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与反水库运动

岚山

《先驱》第50期,199811

今年夏季的长江水灾,导致伤亡无数,被淹面积之广泛,是历来最大;过亿人民受影响。有报导指出,这次「百年一遇」的水灾的其中一个间接原因,就是三峡工程。

三峡工程需要极大量资金,连其它水利工程的资金也动用了。

1990年国务院曾规定,长江江堤特别是荆江那一段,必须在97年前完成加固和加高,但到了98年还没有完成。今年受灾最重的是江西省九江市,市内的江堤在92年完成了第一期维修后,省政府向水利部及计委要求第二笔资金三千万元人民币加固江堤,却没有批准。据悉,近年来所有水利基本建设资金全被三峡工程占用了。三峡工程在批准时的投资总额是571亿人民币,那是1991年底的价,时至今日,已涨至2500亿。(注1

大陆著名水利专家陆钦侃在总结今年长江水灾时指出:「主要是水利部门的主导思想:几十年来一直重水库,轻堤防;重建设,轻维护;平时不认真加固堤防,等到大洪水时才临时防汛,上堤抢险。……」(注1

中国政府大肆宣传说展开三峡工程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要解决水灾,并可提供电力及促进航运。但国内外很多人指出,三峡水库可起的防洪作用并不很大;虽然可在低污染情况下提供电力及改善航道,但工程本身及建成水库后,将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破坏,祸延子孙后代!但由于当权派的压制,那些「反对上马」的声音,在国内几乎完全听不见。

水库造成什么祸害?

以下尝试综合海内外一些人士介绍三峡工程及其它大型水库导致的问题。

(一)水库崩坝

由于种种人为因素,国内水库的安全程度远低于发达国家。三峡是个贮水量极大的水库,其安全程度更成疑问。

世界上每年每六千个水库中,便有一个垮坝,一个水库「一生」中会垮坝的机会是0.5%(注2)。而在大陆,平均每年垮坝110座,平均垮坝率高达3.4%(注3)。由于消息封锁,死伤数字难以知晓。

 

以下便是近半世纪世界各地其中一些垮坝例子(注4):

1959西班牙佛台特拉水库发生沉陷垮坝,死亡144人。

1959法国玛尔帕塞水库因地质问题发生垮坝,死亡421人。

1960巴西奥罗斯水库在施工期被洪水冲垮,死亡1000人。

1961苏联巴比亚水库洪水漫顶垮坝,死亡145人。

1963意大利瓦伊昂拱坝水库失事,死亡2600人。

1963中国河北刘家台土坝水库失事,死亡943人。

1979印度曼朱二号水库垮坝,死亡5000-10000人。

1967印度柯依那水库诱发地震,坝体震裂,死亡180人。

1975中国河南省驻马店地区,骤然降临的特大暴雨在短短数小时内使坝体相继溃缺。死亡人数超过八万五千人。

1993中国青海省沟后水库决堤,瞬间淹没八百七十公顷的可耕地,冲毁一千多户房舍,事前虽紧急疏散,仍有四百多人丧生,上千人受伤。

 

除了天灾及工程质素欠佳造成垮坝外,水坝若受战争破坏,亦会导致重大伤亡。1950年韩战时,美国采用焦土战略,以轰炸机炸开一座位于北韩的六十公尺高的大坝,水从缺口奔流而出,淹没了附近市区、街道、居民无一幸免。

(二)大量居民被逼迁徒

三峡工程共需移民一百一十多万,所谓「上屋搬下屋,唔见一箩谷」,更何况如此大规模的迁徒。1994年计算,移民费用共需四百亿,占当时工程总预算近三份之一。

虽然政府规定对移民作出赔偿,但在贪污盛行的大陆,实际上落到移民手上的赔款会有多少?长江已于去年十一月截流,但当局仍未能为很多受影响的人觅得新居所。

据报,国外所建大水库不少,却未见有移民超过12万;国内所建三座移民超过30万人的大水库,遗留问题至今仍未解决。(注5

世界各地,多年来约有三亿至六亿人因为水库计划而被逼迁徒。很多人得不到分文赔偿,得到些微赔偿的也无力重建家园。在印度及其它第三世界国家,很多被逼迁的人流落各地,成为乞丐。

