时,一年只有年初一休息,但每月平均只有$3,613元。什么法定假期、劳工保险及其它保障基本欠奉。所以,房署所谓提高效益,不过是提高老板剥削工人的效益吧了。

私有化的另一个后果是进一步削弱全体打工仔原已非常不足的保障。香港素来没有强大工会,但过去几十年不少人实际工资多少也有增长,原因之一是公营或半公营部门(二者相加人数超过总劳动人口的一成)的雇佣条件及待遇比较固定,不那么直接受市场。影响,更因此反过来多少限制了私营部门中若干行业的剥削自由(老板给的待遇不能同政府相差太远)。但是,政府陆续推行私有化(房署之外还包括邮政署、机电署、水务局、地铁等)意味公营部门缩小,私营部门扩大,也就是意味着工商界的剥削自由扩大。再加上政府推行的所谓公务员改革(其本质是对中下层公务员开刀),就更大大鼓励工商界不断降低工人待遇。

面对经济不景的香港政府及工商界,正在力图把危机转嫁给我们普罗大众,尽管经济不景并非我们造成。为了达到目的,政府更一直力图分化普罗大众,使中下级公务员与工商业员工之间、公屋居民与非公屋居民之间、领综援者与一般市民之间互相排斥,以便转移视线。我们普罗大众不要上当!普罗大众必须团结起来,用实际力量迫使政府放弃种种进攻。对于房署员工的反私营化行动,也应当尽力支持。

1999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