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通用汽車工人罷工初勝

廖化

《先驅》第50期,199811

今年六月五日,美國密切根州的Flint市兩間通用汽車廠的工人,在聯合汽車工人工會United Auto Workers-UAW地方分會的領導下舉行了罷工。工人罷工是抗議資方決定把工作從工會會員手中外判給其他供應商。直接觸發罷工的事件是通用資方企圖把機器設備運走。工人的罷工維持了54天,使通用在北美的29個車廠中有27個要關門,近廿萬工人要停工。罷工更使通用蒙受20億美元的損失。雖然通用是世界最大的車廠,但是其生產力已及不上福特車廠,所以福特每輛車可賺1500美元,而通用只賺850。所以過去六年通用已經開除了八萬工人,關了27間廠。這樣當然引起工人強烈不滿。自1990年以來,通用工人已先後罷工22次。這次罷工終於迫使資方同意暫時放棄決定,等待集體合同到期(明年九月)才再展開全國性談判。工人雖未取得確定勝利,但至少已經初勝一仗。

勝利的原因是工人非常團結,士氣高昂。事實上,該市工人的鬥爭傳統一向很豐富。當地的分會會所上刻上「1937年的靜坐罷工起源於此」。61年前工人放下工具,佔據了工廠達44天。他們的行動促成了汽車工業訂立了第一份集體合同,刺激了工業工人的廣泛工會化。

有個工人說:

「我認為通用不過是要廉價勞工。他們把我們的工作拿去給第三世界國家,例如墨西哥、中國、印尼,所付出的工資簡直是一文不值。我們罷工是因為我們要求好的工作,也為下一代要求好的工作。我所謂好的工作,是至少能夠好幾年的。」

另一個說:

「你知道通用這個最高級的董事去年花紅多少?是2,100萬美元。這不包括他們的薪金或所擁有的股票期權。只是花紅。我想他們會很高興見到我們為時薪四元而回去工作。他們永不知足。」

「通用說要提高競爭力。請問如果這表示丟掉工作表示就業毫無安全感,提高競爭力對我們有啥意思?

「這是一場為保衛就業保障而發起的對通用之戰!」

一個將退休的工人解釋為什麼他也來:

「我在通用幹了32年。我大可現在就退休。但我告訴你,我會留在這兒,不管是90天還是半年。」當地市民也普遍支持工人。汽車響號支持天天都有。

當資方終於不得不把設備運回廠房時,所有工人手牽手地唱Solidarity forever

當然,好戲仍在後頭,而困難也不少。首先是資產階級及其政府的反工人立場。大家也許記得,去年七月美國UPS工人罷工大獲全勝一事。今年七月,政府就實行秋後算帳,以其工會(貨車司機工會)主席嘉利對於下層以不乾淨手法籌款給嘉利競選主席不知情為由,革除其主席一職。這不過是栽贓。其實,另一個工商界支持的競選對手也涉嫌財務醜聞,而政府的委員會亦確認這一嫌疑,但完全放過了他。有人指出,這是為了消滅嘉利這類比較戰鬥的工會領袖。如果通用工人要獲全勝,也得準備同資方以至政府打一場硬仗。

另一個困難來自工會內部。UAW在維護工人權益方面明顯不如貨車司機工會。多年來UAW的領導人屢次向資方妥協,簽訂許多裁員的集體合同。在過去的22次罷工中,每一次都顯示工人的力量,但是領導人一直堅持所有罷工都局限於地方,拒絕上升為在中央層面同資方抗衡。即使不是全面性工業行動,至少也該在言論上當成一件全國事件來同資方談判。結果是沒有一次罷工令到工人的問題可以透過一個較合理的集體合同而得到解決。希望這次通用工人能吸收經驗,向領導人增加壓力,確保他們堅定地保衛工人權益吧。

主要材料來源:- International Viewpoint Nov Issue, 1998. - Socialist Action, July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