(三)环境破坏

所有大型水库在动工过程及完工后,均对环境各方面造成很大的破坏。

1.水质污染

近年长江上游已相当工业化、人口甚多,污物源源流入江中,幸而滚滚长江尚能将大部份带走。当水库建成后,有害物质便很容易在库内积聚。此外,当库区水位升高后,大量居民、工厂、矿场等会被淹没,更多污染物会积在库中,毒害食用长江水的居民。

2.大量动植物消失

水库会淹没大幅植被,居住在那儿的动物未必懂「移民」。一些稀有动植物将会绝迹于地球。

由于急流变平湖,水的含氧量、水质和水温改变,一些水生物可能因不能适应而绝迹。

很多原居民被逼向后靠,向山取地,大量树木会被砍伐。

3.对自然景观和文物的破坏

世上罕有的、奇伟的三峡风光将不复再,十多处受保护文物将淹没水中。

(四)对渔农业的影响

水库蓄水后,下游水温改变,会减少养鱼的产量。另外,长江带着大量养份流入东海,吸引了多不胜数的海鱼。但当长江来水经三峡水坝过滤后,肥力下降,长江口外海鱼的数目可能大减。埃及的阿斯旺水库建成后,原本年产180万吨沙甸鱼的尼罗河口,鱼产量跌至近零!

在农业方面,由于上游肥沃的沙泥会很容易沈积在库内,下游土壤可能会日趋贫脊和盐渍化。

由于库区内水位提高,近水良田亦会因盐渍化导致减产。

水库将大量农地淹没,农民被逼迁移到山坡继续耕种。但山地瘦脊,农获自然减少。开垦山地容易导致水土流失,耕地日益瘦脊,也会使更多沙泥冲入河中,更容易导致水灾。

(五)可能诱发地震、滑坡

当水库注水时,地壳要承受很大的额外压力,因而诱发出不同程度的地震。广东新丰江水库注水后,曾于1962319日引发6.1级地震,而那儿一带过去并无严重地震纪录。意大利的Vaiont库区,在1963年经过六十多次地震后,沿岸山坡开始不稳,结果在10月间出现大规模山坡滑动,大幅山泥滑进水库后涌起巨浪,浪涌过水坝将下游数条村冲走,造成三千六百多人死亡。(注6

在三峡库区,干流两岸有可能崩塌十万立方米以上的滑坡就有270处。水坝附近还有三个地震断裂带,水库建成后,诱发地震的可能性大增。

(六)沙泥淤塞水库寿命短

长江流域树木近年被大量砍伐,水土流失严重。经过今年的水灾,政府下令在上游封山造林,但就算政策落实,成效也不会很快见到。

世界各地的大型水库,都出现沙泥淤积,寿命较预期短的问题。而长江含沙量之多,高踞世界第四位,在三峡筑坝,定会面对此问题。

建坝后,会用「蓄清排浑」的方法将聚积在坝内的沙泥排出。这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在汛期江水内含沙量高的时候,将水库维持在不太高的水位(即145公尺),让急流将沙泥带走;而在汛后,江水较清,将之蓄在水库内(至175公尺)然后在枯水期释放出来,以继续供电、航运和食用。

问题有二。第一,在一般情况下,这方法能否真的完全将沙泥带走?这方面水利官员拿不出明确的论证。第二,建水坝的其中一个作用是防洪,当有洪水时,若水库维持在低水位以排浑,当然起不了防洪的作用。若提高水位以防洪,便会「蓄浑」而使水库淤塞。

若「蓄清排浑」的方法真的有效,为什么当局不利用这方法来救活全国四分之一,已基本淤死的水库?

大陆一位水利专家黄万里指出:「凡在干流的淤积河段上修坝,是绝对不可以的。……三峡筑坝的结果,砾卵石夹粗沙积在坝前,是一块都出不去的。」(注7

反水库运动

由于在国内很多消息被封锁,我们并不知道受三峡工程影响的人民如何面对政府的逼迁。但在世界各地,大型水库工程先后逼使数亿人离开家园,生活大受影响,对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这逼使很多人起来反对兴建水库。

以下便是近年一些反水库运动的成功例子。

八十年代中,印度政府开始在西印度挪马达河的沙达沙劳维兴建水库。水坝落成后,会淹没三万七千公顷土地,包括沃土与森林,令超过二十万人流离失所。官方估计,费用达一百三十亿卢比,非官方估计,更达四百亿之数。还未估计环境、文化与民生的代价。

