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制的真真假假

刘宇凡

《先驱》第49期,19988

明报论坛版的林文放先生认为,根据需求定律,法定最低工资「必须高于市场的均衡工资」,而这最终只会使雇主裁员,所以人们要求设立最低工资制只会「害死打工一族」。

我们暂且不谈林君所了解的「基本经济学」,首先谈谈事实吧。最低工资制首先在新西兰实行,陆续为八十多个国家采纳,至今已实行了超过一个世纪。如果林君的逻辑能成立,那么这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工人早就在一百年或几十年前被「害死」了,都失业了。但事实是,最低工资制大为普及的年代,恰恰是西方各国最繁荣的时代。以美国为例,从战后到七十年代末,一方面是最低工资制从保护少数行业逐步扩及绝大多数受薪者,另一方面是法定最低工资不断提高。1949年为每小时40美分,1968年为$1.601978年为$2.30。这一时期同时亦是失业最低的时代。美国劳工部历次研究也表明,每次提高最低工资,并没有多少雇主会因此解雇工人。对于增加了的劳动成本,他们的对策是加强劳动管理,一面是更新设备来节省劳力。雇主在这方面的应变能力,比林君所想象的大得多。有不少人提出,最低工资制本身有助于促进企业的技术更新。事实上,如果工资太低,就会鼓励雇主以劳动密集代替资本密集,就会阻碍一地的技术进步,就像不少非洲国家的雇主一样,他们宁愿聘请大量工人用手工劳动也不愿采用机器,但这样又会真正促进社会进步吗?

有人说,技术更新使企业即使扩大再生产,也不一定要按比例扩大增聘人手,有时甚至削减人手。这样,岂不是说,最低工资制间接促成了人手过剩即失业吗?不对,因为技术更新与就业水平没有必然关系。从战后到七十年代,被称为资本主义黄金时代,它同时也是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但这并没有引起高失业,相反,技术更新还不断刺激新行业的出现,因此不断创造更多职位。目前各国的高失业率,同资本主义的经济周期有直接关系,而同技术更新没有直接关系。既然如此,就更没理由害怕实行最低工资制了。

林君说最低工资一定高于「均衡价格」。他这句话太含糊。应当说,最低工资制会使那些工资低得太厉害的行业或工种提高工资,从而高于原有的价格水平(所谓均衡价格)。但是,对于那些原本工资不太低的行业根本没有影响。而一般来说,法定最低工资往往比平均工资要低。以美国为例,九十年代初,一般受薪阶级的平均时薪约为$6.45,但法定最低工资不过是$4.25,比后者高出二元多。

还有一种见解,它并不直接反对最低工资制,但逻辑结论同林君分别不大。这种见解认为,现在经济低迷,工人应该同雇主共渡时艰;现在还提什么最低工资制,这岂不加重成本?岂不是更打击投资意欲?我们不能在此详谈这个见解。我们只想指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总是强调,减少工资有助经济复苏。但是,1929年大萧条之后,凯恩斯已经有力地反驳了这个论调。减低工资不就减少购买力了吗?不就使过渡积累与消费力不足的矛盾更大吗?可见,即使劳工团体低声下气,放弃争取最低工资制及提高待遇,也不会有助复苏的。

大概林君是坚定的新自由主义信徒,他不相信凯恩斯上述见解。可是,就让我们引述一下阿当斯密论工资的一段话吧:

「仆人、劳动者与各种各样的工人,构成了每一个巨大政治社会的最大多数。改善这个大多数人的生活,不能被视为有碍于全体。没有一个社会,在其大多数成员是贫穷与悲惨的时候,能够保持繁盛与快乐。那些为全体人供应粮食、衣服与房子的人,理应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直至他们也能多少可以获得好衣好食以及象样的居所为止。」(国富论)而这就是最低工资制的原本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