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工人:虎年之苦

Gerard Greenfield  丁洋 

《先驅》第48期,19984

過去幾個月,亞洲很多企業陷於嚴重的經濟危機,而越南亦不例外━━數以千計外資工廠的工人被解僱,受打擊最大的,是以台灣及南韓投資為主的成衣及製鞋業工人。在97年最後的兩個月,超過四千名工人遭解僱。估計在98年頭三個月,五千名工人要被趕回老家。以一家韓資製衣廠Juan Viet Co.為例,97年最後一季有二千名工人遭遣散,未來數星期再會有五百名工人失業。越南政府及工會聯合在一月初宣佈,解僱浪潮將會擴展至承包或與東、南亞投資者合作的國有企業。

外資企業中仍可保住飯碗的工人,也會減薪及減少年尾花紅。年尾花紅對工人尤為重要,因為基本工資太低,難有積蓄,他們只有靠這些錢回鄉、買手信、還債及慶祝新年。很多年青女工的工資極低,花紅是唯一的一筆可寄回家的錢。雖然政府有規定公司每年最少要將盈利的百分之十分給工人作花紅,但通常經理、主管及工會幹部會得到較大比例的分紅,而工人應得的那份卻被克扣得七七八八。過去幾年,在外資及國有企業中,有數百起罷工,工人抗議分紅過少。

請勿低估年尾花紅的重要性!鄰近越南的泰國,一家工廠(Thai Summit Auto Parts)的三千名工人於121日在曼谷舉行示威,並佔領了一條高速公路,以抗議削減年尾花紅,及新年後開始減薪,示威者被警察及軍隊襲擊,超過二百名示威者被毒打。數以百計工人被逼脫下衣服,雙手綑綁,蹲在地上。雖然二千五百名工人已復工,但有58名工人仍被扣留,一百五十人沒有返回工廠,主流工會不但沒有支持示威工人的要求,卻呼籲推行教育運動,讓公眾了解金融危機及再進行抗議的「危險」!

雖然過去一年越南的生活開支較以往高,但今年在外資及國企的工人,收到的年尾花紅均較去年低。有很多東、南亞投資的工廠,今年甚至不發花紅。一月中的勞動報指出,很多人既收不到花紅,當然也沒有能力回鄉渡歲━━在工業區及城市,絕大部份工人是來自農村的,不少工人只能留在擠逼的工廠宿舍渡歲,沒有錢,吃也只是少得可憐的飯菜。據一個韓資製衣廠的女工說:「我們沒有能力回鄉渡歲,只有叫在這裡工作的兄弟姐妹來我這裡團聚。我們九個人,要睡在石屎地上。」另一女工說:「在家鄉的媽媽知道我在越南及外資合營的工廠工作,她不明白為甚麼我不能回鄉。」在農村省份,一些台資及港資工廠在年尾關閉。有些卻將遲了發的工資叫作花紅!

這些在虎年之始出現的困境,對於越南人民來說,只是困境的開始。東亞的銀行及投資公司還未透露撤資的計劃,而越南私營及國有企業的債務現在才開始浮現,越南最大的私人集團的東主Tang因賄賂及在去年非法借貸被控,數千名製衣工人的飯碗可能因此不保。為了儘速彌補在投機炒賣的損失,Tang削減工人的工資及加倍工人每更的工作時間。胡志明市其它投機資本由於同受金融危機的打擊,也用同樣的手法及大量裁員來自保。

在虎年,會有更多向了國營銀行非法借錢的私營及國有企業倒閉,這會使那些已私有化及股份化的公司的私人債務轉為公共債務。

Tang的那個集團的署理總裁說,保證會發放合理的年尾花紅給屬下製衣廠的3,800名工人━━但很可能這是最後一次。

虎年除夕(1998126日)