水库建成后,受惠的是大工厂企业和富裕的城市人,他们可以得到稳定的电力供应;受害的却是乡野的贫民━━他们连基本的食宿也成问题,何来支付昂贵的电费。

受影响的居民,经过了多年的团结反抗,终于逼使世界银行停止贷款资助工程。但那些政府高官,由于受承建商贿赂或好大喜功,坚持继续兴建水坝。这促使更多人起来反抗,四万人涌上街头抗议,许多人甚至在水库的水淹上他们的身体时,仍死守家园,抗争到底。这最终逼使政府在1995年停止工程。

另一个抗争成功的例子是:法国政府在1994年一月宣布取消一项在罗亚尔河上兴建两个大坝的计划。法国及欧洲各地人民自1991年群起反对这计划,经过三年努力,终于成功。(注8

1995年,泰国政府在广泛的抗议下,宣布不再兴建用以发电的水库。1996年,尼泊尔的Arun III水坝计划同样因为公众反对而取消。在瑞典、瑞士和挪威,群众的大力反对逼使所有大型水坝工程停工。

但由于很多政权为着种种利益,不理水库对环境的破坏及库区居民所受的影响,仍要发展大型水库工程,群众反水库的抗争,仍在世界多处地方进行。

1992年,台湾政府宣布要在台湾南部的美浓兴建水库。自那时起,美浓居民和台湾关注环保的人士,便发起反水库的抗争。但政府仍坚持要在九九年一月开始动工。

美浓,顾名思义,是个环境很幽美的地方。除了前面提过水库对环境的破坏,还有几点要特别一提。选定坝址所在的双溪,是拥有全世界蝴蝶密度最高的生态型蝴蝶谷。这地区亦孕育了数十种世界罕见的动植物。水坝高147公尺,正对着的村落只有1500公尺,对当地的居民━━客家族群,造成很大的威胁。

水库建成后,高污染、高耗水、高耗能的石化业会续继独吞宝贵的水资源。而大高雄地区的民众却依旧承受石化业排放有毒废气、废水而导致罹患癌症的死亡威胁。(注9

台湾的朋友指出,一场反水库的战火,即将会在南台湾燃点。

与香港人无关吗?

香港虽然没有大型的水库工程,但港商对水库工程非常积极。据报,三峡工程多项外资投资中,港商占主导地位。据三峡工程所在地湖北宜昌市副市长张建一介绍,到目前为止,香港投资者已在宜昌兴办合资、独资企业三百二十家,占全市「三资」企业的七成。港商在宜昌的投资总额达九点四亿美元。

据张建一介绍,港商在三峡所在地投资领域较为广泛,除文化娱乐外,还有许多工业、交通运输、高科技项目。香港宜丰实业有限公司与宜昌市合资兴办了全市最大的三资企业━━投资额一点四八亿美元的聚酯切片工程。今年以来,随着三峡工程大江截流的临近,港商对宜昌的投资热情更加高涨,香港嘉里集团、新鸿基集团、恒基集团、太元集团等都曾到宜昌考察、洽谈投资事宜。一至十月,宜昌市到位外资一亿美元,其中港资为七千四百万美元。(明报19971028日)

面对港商在三峡工程的「热情投资」,香港关心内地民众及环境生态的朋友,能否在反对三峡水库方面做点事?有朋友说,在这么专制的政府下,我们可以做什么?这是很藉得我们进一步探讨。

199810

注释:

1. 张伟国:《停建三峡水库,放下政治包袱》(信报,1998929日)

2. The Corner House, "Dams on the Rocks - The Flawed Economics of Large Hydroelectric Dams", Briefing No.8 Aug 1998, P.7

3. 水夫〈中国水坝素描〉载戴晴、薛炜嘉合编:《谁的长江━━发展中的中国能否承担三峡工程》(牛津大学出版社,1996),页164

4. 美浓爱乡协进会(台湾):《终结水库神话━━走出历史宿命》(19947月),页13-15

5. 戴晴:〈向钱正英请教〉,同注3

6. 吴祖南:〈三峡工程对环境之影响〉,载陆超明主编《长江水患与三峡工程》(香港地理学会、中华书局,1993),页152-153

7. 尚蔚:〈忍对黄河哭禹功〉,同注3

8. 同注4,页46

9. 同注4,页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