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良参选宣言

林致良

《先驱》第48期,19984

我代表先驱社参加立法会竞选,是为了鼓吹普罗大众起来争取生活保障,打破困境。

至少二十多年以来,香港的普罗大众没有像今天这样缺乏安全感:大批失业,那些仍然有工开的也担心裁员,或者面对收入减少,工作条件恶化。低收入阶层的生活危机最严重,中层打工者也明显不好过,但是大财团的财势继续急速膨胀。现在特区政府提出所谓「利民纾困」的财政预算,好像让中层人仕得到了一些减税或贷款买屋等好处,但是最大得益者却是大财团,而对基层大众最急需解决的就业问题并没有提供任何实际帮助。我们认为政府有责任采取种种办法来为大众提供就业机会,例如:

━━增聘人手,扩展及改善公共服务;

━━加速公共建设,兴办公营事业;

━━立法规定全职的工作每周40小时,而工资照旧不减;

━━中小学每班人数不超过25人,教师每周授课不超过25节,落实每校一社工(这样不但增加职位,而且改善教育工作)。

我们认为,失业问题并不是一时的现象。至少十年以来,一方面工业萎缩,另方面房地产和股市的投机畸形发展,造成极不健康的虚假繁荣,终于招致今天的危机。如果不寻求根本的改革,即使这次危机不久得到纾缓,将来还会有更大的危机。所以我们一方面主张设立失业救济金,正式确定政府对失业问题负有责任,反击那种说救济养懒人的歪论,另方面主张政府采用下列办法来限制暴利和投机,减少经济的畸形发展和社会不平等:

━━开征资产增值税,把不劳而获的巨大利益收归社会;

━━实行累进税制,对发大财的人抽较重的税。

为了不再任由大财团垄断住宅用地来剥削市民大众,我们主张政府停止出售住宅用地,改为用以大规模兴建质素可靠的公屋和居屋,迅速全面满足中下阶层的住屋需要。

以上的主张统统是为了解决普罗大众的迫切需要,反过来多多少少触动了大财团和大富豪的利益。如果政府权力继续由大资本家和官僚掌握,这政纲是不会认真全面实现的。即使有个别普罗民主派人士当选议员,也不够力量改变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先驱社现在参加竞选,主要目的是鲜明地指出大众的出路在哪里,呼吁大众起来进行集体的奋斗,长期的奋斗,一方面争取生活保障,同时争取普罗大众当家作主的权利,一步步形成强大的普罗民主派。我不开任何空头支票,不要求选民把希望寄托在我个人或任何议员的身上,而是鼓吹大众相信集体的力量最终可以打破一切障碍,克服一切困难。我们认为,今天就必须尽力发出这种呼声,开始这种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