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愤不平有理,策略还须讲求

廖化

《先驱》第50期,199811

我们最近在街头进行反失业宣传时,发觉工友强烈不满的情况显著增加。我们不止一次听到工友说:「老板如此无良,只有整镬杰既俾佢叹至得!」「香港这样下去,迟早揽埋一齐死,好似印度尼西亚咁!」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一位工友同我们的义工的对答:

「先生,可以签名支持我们的主张,即要求实行最低工资制吗?」

「我不签!签黎无用。我一系唔搞,一搞就要去放火!我捱左几十年,到头来又失业又无钱。所以我话一系唔搞,一搞就要放火!」

工友的愤怒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光是愤怒解决不了问题。如果只求泄愤,不择手段,例如真的去放火,只有得到最坏的后果。真正的出路只有工友们切实组织起来,用适当的集体行动去同老板对抗。最近电讯员工初步起来集体抗争,在社会舆论的普遍支持下,已经能够初胜一仗,迫使资方把11月减薪的决定暂时搁置。这证明了集体行动有效。

工人阶级负担着整个社会生产的责任。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都要靠打工者来维持。如果老板欺人太甚,一旦工人忍无可忍,集体停工,老板就陷入极大的困境。所以,打工者必须重视罢工这个抗争手段,坚持罢工权。

当然,罢工并非必胜。要有充份的准备,在适当的形势之下,罢工才有相当高的机会取胜。最重要的是,必须充份搞好工友自己的团结。如果有几个工会同时存在,在与资方抗争时,一定要共同行动,千万不可分散力量,互相抵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