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优质教育条件,才有真正的优质教育

何水

《先驱》第48期,19984

董建华还没上任,已表示很重视教育、房屋及老人福利问题。特区运作已逾七月,董的房屋及老人福利政策,皆为人所垢病。前阵子,董又提出拨款廿六亿予中小学购买计算机,提倡科技教育;最近更落实成立基金,鼓励办学社团筹办优质教育。从以上两大笔拨款来看,相对老人福利和房屋政策,特区政府在改善教育质素方面,似乎显示了比较大的诚意。

钱,应该用到哪儿去?

多拨款给中小学,当然是无任欢迎,可是这种限制性拨款,教育界并未感到雀跃。理由很简单;教育的硬件固然重要,唯教育的软件更不可忽视。校舍设施优劣与否,教具数量和质量的保证,无疑是现代教育的重要条件;但是,假如没有质素优裕的软件━━教师━━来应用,前者无异于死物。

现在的教师,每天都在繁重的教学工作中挣扎,面对每班超过四十的学生、平均每天六节的课堂、没完没了的批改作业、问题学生的处理、校方行政的压力及滋扰、不可缺少的备课工作等等,试问他们何来时间、精力去从事科技教育和优质教育呢?

我们很难相信政府不知道香港教育问题的症结。在八十年代下旬,政府资助教育调查报告━━教统会第五号报告书,曾经很清楚的指出:教师教务负荷过重,影响了教育质素。可是政府太惯于资本主义的经营模式,即使在百年树人的教育问题上,他们都以严控低成本为原则。这客观上为劳动力市场提供足够的一般技能的劳动大军,主观上为政府省回一笔巨额的财政支出。现在董政府拨出一笔廿六亿的款项给中小学,这比起须要长期投资教育、改善教育质素,扩大教师队伍,无疑是便宜得多了!看来董特首商人本色得很,完全暗合港府的理财政策。

在此我们并非要反对提倡科技教育,而是指出,不改变目前这种疲劳轰炸模式的教学工作,要改善现时教育弊病已相当的困难,更遑论是提倡新的和高质素的科技教育。

无疑,为解除教师劳而无功的金刚圈,早已是老生常谈了。今回董建华政府推出搔不着痒处的廿六亿方案,不但令人遗憾,更令人有浪费公币之叹━━钱,用错了地方!

优质教育的迷思

成立优质教育基金,并不是一种常规投资,而是一种辅助性质的投资,按照规定,有关办学团体首先要提交一份因应该校特性的优质教育计划书,然后由基金会量情拨款。

众所周知,香港学校管理是欠缺民主机制的,最了解学生需要的教师,在参与制定学校教育方针上,空间有限,他们的意见,常常在校长及校董会的专权下,烟销云散。校董会和校长(有时只有校长一人)是学校办学方向的包办者。假如包办者是以教育为本,个人又具备相当的能力,他们所制定的优质教育计划,相信也有不少可取之处,但即此亦难免智者千虑的毛病。若然包办者是以挤身名校为目的,他们所制定的优质教育计划,想必以成绩为导向,这样的祸患,香港绝大多数的学生正在领受。又或者包办者是外强中干之辈,凡事作大、喜好风头,他们所制定的优质教育,相信是全力拔尖,急功近利,希望一举成名!于是荼毒学生,遗害更深。由此看来,这样子的「优质教育」,根本不能改善香港精英教育的弊处,仍是优者优,「劣」者「劣」。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校政继续由少数行政人员,甚或仅仅由一个人来专断,要普遍改善香港教育的质素,是难以实现的!

有优质的条件,才有优质的教育

要办优质教育,不能忽略优质的教育条件。教师是这些条件中的重要部份,可是他们的工作条件却是恶劣的。现在许多教师的工作模式,大都被迫甚么是紧急的就先做甚么,虽然这些事情并不一定重要,而这些所谓紧急事情却天天都有。试问教师经常在如此高密度、高压力的环境下工作,如何发挥创意?如何检视未来?这对学生又有多大的好处?

所以,目前香港教育所面对的难题,主要有两方面;一者是老师与学生比例失当,每天课时过多,造成兼顾不暇的恶果;一者是校政欠缺民主机制,造成校长及校董会少数人专权,使最了解学生需要的教师,无从参与改善教学的计划。而前者是后者的支持条件,因为教师若没有检讨和前瞻的时间,甚么民主开放也是枉然的!

现时香港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是把增加的资源,投放到扩大教师队伍上,这样才能满足减课时、减师生比例的实际需要。政府财政年年水浸,完全有能力支付未来发展所需的资金;实行与先进地区教育投资比例看齐,这是个称职政府应有的责任。此外,在官津校推行校本民主制度,让全体教职工成为学校的最高决策层(校长及校董只享有作为其中一员的权利),使办校方针由全体成员决定,实行真正的集思广益、集体负责制度,这样才可能提高各个教职人员的主观能动性,为教学工作创造优良的教育环境。

结语

无疑的,以上提出的改革方案,只是优质教育的一个部份,还有诸如扩建校舍,增加学校、添置科技教具等等,都是提高教育质素的条件。但是,因应董建华政府拨款拨错方向此事,这里把首要任务提出,是为本文之最主要目的,也是目前香港教育急需解决的问题。然而,笔者相信,董建华及其政府,对此视若无睹,因他们连政府曾出资调查研究的教统会第五号报告书也束之高阁,看来靠特区政府改革,渺茫的成份居多了!

2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